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4)~迷亂舞會

阿賓和鈺慧開始每天約會,倆人甜甜蜜蜜,如膠似漆。琇美雖然吃味,但是畢竟自己也有男朋友,不好意思真的和鈺慧爭風吃醋,偶而會等到阿賓約會回來,半夜摸過去他的房間,和他顛鸞倒鳳一番。

阿賓雖然很愛鈺慧,但是對於和鈺慧整天黏膩在一起,也有一點透不過氣來的感覺。其實鈺慧憨憨痴痴惹人愛憐的個性,他也捨不得稍離她一下。

這一天,幾個同班同學相約要去參加別校的舞會,據說馬子都非常正點,阿賓聽到當然也躍躍欲試,於是想好了藉口,打算哄得鈺慧今天留在宿舍,自己好跟同學去參加那個舞會。

傍晚時分,阿賓和鈺慧在校園僻靜的草地上親蜜的相擁著,他告訴鈺慧說今晚有一個班上同學的聚會,不方便帶女伴去,要她自己去吃晚餐,並且回宿舍去看書。鈺慧當然不依,阿賓甜言蜜語的哄騙她,同時手口並用,在她臉上、唇上和美乳上下足了功夫才求得她答應,但是可也把自己弄上火來,他一手揉著鈺慧的乳房,一手拉下褲頭拉鍊,掏出雞巴,在鈺慧耳邊說:「好妹妹,舔我一下。」

鈺慧這時才看到這條大色狼竟然在室外就掏出雞巴要她舔,不禁罵道:「你要死了,這種地方你也亂來。」

阿賓慾火正炙,加重手上捏揉的動作,說:「好嘛,趕快嘛,舔一下就好。」

鈺慧搞她不過,只好俯下身去,張開小嘴兒,輕輕含住了大龜頭,用香舌在馬眼上舔弄著,並且一手撫弄陰囊,一手套弄雞巴,一上一下的舔得阿賓舒暢無比。

阿賓見她幾日之間,連吸吮雞巴都學的熟練順手,當然大為得意。鈺慧認真的又舔又套,阿賓一方面享受她小嘴和雙手帶給他的服務,一方面又要提高警覺注意有沒有其他人走近,既舒服又警張的情形下,刺激特別強烈,忽然之間陰莖突長,龜頭幾乎脹大一倍,鈺慧知道他快要完蛋了,加緊手上的套動,阿賓一個挺不住,陽精就「卜卜」的射出來了。鈺慧吃了滿口,但是她曉得這時阿賓還在舒服上頭,不忍心現在就放開情郎,小嘴依然含著龜頭,索性將陽精「咕嚕」一聲,吞下肚去。

阿賓見她這般乖巧,滿足的說:「哦..妹妹真好,真舒服。」

鈺慧獲得情郎的讚美,才慢慢將雞巴吐出來,取出紙巾擦拭著小嘴。

「那你明天要早一點來找我哦。」她撒嬌說。

阿賓自然滿口答應,又親熱的摸索了一陣,才送她回宿舍。

鈺慧回到宿舍之後,馬上有室友跑來找她,告訴她今晚某校有一個大舞會,很多人都要去,問她是不是一起去。鈺慧心想反正今晚阿賓也沒空陪她,就答應了。幾個女孩子打扮妥當,就一起出門了。

來到會場,場地可不小,人也很多。Party已經開始了,她們才一進門,馬上有人上來邀舞,沒幾分鐘,鈺慧已經看不到室友們的蹤影。

幾支舞下來,鈺慧不免擔心,待會兒怎麼回去。正在徬徨間,忽然有兩個男孩子上前打招呼。

「嗨!鈺慧,你自己一個人哪?」

鈺慧認得他們是阿賓的同學,好像說話的這一個叫阿吉,一個戴眼鏡的就不知道什麼名字了。

「嗨!你們好!我是和同學來的,可是大家失散了。」

「妳和同學來的?妳不是和阿賓來的?」

「咦?阿賓在這裡嗎?」

「那不就是嗎?」阿吉的手遠遠一指,鈺慧果然看見阿賓在另外一頭,和一個女孩子正擁舞著。鈺慧醋意上升,心知被阿賓騙了,又急又怒,眼眶不禁紅了。

阿吉和眼鏡仔看鈺慧臉色不對,知道無意中給同學突槌了,連忙想打圓場,剛好又一首慢歌奏起,阿吉便邀鈺慧說:「來來,鈺慧,我請妳跳支舞好了。」

鈺慧也不置可否,任由阿吉攬著她的腰,輕搖起節拍來。她的眼睛仍然不停的望著阿賓那邊,於是阿吉便故意將她帶離開到另外一頭,好讓她看不到阿賓。

鈺慧今晚將秀髮放直,瀑布般的垂至腰間,一襲連身短裙,露出雪白的大小腿,腳上穿著一雙並不很高跟的可愛涼鞋,阿吉擁住她踏著腳步,感覺被她胸前的兩團軟肉不輕不重的壓迫得很舒服,雖然是同學的女友,雙手還是忍不住的在她背上撫摸著,並且偷偷的施加壓力,讓她的雙乳更貼緊自己的胸膛,那軟而有彈性的肉感,實在太美妙了,阿吉的雞巴立刻在褲檔中挺直起來。

鈺慧發現他的動作有點兒不規矩,乳房被他的胸膛磨得麻麻癢癢的,而且還感受到他底下雞巴的壓迫,不禁滿臉通紅。鈺慧正想掙脫,剛好音樂停下更換,這時眼鏡仔又上來作手勢表示換人,鈺慧禮貌上還是得接受他的邀請。

這一首仍是慢舞,而且眼鏡仔比阿吉更加大膽,不只將鈺慧摟得緊緊的,雙手還在她高翹的圓屁股上亂摸。鈺慧搖動著粉臀想要擺脫,眼鏡仔反而又壓得更緊,鈺慧覺得這樣一來陰戶直在他陽具上磨動,而且他的陽具很明顯的在膨漲發硬,她羞的臉上更紅了,磨動的感覺讓小穴有點潮濕起來,她輕輕的想推開眼鏡仔,他反而摟得更緊,鈺慧推他不動,更加著急慌張。

這時阿吉向眼鏡仔作了個手勢,倆人藉著舞步將鈺慧帶到了偏僻角落的沙發上,讓鈺慧坐在中間,對她上下其手來了。

阿吉的魔手自領口伸進她的胸前,將大乳房又捏又握的,要命的是他又將手指穿進內衣罩杯中,不停的逗著乳頭,鈺慧的乳頭都硬了。而一會兒,又換成眼鏡仔的手伸進來,鈺慧意亂神迷,只能不斷的輕聲阻止說:「不要!不要!」

但是四隻手在身上到處游動,摸得她渾身發軟,騷水已悄悄汨汨的流滿了三角褲。阿吉意猶未盡,吻上了她的小嘴,而且舌頭深入她的口腔,逗弄她的香舌,她一時恍惚,自然的和他舌兒相卷,深吻起來。阿吉受到鼓勵,吻得更深了。

眼鏡仔不甘落後,一手繼續在鈺慧胸前捏採不停,一手已探向她的裙底,在大腿根處放肆的摸索,鈺慧的大腿又細又嫩,縱使隔著褲襪,入手的感覺仍然十分過癮。眼鏡仔沒有遭到抵抗,膽子一大,往上直襲陰戶,手指頭接觸到肥美溼潤的陰阜,溽滑的淫水已經濕透了三角褲與褲襪,他好奇的在上面按了按,更多的淫水便冒浮出來,將他的手指頭都浸濕了。

眼鏡仔抬頭一看,阿吉不知道甚麼時候已經解開褲頭,掏出陽具來了,嘴上依然和鈺慧交纏吻著,雙手拿住鈺慧的手腕,讓她套玩著雞巴,那雞巴硬得流出點點淚水,怪不得鈺慧沒空去反抗下身的侵略者。

眼鏡仔四面望了望,這是一個陰暗的角落,身前又有幾盆稀疏的盆栽擋住,會場的燈光昏暗閃爍,想來不會有人注意到這邊才對,即使被人看見,多半也會識趣的走開。於是他心中打定主意,伸手進入鈺慧裙裡,將她的褲襪連同三角褲一起給拉下來,直褪到腳跟。

鈺慧大吃一驚,但是嘴上手上都被糾纏著,只好雙腿直蹬,想要阻止眼鏡仔。沒想到這樣子反而方便了他,一抖手剛好整件全扯離腳踝,鈺慧的下半身完全暴露在兩個男孩面前。

眼鏡仔知道要害所在,不讓鈺慧喘息,馬上將頭埋在鈺慧兩腿之間,一張嘴伸舌,便舔到了鈺慧的陰核。鈺慧全身猛震,現在上下兩個洞都被男人舔吻著,身體快樂得簡直要飛上天,尤其陰戶上的那張嘴,又舔又舐,有時舌頭還深入陰道,美得她淫水不斷,陰核直抖。眼鏡仔見她水份豐富,伸手往臀下一撈,果然是溼淋淋一片,手指頭頑皮的在她肛門口來回輕觸,鈺慧更是抖得厲害,忽然他按住屁眼用力一伸,食指約有一半便插入鈺慧的肛門內了。

鈺慧哪曾經歷過這種夾攻,子宮連連收縮,淫水流得更兇,喉頭唔唔作聲,臀部不自主的猛挺,高潮了。

阿吉這時候無法再忍耐下去,對眼鏡仔作了一個change的手勢,兩人交換了戰場。眼鏡仔將沾滿騷水的嘴湊上鈺慧的櫻唇,鈺慧已不辨東西南北,直覺的張開小嘴,與他纏吻起來。而阿吉卻抓住鈺慧的雙踝,半蹲身子,雞巴頂在穴口,藉淫水沾濕了龜頭,來回兩下,屁股一沉,便全根沒入鈺慧的穴中。

阿吉的雞巴長的粗粗短短的,很容易在小穴中出入,他低頭看著濕黏黏的雞巴,在同學美麗的女友身體內不停的抽動著,十分興奮。鈺慧的嫩穴傳來不斷的麻癢快感,浪水差不多是噴著流,穴肉不禁一陣陣的收縮,這可美死了阿吉,也許他本來就不是很有本事,現場的情景又太過於刺激,才幾個來回,就背脊發麻,他趕快把雞巴抵死小穴,射出了濃濃的陽精。

鈺慧本來還想阻止,可是被熱精一射,兩腿自動的纏緊阿吉,跟著粉臀又扭又挺,又高潮了。

眼鏡仔見阿吉完蛋了,便也掏出雞巴來。

這眼鏡仔人有點矮胖,樣子不討人喜歡,但是一根雞巴倒是挺長的,龜頭不大,整根看起來尖尖的樣子。這時候他挺起雞巴,將鈺慧從仰坐擺成蹲跪,撩高短裙,鈺慧整個屁股就都露了出來。眼鏡仔將雞巴頭頂住陰戶,那潮溼的陰唇很容易便被侵入,他將雞巴再用力一挺,順利的直抵盡頭,扎點在花心上。

鈺慧現在小嘴沒有受到阻礙,不免哼出聲來:「啊..哦..」

眼鏡仔忍耐了太久,所以一上來就狠抽猛插,毫不留情,尖尖的雞巴頭帶給鈺慧不一樣的感受,嘴上很想大聲浪叫,但是對手是男友的同學,心裡頭又羞赧又舒服,不敢騷浪得太過火,一直只是「哼哼..嗯嗯..」的輕聲浪叫。

眼鏡仔俯身到鈺慧背上,親吻她雪白的脖子和耳朵,讓她渾身發顫。他在她耳邊說:「鈺慧..妳好美啊..我真舒服..」

鈺慧終於浪出聲來:「啊..啊..唉呦..我也..舒服..」 眼鏡仔也不是持久的料,聽得鈺慧的浪聲,一陣肉緊,趕快插了大約五十下,已經來到緊要關頭,雞巴大脹,龜頭又酸又麻,他說:「好妹妹..我要射了..啊..射了..不..我要再忍..讓妳更舒服..忍..我插..」

幸好鈺慧這時也被推上了頂峰,管不了是不是有別人會聽到,小嘴忍不住大叫一聲:「啊喲..!」淫液四散飛噴,第三度到了高潮。

眼鏡仔覺得鈺慧小穴在大力的收縮,雞巴被挾得又爽又美,於是再也硬挺不住,雞皮疙瘩猛起,也射出了濃精。

鈺慧癱瘓在沙發上,而沙發皮上到處都溼答答的,全是她的淫水,鈺慧的感度實在太好了。

這倆個男孩還算有良心,滿足後沒有棄她不顧,還一起給她事後的愛撫。良久之後,鈺慧才起身整理好衣裙,但是內褲卻被眼鏡仔收入褲袋,她說要當作紀念。三人約定了不可以將今天的秘密外洩,鈺慧羞得滿臉通紅,他們二人又分別和她擁吻了一陣,才離開她,回到舞場上去。

鈺慧等心緒更平穩一點,慢步回到場中,延著牆邊張望的向前走,想找回自己的室友,但是人實在太多了,半天也沒望見一個。忽然肩上被人輕輕一拍,回頭一看原來是琇美的男朋友。

「怎麼了?鈺慧,妳的臉色不是很好!」他關心的說。

「沒事的,學長,可能是空氣不好吧!」她撒謊:「學姐呢?」

「哦,她沒來,我剛才有看到阿賓在那邊,他怎麼丟妳在這裡?我去找他,叫他過來好了!」

「不用了,學長!」鈺慧說:「我想先回去,我告訴過他的。」

學長信以為真,便說:「我正好也想走了,要不然我送妳回去阿賓那裡等他好不好?」

鈺慧想想也好,便讓學長載她回到阿賓的公寓。

鈺慧是有阿賓房門的鑰匙,因為學姐還沒有回來,她便請學長到阿賓的房間坐,倆人邊看電視節目,邊等著自己的情人回來。鈺慧還穿著短裙,坐在坐墊上不免露出雪白的大腿,那細嫩嫩的膚質,引得學長多看了兩眼。偶而她變換姿勢,更具誘惑力,也都吸引著學長窺視的眼光,探向她神秘深處,看得學長胡思亂想的。

忽然鈺慧一個不小心,門戶張開了一下,讓學長看見鈺慧裙裡沒有內褲的樣子。他還以為自己眼花看錯了,但是真的是沒有穿內褲,陰戶清清楚楚的呈現在眼前。那淺淺淡淡的陰毛,粉紅可愛的陰唇,還有溼濡的痕跡在上面,學長心頭「碰!碰!」的跳個不停,眼睛再也回不來,只是奇怪她為什麼沒穿內褲,學長心想,大概是剛才在舞會上和阿賓搞的。

鈺慧心不在焉,也沒發現自己春光外洩,一直保持著同樣的姿勢,學長則目不轉睛的注視著。這學妹的美貌又不比琇美差,而且胸圍更為突出,大腿又嫩又有彈性的樣子,陰戶上稀稀的毛髮,陰阜肥肥厚厚的,微微張開的陰唇露出可愛的粉紅色,他看直了眼,雞巴自然膨脹硬挺起來。

鈺慧偶而回過神來,才發現學長望著自己的裙底發呆,忽然醒起現在可沒有穿著內褲,連忙併腿端座,滿臉飛紅。學長也像小偷被抓到似的滿臉不好意思,正找不到話題來解開尷尬,鈺慧便說:「學長你再坐一下,我去沖兩杯咖啡好了。」

她說著,便急忙要站起來,大概因為緊張,而且曲腿在坐墊上坐久了的關係,一個顛簸,失去平衡的要倒下來。學長趕緊伸手要扶住她,卻剛好將她抱個滿懷。她嚶嚀一聲,也沒力氣馬上站起來,倒在學長懷裡輕揉著發麻的小腿。

學長擁抱著她軟玉溫香的身體,說什麼也再忍耐不住,低頭便吻上了她的小嘴,手掌穿過她的腋窩,按住了兩邊乳房,立刻又輕又重的揉撫起來。

鈺慧連忙抗拒,掙脫他的熱唇,說:「不要..學長..不要..他們會..回來..不..哦..唔..你..哦..唔..」

學長重新又吻上鈺慧,而且手指隔著衣物找到了乳頭,溫柔的捻撚著,鈺慧感覺乳尖傳來陣陣麻癢,香舌想抵擋學長入侵的舌頭,他卻乘機將它吸入嘴中吮舐著。鈺慧被吸得渾身酸軟,學長又加重了手上的捏揉,鈺慧欲拒無力,只得任他擺佈,騷水源源流出。

學長悄悄的將她背後的拉鍊拉退到底,然後輕輕的將她連身短裙的上身褪至腰部,雪一樣白細稚嫩的乳房便顯露出來,雖然有淺粉紅色的半罩內衣包覆著,那肉球圓挺結實,更加誘惑動人,而且隨著鈺慧的呼吸,正有規律的起伏律動著,實在讓人無法不疼愛它。所以學長又將手掌伸進內衣,托住整個乳房,輕慢而溫柔的撫動揉捏,又時而撥弄挑逗她的敏感乳尖,弄得乳頭都挺硬站立起來。鈺慧被愛撫得瞇著媚眼,粉臀輕輕搖擺,小嘴直喘大氣。

學長又更進一步的替她脫下那件半罩內衣,鈺慧的整個美麗乳房就驕傲的挺露跳動出來,飽滿圓滑不說,那粉紅色的乳頭就夠誘人的了。

學長一看,實在愛死了。因為琇美的胸部已經不小了,而鈺慧的更大、更圓,主要是更挺、更翹。淺淺淡淡的粉紅乳暈,小巧挺立的乳頭,學長忍不住舔吸起來,舌尖老在乳頭上挑動。

鈺慧覺得美起來,小穴兒尤其濕黏,心中有許多的渴望,只差點沒開口哀求學長插她,她又難耐的輕輕擺動粉臀,雙臂纏住學長,悄聲哼叫。

後來,學長將她的連身裙全部剝除下來,鈺慧本來就沒有穿內褲,於是現在變成赤裸裸的。學長很快的將自己也脫得精光,挺著大雞巴直送到鈺慧嘴邊。這雞巴雖然沒有阿賓粗大,卻比阿吉和眼鏡仔來的雄偉,乾乾淨淨的樣子,龜頭脹得發亮。鈺慧果然乖巧,張口便含住了龜頭,並且吞吐含弄,吸得學長連連悸動。

鈺慧吃了一陣,學長將她扶起,一同躺到阿賓的床上,抬起她的粉腿,翻身壓住鈺慧,龜頭順勢找到洞口,倆人早就迫不及待,相互屁股對挺,雞巴順勢盡沒入穴中,壓得淫水唧唧的響。

學長二話不說,埋頭苦插起來,這可樂了鈺慧,穴裡頭的騷癢被龜頭刮得舒暢無比,剛剛阿吉他們倆人插得她要死不死的,幸好現在又有學長插她。她緊緊抱住學長,抬高雙腿,好讓雞巴更深入,學長一邊插著,一邊舔吻著她的耳朵,她舒服得直哆索,終於浪叫出來。

「啊..學長..好哥..好舒服啊..妹妹..美死了..再插..再..插深..天哪..好好哦..好學長..啊..啊..」

學長受到鼓勵,更是下下用力戳到底,屁股快速的磨動,鈺慧被插得浪汁四溢,叫聲又騷又媚。

「哦..好快活..好美..啊呀!..哥..我快不行了..我要..來了..趕快..狠插妹..妹.幾下..啊..對..真好..啊..啊..我..不行..我..來了..啊..啊..」

還沒叫完,穴心兒不住的收縮顫抖,果然洩了出來。

學長覺得很有成就感,插得更賣力。這學妹比自己的女友最少騷浪十倍,可是外表又那麼文靜乖巧,他吻了吻她的唇,又在她耳邊讚美她。

「乖鈺慧..好妹妹..妳真浪..真美..哥哥天天來插妳..好不好..天天幹妳的美穴..啊..妳好緊啊..好美..」

「好..哥..天天插我..啊..啊..我又要丟了..哥啊..你真好..啊..來了..來了..」

話沒說完,陰精一陣陣噴出,她又高潮了。

而學長雖然比阿吉他們好,可也強不了太多,龜頭被穴兒肉一夾,浪水一沖,背脊馬上傳來酸痲,他立刻想剎車停止,已經來不及了,只好猛插幾十下,然後順勢抵緊花心,嘴巴再次深吻著鈺慧,下頭陽精噴射而出。

鈺慧過足了癮,害羞的躲在他懷裡,他卻爬起身來,將半軟的雞巴又提到她小嘴邊,鈺慧張嘴含住,精水淫水吃得滿口都是。學長興奮極了,琇美從不讓他射進小穴或小嘴,而這個大美人學妹卻毫不介意,只可惜是別人的女朋友,他低頭看著鈺慧將雞巴舔得乾淨,才從小嘴退出來。

她們倆把阿賓的床舖弄得一塌糊塗,趕緊略作收拾,鈺慧穿回連身裙,這回連胸罩也給學長要走了。她怕萬一阿賓回來看見倆人的狼狽模樣不好,不肯再留,學長便送她回宿舍。

一路上,學長輕摟著她,還不斷偷摸著她沒穿內衣的大胸脯,光溜溜的屁股,甚至沿著臀縫摸索到陰戶,弄得鈺慧又忍不住濕起來。

到了宿舍前,倆人又起興來了,只好找到個樹叢陰影處,倆人吻了又吻,學長還撩起鈺慧的裙擺,讓她趴在地上,然後從褲檔掏出雞巴,從後插進小穴。

「哦..」鈺慧呻吟著。

鈺慧今天實在被插迷糊了,她不停的擺動臀部配合學長,學長低頭看著鈺慧玲瓏可愛的屁股,自己的雞巴在小穴中進進出出,帶著一股股的淫水往鈺慧的大腿上流,他不禁用手指挖了挖鈺慧小巧的肛門。

鈺慧受的意外的刺激,「啊..」的叫出聲來,急忙縮緊肛門,怕他深入進來。

這一來兩人都因為陰肉的收縮而美起來,鈺慧自己首先受不了,馬上就來了高潮,她又不敢叫出聲來,極力忍受著美感,讓淫水噴出穴口。

學長跟著也到達了高點,陽精點點噴進鈺慧的子宮中,他又趁餘勢抽了幾十下,讓雞巴軟了才拔出小穴。

兩人又深吻了許久,才依依不捨的分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