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7)~打工

阿賓決定要去打工。

其實他家境富裕,媽媽又那麼疼他,幾乎是有求必應,所以他並不缺錢用。只是他覺得唸書時不打打工好像很奇怪,就在公寓附近的超商找了一個Part Time的工作,課餘便去上工,有趣還多過賺錢。

店長是一個很不親切的女人,其實頂多廿七八歲,個頭小小,頭髮整天綁在腦後,兩個眼睛老是瞪得很兇的樣子,排班的時候不講理,愛怎麼排就怎麼排,阿賓輪了一個禮拜幾乎都是大夜班,他有點不高興了。

阿賓這天是晚上十點的班,因為和鈺慧沒有約會,他傍晚吃過飯就去了。到了店裡是兩個可愛的女生在當班,一個叫小雯的是正式職員,一個新來的工讀生不知道什麼名字。阿賓跟他們打招呼。

「阿賓,你這麼早來作什麼?」小雯問。

「不想回公寓,來這裡休息一下接著上班。」

「師太今天又吃錯藥了!」小雯說,他們背後叫店長滅絕師太:「剛剛來罵人罵得好兇,說我們盤點亂七八糟,只差沒動手打人!」

「走了嗎?」阿賓問。

「剛走,但是有說她晚上還會來。」小雯說。
阿賓進到後面的辦公室和工作間,那裡有一張行軍床,他們幾個有時候夜班值完就可以先睡一下再回去。阿賓躺下去休息,後來就睡著了。

睡夢中,阿賓感覺有人在摸他,有一隻軟軟的手在他的雞巴上來回的愛撫著,把雞巴都摸硬了。阿賓被摸得很舒服,不知道是誰在摸,如果是小雯那就好極了。

他將眼睛慢慢撐開一條縫,看見一個女孩子彎腰蹲在行軍床旁邊,小心翼翼的摸索著,他一看嚇了一跳,那是店長。

店長從褲外輕握著那挺直的雞巴,臉上的表情五味雜陳,還不時轉頭過來看看阿賓有沒有醒過來。阿賓沒想到店長會有這種舉動,雖然雞巴被摸得發硬,但是仍然對這個女孩子沒有好感,縱使雞巴很舒服,卻不願讓她一直摸下去。

阿賓假裝翻了個身,打側來睡。那店長卻十分膽小,阿賓才稍微翻動,她拔腿就跑,一時心慌,就躲進旁邊的洗手間裡面去了。

阿賓見她逃走,便放心下來。他繼續躺了一會兒,卻奇怪起那店長進了洗手間半天沒看見出來。再過幾分鐘,阿賓越等越懷疑,就輕輕爬起身來,走到洗手間門口,尖起耳朵聽,也沒發現什麼動靜。

阿賓緩緩的彎低腰去,湊眼到門下的氣窗,透過木條縫往裡面看,結果看到了世紀奇觀。

他看見店長背對著門口,跪在馬桶蓋上,一條粉紅色內褲掛在腳跟,嬌小的屁股翹得半天高,底下是黑黑的陰戶。黑黑的原因是那上面長滿了毛,阿賓第一次見到女孩子陰毛長這麼多的,密密麻麻雜亂無章,連肛門週圍都是。店長的左手從前腹伸來,正在自己的陰戶上摸著,時而捏捏陰蒂,時而扣進穴眼,忙得不亦樂乎,她的水份也相當充沛,阿賓看見她的陰戶、大腿都滿是水光。

這個角度看不到店長的臉,當然店長也就看不到阿賓,於是阿賓放膽的趴蹲在門前,盡情觀賞。

再看洗手間裡面,店長將她的左手收回去,換成右手過來,將中指慢慢插進陰道,直到全根盡沒,然後就進進出出抽插起來。

「嗯..哼..」店長很輕很輕的吐出一點點聲音。

突然後面傳來開門聲,小雯走進工作室來,阿賓遠遠的就向她打著手勢,要她放輕聲音。小雯好奇的走過來,阿賓又作手勢要她蹲下,她就也跟著趴下來,往氣窗裡看,然後訝異的張大了嘴巴。

阿賓嘻嘻的對她笑著,她漲紅了雙頰,小聲罵道:「不要臉!」

可是小雯也沒打算要走開,兩個人就頭頂著頭,一起繼續偷窺。

店長亂插了一陣子的小穴之後,意猶未盡,中指沾了沾淫水,竟然插進屁眼裡去,而且瘋狂的抽動起來。阿賓和小雯目瞪口呆,面面相覷,小雯實在看不下去了,就站起身來,往外要走。

阿賓伸手拉住她,將她摟在懷裡。

「不要..」她掙扎著,手掌抵在阿賓胸前。

阿賓怕吵驚了店長,便放開她,讓她出去。他伏下身要再看店長時,發現店長已經在穿內褲,他連忙回到行軍床躺著,閉眼詐眠。

店長掩飾的按了沖水閥,然後開門出來。她四處張望了一下,見沒有異狀,又走到阿賓的旁邊,站了好一會兒,慢慢再蹲下來。阿賓暗叫不好,果然她又伸手來摸雞巴了。

阿賓的雞巴一直硬著,店長摸得有點愛不釋手,竟然緩緩的拉下他的褲鍊,扒開內褲,讓雞巴解放出來,那雞巴一柱擎天的站立著,還一顫一顫的在發抖,她用雙掌虔誠的捧住,內心澎湃的激動起來。她張開嘴唇,輕輕的將龜頭前端含進嘴裡,阿賓馬上感到溫暖柔軟,雞巴更抖得厲害。

後來店長好像是下了決心,撩起裙子,脫下內褲,跨到阿賓身上,拿龜頭對準穴口,款款的往下坐去,阿賓的雞巴進到小穴裡頭,那穴肉卻意外的緊湊,將雞巴夾得又爽又美妙。

阿賓怎麼還能睡下去,他張開眼睛,故作詫異的說:「店長..妳..妳作什麼..妳..妳強姦我?」

店長根本不理他,知道他醒來,乾脆放膽享受,頻頻拋動屁股,讓雞巴每次都舒服的刺在花心上,阿賓見這女人竟然連作愛都不講理,實在令人生氣,就用力的挺了幾下腰,狠狠的插在她的深處。

這才讓店長忍不住開了口,她「哎喲!哎喲!」的叫起來,阿賓得理不饒人,雙手捧住她的屁股,一面抽插一面將她活生生的端起來,店長也不放鬆,雙腿盤著他的腰,就這樣掛在他身上,阿賓翻身將她壓在行軍床上,死命的插她一頓洩憤,把個行軍床搖得「吱吱」作響。

店長挨不了這一番猛幹,求饒起來:「啊..別..那麼兇..啊..輕一點..哎呀..好狠啊..阿賓啊..慢一慢嘛..」

阿賓一邊插著,一邊說:「死丫頭,妳再擺臭架子啊..擺啊..看我不插扁妳..」

「不..不擺了..好哥哥..你輕點..我不敢了..啊..啊..好爽啊..插得好狠啊..嗚..嗚..插死我算了..啊..啊..我完了..你疼疼我嘛..啊..插死人了..哥哥..求求你..人家是第一次嘛..啊..」

阿賓吃了一驚,停下來:「第一次..是什麼意思?」

「我..我沒有過男人..」店長說,一邊喘著氣。

這真意外,不過設想回來,原來是沒有男人才整天脾氣不好,也才會躲著自慰。阿賓可憐的看著她,又插動起來,不過這次溫柔多了。

「可是..」阿賓問:「妳和我..好像不痛苦啊?」

店長支支吾吾,扭捏了半天才招供出來,原來她小學五年級就學會自慰,雖然沒有男人,可是舉凡青菜水果文具用品可都經歷過不少。

阿賓聽得張口結舌,萬分佩服

「我和那些東西誰好?」阿賓想知道。

「我以前不知道,」店長說:「現在..你最好!」

阿賓滿意的加重力氣,店長也恰到好處的逢迎擺動,阿賓插著插著,想起了她的屁股。

「喂!」阿賓說:「妳趴起來!」

店長乖乖的趴著,又翹起屁股,阿賓拿龜頭在她的肛門口磨著,他沒幹過屁股,想嚐一嚐新鮮。店長屏住呼吸,鬆開括約肌,等他進來。

阿賓很費事得才插進龜頭,更努力了老半天才又再插進半截陰莖。他覺得吃力不討好,雞巴被包夾在肛門裡雖然很舒服,但是太辛苦了。他不願再揮軍深入,就用已經插進去的部份抽動起來,店長滿意的「嗯嗯」叫著,看樣子很享受。

可是後來阿賓覺得不好過了,因為後門沒有分泌而有一點乾澀,他抽出了雞巴,重新對準小穴插進去,這回舊地重遊,駕輕就熟,不免放開速度,飛快的馳騁著。店長的穴兒囤積了大量的淫液,一下子被阿賓插的四散,她淫浪的大聲呻吟起來,阿賓受到鼓勵,便更努力的為她服務。

「嗯..哼..賓..啊喲..好美啊..插得好..啊..再插..妹妹太爽了..啊..啊..嗯..你好厲害啊..哥..啊..我好愛你..插死了..人家的一切..都給你..真好..啊..真好..啊..啊..完了..我完了..我要死了..啊..啊..哥..我到了..啊..啊..」

「騷女人..看我不幹死妳..啊..啊..」

「啊..好..好..幹死我..喔..喔..」

阿賓被她叫得無法忍耐,用最後的力氣一陣衝鋒,也洩了。

兩人筋疲力盡的擁抱在行軍床上,過了一會兒,店長爬起身來,又躲進洗手間,但不久就出來了,手上多了一條濕毛巾,她細心的幫阿賓抹擦身體。

阿賓受寵若驚,不知怎麼消受她的溫柔,安靜的讓她擦好身體,倆人各自把褲子穿好,她乖巧的伏到阿賓懷裡。阿賓儘管以前不欣賞她,這時也免不了將她擁緊,給她事後的慰撫。

後來,店長說她必須回家了,她依依的在阿賓的頰上吻了一下,快樂的走了。

阿賓上工的時間快到了,他取出制服準備更換,小雯也進到工作間來,她則是要下班了。

「你和師太剛才在作什麼?」她問。

阿賓招招手要她靠進過來,他貼著她耳邊小聲說:「作..愛!」

「要死了!」她生氣的打他,轉頭不理阿賓。

小雯脫下她的工作圍裙,阿賓有看到她小巧挺立的胸部,小雯也知道他在看她。

「看什麼?」她還故意搖了搖屁股。

阿賓捉狹的去拍她那搖晃著的屁股,她並不閃躲。阿賓一把抱過她,她卻又掙扎起來,阿賓用力的將她抱緊,她說:「不要!小萍還在外面!」

「別管她!」阿賓說。

「不行啊!」

阿賓管她行不行,不斷的吻她,摸她的乳房。

「不要..我..有男朋友的..唔..唔..」

她嬌弱沒有什麼體力,阿賓的舌頭趁她說話時伸進來了,而且還有一隻魔手探進上衣?面,在她的乳房上摸著。

小雯自己也覺得興奮起來,阿賓的舌頭又濕又熱情,那在胸前揉著的一隻手讓她小小的乳尖都舒服的站立起來,快感不斷的湧上心頭,兩眼輕輕一翻白,激動造成子宮收縮,突的一陣美,下體居然溼得一塌糊塗。

「我不管了!」她心想。

阿賓不知道眼前的小美人,已經騷浪不可收拾,還努力的在她乳房上加油著。小雯的奶子雖小,卻渾圓尖挺充滿彈性,摸著非常舒服。他的手又摸又揉,不停的玩弄著小雯的情緒,把自己亢奮硬翹的大雞巴靠著她的牛仔褲頂觸著她的陰阜。

「唔..唔..」小雯反正任人擺布了,兩手主動搭者阿賓的肩,兩人前額相頂,不停的喘氣。

「你真壞..」她埋怨。

阿賓這次很溫柔的吻她,然後動手剝她的牛仔褲,那該死的褲子還真緊真難脫,阿賓費了半天勁才將褲子褪到腳跟,小雯吃吃的笑著,說:「笨蛋!」

阿賓任她取笑,手指伸向絲質三角褲,卻發現小雯早已濕答答、水汪汪一片。

「嗯..不..不行..別..嗯..不要這樣..我不.不要..」

小雯受到進攻,被撫弄渾身難受,她先是併攏雙腿,又不自主的張開,阿賓乘虛而入,食指中指迅速的撥開三角褲邊縫,摸到了一小片陰毛,指頭因為沒受到阻抗,順利的伸入濕潤的陰唇內,而且熟悉的撩動她的敏感花蕊。小雯也不願制止,一陣急喘之後,輕嘆一聲「啊..」,一直強忍住的高潮,終於來了。

她無力的坐倒在地,阿賓站起來解掉褲子,也把她的運動鞋和牛仔褲都脫光,然後帶她到行軍床上,讓她躺上去,自己壓到她身上,兩人準備就緒,龜頭都已經頂住小穴進去一半了,正要用力時,門外小萍喊:「小雯姐!」

兩人驚慌失措,連忙學店長逃進洗手間,才關好門,小萍剛好進來。

「小雯姐,妳在嗎?」

「我在洗手間!」小雯喊。這洗手間今天實在熱鬧極了。

阿賓坐在馬統蓋上,小雯疊坐在他腿上,雞巴終於如願以償的插進小穴中。

「我要下班了..」小萍說。

「妳先外面等我一下..我就好..」小雯剛被插,美得閉著眼睛說。

「阿賓呢?」

「我..我不知道欸..」

「奇怪了..」小萍關門出去。

「死鬼,都是你..」小雯低聲說:「快點啦!」

「罵人還要人快點..」阿賓委屈的說,但仍然捧著她快插起來。

「嗯..嗯..唔..唔..」小雯顯然舒服起來,卻只敢小聲的哼,不過浪水還是非常誠實的流滿了大腿。

阿賓比她男朋友又粗又長,她被插得全身臊熱,很快的又要高潮了。

「哦..」她用喉嚨發出低沉的滿足聲,阿賓的陰囊一陣熱騰騰的感覺,是她噴出來的騷水:「我.死了.」

她舒服的坐在阿賓懷裡不肯再動,阿賓催她說:「喂!還沒完吶!」

「不要了!」她懶洋洋的說:「小萍等著呢!」

阿賓也知道再幹下去必然穿梆,便放她起來,兩人鬼鬼祟祟的出來穿褲子,小雯說:「不知道剛才小萍有沒有看到這堆褲子?」

被看到也沒辦法了,小雯出去,要小萍先走,然後再讓阿賓出來,小雯這才打卡下班。阿賓站到櫃台後面,開始他的工作。

這個地區晚上客人不多,阿賓便無聊的點起架上的貨來。

「叮咚!」開門鈴響起。

「歡迎光臨!」他職業性的喊。

進來的女孩走到他身邊,他偏頭一看,是小萍,她滿臉神秘的笑容。

「阿賓,」她嘻皮笑臉的問:「剛才..你和小雯姐在裡面作什麼?」

完蛋了!

阿賓苦笑起來,小萍則是笑吟吟的挽著他的臂,唉!今晚的班恐怕要非常忙碌辛苦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