(03)~初識鈺慧

這一天下午的七八堂沒有課,阿賓回到公寓宿舍,發現學姐的房門是開著的。

他好奇的探頭一看,見到美和他男朋友,以及另外一個沒有見過的女孩子在里面聊天,阿賓叫了聲:「學姐。」

美抬頭看見他,笑著說:「你沒課啦?」她站起來,指著那女孩說:「這是我學妹何鈺慧,這是阿賓,住我對面的,也是新生。阿賓啊,我們正要去逛街,你要不要一起去啊?」

說完朝阿賓眨了眨眼,阿賓了解,這就是上回學姐提到,說要介紹給他的那個女孩子。便說:「好啊,我也正想去買一些東西,一起去吧。」

於是四個人來到大街上,東蹭西逛的,消磨著時間。何鈺慧果真長得實在不錯,學姐沒有說謊。和美同樣丰滿動人的身材,比起美稍稍矮一截,但是腰身非常纖細,胸前飽滿突出的樣子說不定還比美要更大一些。

鵝蛋兒臉,尖尖的下巴,長頭發結成兩條粗辮子盤到腦後,非常俏麗。眼睛不大,但是明亮動人,水汪汪的會放電,有時候瞇瞇的微笑,模樣頑皮。笑的時候會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,頰上還有兩個小梨渦,相當惹人喜愛。鈺慧今天穿著的是一件短袖淺色襯衫,一條牛仔褲,雖然素素的,但是阿賓也看得出她身姿相當婀娜。

他們走在一起,保持著剛認識的拘謹。學姐則是很積極的找著話題,閑談中,阿賓知道鈺慧是高雄人,第一次離開家北上,她的個性看來安靜內向,說話當中喜歡笑,沒有心機的樣子,怪不得學姐會先警告不許欺負她。

逛完街,美又提議要去看某電影,其他人沒有意見,於是一起到來西門町的電影院。年輕人在一起不免吵吵鬧鬧,不拘小節,很快就彼此熟悉了。進到電影院里頭的時後,正巧熄燈,四人伸手不見五指。美讓男朋友牽著手往前走,阿賓再蠢也知道要把握良機,輕輕牽住鈺慧的小手,摸索著尋找座位。

鈺慧纖手被男生牽著,臉兒羞得通紅,心兒蹦蹦亂跳,感到手心傳來男孩的體溫,不禁又怯又喜。等得坐到定位,阿賓也不把手放開,就這樣握著鈺慧,鈺慧芳心大亂,不住偷偷的用眼角瞧他,看他很專心的看著電影的樣子,好像沒有別的意思,只好就這樣乖乖的讓阿賓握著,直到終場。

從電影院出來,鈺慧怕學姐看見,就不肯繼續再讓阿賓牽著了。學姐和男朋友則依然臂膀兒相勾著,親親熱熱旁若無人。這時後鈺慧想要回學校,她是住在校舍里的,可不能太遲回去。但是她書袋還放在美那兒,四人就先回到美和阿賓的公寓來。拿了書袋,美要阿賓送鈺慧回宿舍,阿賓當然滿口答應,鈺慧則躊躇起來,不曉得是不是要讓阿賓送她回去。阿賓是個鬼靈精,見她猶豫,便說:「鈺慧,來啦!先到我那兒坐一下,我再送你回去,我們別在這兒當人家的電燈泡啦!」如此一來,鈺慧就不好意思繼續呆在學姐房里不走了。

阿賓推著鈺慧一起過到他的房間,回頭看見學姐正在笑著瞪他,就也對學姐眨了眨眼,看著美關上了她的房門。鈺慧沒想到突然會變成只有她和阿賓單獨相處,坐在坐墊上,心里頭七上八下,阿賓向她講些甚麼她十句也沒聽進去一句,心慌意亂,滿臉飛紅。

阿賓看得又愛又憐,說:「這房里你一定是覺得很熱,我們到陽台去透透氣好了!」阿賓現在不肯放過任何機會,馬上乘勢又拉起鈺慧的小手,帶她來到陽台,倆人輕聲的交談,背襯著夜色,倒還蠻詩情畫意的。

阿賓有心無意的帶著她,踱步來到學姐窗邊,卻發現平時都緊閉著的窗戶這時卻打開著一道小縫,倆人同時都看見,美和她男朋友正互相擁抱,嘴兒對嘴兒的親吻著。鈺慧愣在那里,看著學姐和男朋友激情的熱吻,倆人陶醉的樣子,這情景讓她覺得心頭混亂,呼吸也逐漸短促起來。

這時阿賓從背後輕輕的抱上她,她轉身想要逃走,正好和阿賓面對面,鼻尖几乎要對到鼻尖,她更羞死了。阿賓捧住她的臉蛋兒,細細的端詳著,她閉上雙眼,不敢看他,阿賓就吻了上去。鈺慧感覺一副熱唇親上自己的小嘴,嚶嚀一聲,雙腿差點都軟了。阿賓緊緊的將她摟住,吻得她更失去心魂。他舌頭輕易的叩開她的雙唇和牙齒,向她的香舌逗弄,鈺慧的丰滿乳房頂著阿賓的胸膛,正快速的起伏著,她初KISS的美妙滋味,不自主的伸出香舌回應。

兩對情人分別在屋內屋外忘情擁吻,世界彷佛停了一般。鈺慧的雙臂不曉得在什麼時後已經纏上了阿賓的脖子,阿賓的手則輕輕的在她背上愛撫著。

終於,他們喘著氣分開嘴來,阿賓用手掌手背輕拂著鈺慧的臉頰,說:「鈺慧……我們回去我房里好不好?」鈺慧點點頭。於是阿賓拉著她回到房里,關上房門,倆人又吻在一起。阿賓的一雙手掌到處游移著,鈺慧感到不住的暈眩,手腳四肢麻無力,只任得他為所欲為。阿賓知道她已經無意反抗,便更加放肆起來,他將鈺慧吻倒在地毯上,右手大膽的輕采她胸前的蓓蕾。

鈺慧的乳房從來沒曾被別人摸過,心中知道應該要推拒才對,卻抵不住那陣陣新奇的快感,不自主的扭動起嬌軀來了。阿賓見一招奏效,於是得寸進尺,手指偷偷的解開襯衣得鈕扣,魔掌疾伸而入,肉貼肉的抓著了右邊乳房。阿賓早就發現鈺慧胸部頗有本錢,卻沒想到她的乳房美妙到這種程度。

細嫩粉幼,又帶彈性,飽飽滿滿的一手握不完全,他隔著胸罩按壓著,左手繼續打算解開其餘的鈕扣。鈺慧急得快哭了。她想要阻止阿賓的侵犯,卻那里抵擋得了這體格強健的大男孩。

不一會兒,阿賓已經將她的襯衫完全解開,露出了雪一般白的上身。鈺慧緊拉住阿賓的雙手,哀求說:「不要……!阿賓!不要……」阿賓一時不忍,暫時停止了手上的動作,輕擁著鈺慧,疼惜的吻她的臉頰。鈺慧羞得將整個臉蛋兒埋進阿賓的懷里,阿賓故意又用指頭輕按著她的乳頭位置,即使隔著胸罩,阿賓也可以感覺到那一小點尖尖突突的,想必是興奮引起的硬挺。

他只讓鈺慧稍喘過一口氣,便又回復攻勢,時揉時捏的,而且還伸入到胸罩里面,對乳尖搓搓拉拉,直弄得鈺慧唉聲嘆氣,求饒不斷。

後來,他索性拉下胸罩,鈺慧的美麗胸脯清楚的呈現在眼前,她羞臊得用雙手遮臉,反而便宜了旁邊的大色狼,正好貪婪的飽覽她胸前的美妙風光。鈺慧的乳房果然比學姐更大,更圓,更白皙動人,更飽富彈性。

她的乳暈只有淡淡的一抹粉紅,乳頭小小尖尖的,阿賓張口便含住了一個,吸吮舔舐,百般撩撥。鈺慧何曾經歷這種情境,再也把持不住,嬌哼起來:「啊……嗯……不要……阿賓……你放過……我嘛……饒過……我……啊……怎麼……這樣……噯呀……嗯……」

阿賓又用牙齒輕咬輕,鈺慧更顫抖得厲害:「噯呦……輕一點……啊……」鈺慧已舒服的神智不清,於是阿賓放膽的解開她的腰帶,褪下牛仔褲,看見鈺慧內里是一件小巧的淡藍三角褲,絲質的布面有著明顯的濕漬,阿賓用食中兩指一探一按,果然黏滑膩稠,淫水早泛濫成災。

鈺慧驚覺被阿賓發現自己羞人的秘密,身子震得厲害,忙要阻止卻是來不及,阿賓的魔指順利穿過褲縫,侵入了潮濕的根源。

鈺慧一時之間全身的妙境都被阿賓徹底攻占,只有任人宰割的份,而且各處都傳來以往不曾有過的不同的快感,又盼望阿賓停下動作,又盼望阿賓不要停止,芳心亂成一片,欲死欲仙了。阿賓以為鈺慧似乎是認命了,嘴上沒停止對雙乳的吸吮舔弄,兩手從容的解除自己身上的衣物,剝了精光,再除掉鈺慧僅存的那條小內褲,兩人便赤裸裸的相擁在一起。

鈺慧鼻中嗅著男人的體味,身上的要害以經全部落入男人的掌握,只有無助的發著囈語:「唔……嗯……啊呀……」

阿賓讓她和自己面對面的側躺著,重新吻上她的櫻唇,一手拉過她的大腿跨到他的髖股上,并且手掌在她的腿上來回愛撫著。

這樣一來,堅硬的大雞巴自然的頂在小穴口,其實,鈺慧根本不曉得阿賓到底是拿什東西在她的穴口磨動,只是陣陣舒服陣陣快感,便不自主的輕輕扭動屁股配合起來。

阿賓逗出了鈺慧的騷模樣,便問她:「舒不舒服啊?」

鈺慧才不愿回答,緊閉著雙眼,抿著小嘴。阿賓作弄她說:「不說的話,我就要停了哦……」

說著真的停止了磨動,鈺慧急了,忙擺動粉臀尋找陽具,求饒說:「舒服……很舒服……不要停嘛……」

「那你叫我一聲哥哥。」

「哥哥……」她乖巧的叫了。

阿賓滿意的將雞巴放回穴口,再次來回磨動,而且還試著將半個龜頭探進小穴之中,鈺慧美的直翻白眼,臉上露出傻傻的微笑,一副滿足的淫浪模樣。

阿賓見她沒有痛苦,雞巴於是一挺,整個龜頭已經全塞進了穴兒之中。

「好痛啊!」鈺慧緊皺著眉頭,驚呼了一下。

阿賓知道這時不能半途而廢,狠著心,仍然一抽一送節節逼進,鈺慧痛得直打他的胸膛,卻哪里能阻止得了他的深入,終於阿賓覺得龜頭頂實了穴心,已經全根到底,這才停下動作。

鈺慧哭得淚流滿面,恨恨的說:「教人家叫你哥哥,你卻一點也不心疼我,我好痛啊……」

阿賓真的很抱歉,他說:「對不起……,我怎麼會不疼你,真的,這樣子你才痛得短,馬上就好了,小親親。」

「誰是你親親,你就只會欺負我。」

阿賓聽她又嗔又嬌的,忍不住去親吻她的唇,鈺慧自動的用小舌回應他,倆人摟得死緊,兩條蛇一樣的纏在一起。

不知道甚麼時候開始,大雞巴慢慢地在輕輕抽送,鈺慧已經沒了痛苦,反倒美了起來,臉上又浮現舒服的表情。

「哥哥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
阿賓逐漸加快抽插的速度,她也都已承受得了。

「哎呀……好舒服……天吶……怎麼會……這麼舒服……這下子……又頂到心……里去了…啊…啊…哥啊…」

鈺慧初經人事,暢美莫名,眼前的情人所帶給她未有過的舒服感覺,讓她真要直飛上天。而阿賓在抽動之間,感覺到雞巴被溫暖緊湊的嫩肉包裹著,這小穴里淫水陣陣,感度十足,插得他也是興奮不已,不斷的親吻鈺慧的小嘴、酒窩、臉頰和雪白的脖子,鈺慧感受到阿賓對自己得憐愛,雙手將他摟抱得更緊更密。

阿賓覺得鈺慧的淫水又多又滑,每一次龜頭退出小穴時,總會刮帶出一大灘來,不一會兒地毯上已經到處災情,他乾脆取過兩片座墊,將它們都塞到鈺慧的粉臀底下,既可以墊高鈺慧的美穴,順便可以吸收她的淫水。阿賓沒想到今天才剛開苞的鈺慧,騷水泛濫起來比其他以往所經歷的女人都要多,他立起上身,低頭看著大雞巴在嫩穴兒里進進出出,每一插入就「漬」的一聲,鈺慧也「哎呀!」一叫,插得几下,他再也無法溫柔下去,運起大陽具,狠抽猛插起來,回回盡底。

鈺慧被插得高呼低喚,浪水四濺,一波波的快感襲上心頭,承受不了大陽具的進攻,花心猛抖,終於被推上了最高峰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天哪……這……這是怎麼……了……不好了……要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快死掉了……哥……哥啊……抱緊妹……妹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美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阿賓從龜頭頂端感覺鈺慧小穴兒花心陣陣發顫,騷水不停的沖出,臉上所有的表情都凝滯了,她已經登上了這輩子第一次的高潮。阿賓停下動作,雞巴仍然繼續泡在小穴里頭,輕咬吻著鈺慧的耳垂,問:「妹妹,美不美啊?」鈺慧全身乏力,勉強伸臂環抱著阿賓,卻回答不出聲音來了。

阿賓讓她稍作休息,屁股悄悄的上下挺動,雞巴又抽插起來。這回鈺慧要浪卻也浪不起來,只是輕聲的求饒。「哥哥……慢……點兒……」新開苞的小穴畢竟還有一點兒痛,阿賓就時快時慢的調整著速度,雙手也到處撫弄來轉移鈺慧痛楚的注意力。

鈺慧漸漸體力恢復,騷勁又上來了,主動擺起屁股挺扭,口中「嗯……哼……」呻吟著。「哦……哦……深點兒……啊……好哥哥……」

阿賓知到她這時候要的是什麼,猛的大起大落,雞巴毫不留情的進出。鈺慧不自主的收縮起小穴,阿賓哪里忍受的了,她的小穴本來就又緊湊又狹小,這時候夾縮的更為美妙,阿賓停不住自己,大龜頭傳來酸麻的警告訊號,他已經顧不得持久逞強了,雞巴忽然暴漲,來到了緊要的關口。

鈺慧不知道阿賓已經快要完蛋了,只覺得穴兒中的雞巴像根火熱的鐵棒一樣,而且不住的膨脹長大,插的自己是舒美難言,恨不得情郎乾脆把穴心插穿,口中浪哼起來:「好哥……真舒服……你……插死妹……啊……算了……啊……哦……我……又來了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又要飛……了……哦……」這叫聲更要了阿賓的命,精關一松,大股大股的陽精疾噴而出,全射進鈺慧的身體深處。

鈺慧被這陽精一燙一沖,花心又被大龜頭死命的抵住,一陣暈眩,騷水又紛紛出,同時到達高潮,精血流滿了座墊。倆人心滿意足,互相摟著又親又吻的,難分難舍。鈺慧第一次將芳心嬌軀都給了男人,更是不愿離開情人厚實的懷抱。許久許久,他們才又分開來,鈺慧惦念起應該要回宿舍了,依依不舍的起身,阿賓也溫柔的幫她著衣,送她回學校女舍。

宿舍門口,倆人乘他人不注意時偷偷吻別,并且約定了明日一早相會,鈺慧進門時還頻頻回首,依戀不已。

阿賓回到自己公寓已經十點多了,他一轉進巷口,剛好看見學姐正在送她男朋友離開,他快步跑到門口,從學姐背後攔腰一抱,害她嚇了一跳,回頭看見是阿賓,不禁輕罵道:「死鬼,嚇死人了……今天……可讓你又把上個大美女了……」阿賓吻著學姐的後頸,說:「這當然要謝謝親愛的學姐啦。」

「啊呀!快把大門關上,被人看見怎麼辦?」

阿賓反手關了樓梯間大門,倆人就在門內擁吻起來。阿賓一手摸著美的丰滿胸部,一手不客氣的伸進短裙里面,直攻禁地,果然是濕答答一片。

「學姐剛剛有偷吃哦!」

「死相,你就沒吃嗎?……嗯……輕一點……」

阿賓剛發射過的雞巴又發硬起來,美在他懷里說:「我們上樓去……」

阿賓將她扳反過身,撩起短裙,將她的三角褲褪下一腳,美吃驚低聲叫說:「你作什麼?這是公共場所……」

阿賓拉開褲檔拉,掏出雞巴,從背後輕松的插入學姐的穴中。

美方才和男朋友親熱過的遺跡還沒有清理掉,方便了阿賓長驅直入,并且立刻抽動起來,可憐她差一點站不住腳了,哀求說:「不要……啊……我們……快上……樓去……」

「好啊……我們就這樣上樓……」

美給這大色狼整治的沒有辦法,只好和他就這樣相連著上樓梯。

每到了樓梯轉角處,阿賓就故意重插几下,美又不敢叫出聲來,不住的緊咬著銀牙承受,心里頭真是又恨又愛。好不容易終於來到六樓頂,剛踩完全部階梯,美已經到了崩潰邊緣,呼吸短促,雙頰泛紅,小穴緊縮,阿賓自然知道她要完蛋了,又几十下猛插,美淫水飛散而出,一手仍抓緊樓梯扶手不敢放松,一手趕快捂住小嘴以免發出浪聲吵醒其他室友,身子一陣顫抖,丟了。

阿賓知道學姐不肯讓男人射在里面,而且其實不久前和鈺慧才剛過,沒有一定要再射精的欲望,便將雞巴抽出來,卻發現長褲上到處都是美噴出的浪水。

「學姐……你看……」他哭喪著臉說。

美一看,不免失笑,罵他說:「活該!自己去洗罷。」

倆人又親吻了一會兒,又摟又抱的,才個自回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