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08)~理髮

冬天就是這樣,可憐好端端的一個假日,整個台北卻飄著綿綿細雨。鈺慧參加班上的郊遊,爬三貂嶺去了,阿賓一個人在公寓裡無聊著。這種天氣,他不禁擔心起鈺慧來了。

阿賓實在找不到事情做,「去理個髮吧!」他想。

外面濕答答的,他可不願意還走到學校的福利社,想起後面巷子有一戶家庭理髮,便撐了一把傘過去了。

阿賓走到那兒,推開玻璃門,一個人也沒有,糟糕的天氣連帶也沒什麼生意。

「有人在嗎?」他問。

「啊!請稍等一下!」後頭跑出來一個白白淨淨的小婦人,笑著招呼著:「理髮嗎?請稍坐!」

這婦人很客氣,阿賓先就有了三分好感。她小心翼翼的從後面推出一部娃娃車,車裡躺著一個小Baby,睡得正沉。

「好可愛!」阿賓稱讚著:「多大了?」

「四個月,」那年輕媽媽說:「真抱歉,家裡沒有人在,要讓他在這裡。」

「哪裡!不影響!」阿賓說。他坐上理髮椅。

「請問頭髮要怎麼剪?」這女人問。

「剪短修整齊就好了,謝謝。」

那女人為阿賓圍上布兜,開始推起髮推為他剪去脖子後的頭髮。她習慣性的和客人閒聊家常,阿賓就和她搭著腔。

這女人實在年輕,頂多廿歲出頭,雖然一身家庭主婦的打扮,但是掩蔽不了青春的氣息。她穿著一件又寬又大的厚襯衫,袖子撂到臂彎,下身一條簡單的白短裙,被襯衫下擺遮去大半。

她不斷的移動位置工作,一邊和阿賓說話。阿賓聽她說話帶有尾腔,原來她是南部嘉義海邊的人,最近嫁到台北來,和丈夫家人住在一起。阿賓問起她的名字,她說叫做阿莉。

「妳先生呢?」阿賓問。

這時候阿莉正好在為他剪著前額,自然地彎腰俯身,因為她襯衫的第一個鈕扣沒有扣,彎下腰的動作又使得門戶大開,阿賓自然的就收看了她胸前的精彩節目。

「在金門當兵!」她說,而且維持著那個姿勢。

哦!是一對小夫妻。

「那妳公公婆婆不幫妳帶孩子嗎?」阿賓問,眼睛可沒離開過她的胸脯。算一算日子她應該生產完才不久,以還在哺乳期的媽媽而言,那乳房並不算很大,可能她原來就只是小巧的體型。不過現在也夠了。

「會帶啊!但是他們今天和遊覽車去進香了。」她說。因為握動剪刀的動作,使得乳房彈動起來,乳罩所包裹不住的部份在搖晃著。

她突然站直身子,好像工作完成了,阿賓很失望。但其實她只是要換個邊,於是便站到阿賓的右前方來。

她又彎下身子,可惜這次的位置不怎麼好,可以看得見的面積很小。不過真正更美妙的是,她為了方便工作,將身體倚靠在扶手上,而阿賓的手正擺在那裡,她這樣一來等於把下身湊到阿賓的指節上,阿賓的手指馬上感覺到一種柔軟溫暖的感覺。

阿莉繼續工作著,一點也不知道自己被男人吃了豆腐,直到後來才發現,好像這個小男生隔著裙子偷偷的在摸她的陰戶,她也不敢肯定,因為那動作很小,他的手又藏在圍兜裡面看不到,也許是自己多心吧!

阿賓的確在摸她,他嚐試著假裝無意的翻過手掌,讓接觸軟肉的部份由指節變成指尖,然後慢慢的磨動著。他摸了一會兒,發現阿莉並沒有表示不高興,便加重力量和幅度,明顯的搓動起來。

阿莉糟糕了!她原先以為是自己的錯覺,而放任阿賓去摸著不管,但是男人的手放在要害豈有不受影響的,那輕輕的撫動真的是很舒服,更何況丈夫服役已經許久不在家,這塊田地荒廢了一段時日,受到刺激之後的反應可想而知。所以當阿賓明目張膽侵略起來的時候,她就傻在那裡任人宰割了。

阿賓看她停下動作,失神的立在原地,雙手慢慢垂下,於是色從心頭起,怪手伸出圍兜,摸進短裙裡面去了。他沿著大腿往上摸,摸到盡頭軟軟的地方是粗糙的感覺,原來那是一件束褲。他隔著尼龍布摸索著褲底的部分,還是發現了潮濕的痕跡。

阿莉越來越不能自己,她雖然終於小聲的說:「不..不要這樣!」但是可沒有一點要阻止阿賓的打算,她屈服在男孩的指頭之下。

阿賓右手忙著,便用左手解開脖子上的布圍兜,丟棄在地上,然後靠近過去摸阿莉的胸脯。

「噹!」阿莉嚇了一跳,手上的剪刀梳子掉落地上,她突然清醒,連忙要退後。阿賓拉住她的手往自己懷裡一拖,她便跌坐在阿賓的大腿上了。

阿賓這回順利的握滿阿莉的胸部,而且去吻她的嘴,阿莉搖著頭躲他,但是不多久還是被他吻著了。阿莉被男人的氣息所迷惑,她配合的伸出舌頭,和阿賓交纏在一起。她的唇肉薄薄的,不過一條香舌卻又軟又厚,阿賓有味的吸吮著,手頭也不忘繼續愛撫著乳房。

阿莉是被征服了,她現在連一點抗拒的企圖都沒有,所以阿賓很輕易的解開她襯衫的鈕扣,正當要剝掉她上衣的時候,她指一指大門,提醒他那門還沒鎖呢。

阿賓只好先放她起來,跟著也一躍而起,然後將她按回理髮椅坐著,自己則去把玻璃門上鎖。這玻璃門附有一片白紗窗簾,從外面不容易看進來。

阿賓轉回身,站到理髮椅背後,阿莉先是從理容鏡裡看著他,又馬上害羞的低下頭去,忽然間她驚呼一聲:「啊..!」,原來是阿賓將理髮椅的椅背放倒下來,她變成仰躺在椅子上了。

阿賓站在椅子邊,俯下身去吻她,將她已經解鬆了的襯衫脫掉,再脫下她的胸圍,一對充滿母愛的乳房因此而裸現,她連忙用雙手捂住。阿賓執住她的手,強吻她的乳頭。那搖晃不停的乳房因為漲奶而肥碩,連帶使得乳頭變大、變黑又突出,乳暈也轉為深褐色。他興意盎然的吸著,吃到滿口乳汁。男人在吸著乳房的感覺自然和Baby不同,阿莉「嗯..嗯..」的滿身難耐起來。

阿賓接著又脫下她的裙子,她的束褲是穿到腹部的那一種,他費盡了力氣才將那緊繃的束褲扒掉,椅子上的阿莉就是全裸的了。由於她現在正面仰躺,雙手又要忙著去遮掩雙峰,因此為了保護水源重地,阿莉便害臊的將兩腿縮起,可是這種姿態反而使得陰阜以肥滿的形狀從後腿間跑出來,阿賓蹲下來,用手指在上面劃動,那裡本來就有水份,阿賓很容意就穿進了半截手指。

「嗯..啊..」阿莉怎麼受得了,開始輕哼起來,兩條腿也鬆動了許多,阿賓緩緩將它們拉開,讓陰戶可以完整的顯現。

阿莉毛髮整齊,細細長長的帶點黑褐色,陰唇有一點點暗紅,穴兒口微微張開,浪水泛濫,反映著日光燈,都已經流到肛門口了。

最讓阿賓感興趣的是,陰毛上面約五公分,有一條細細的刀痕,復原的傷口上長著紅紅的新肉。

「阿莉,妳是剖腹產的啊?」

「哎呀!」阿莉以肘遮臉,說:「你不要亂看嘛!」

阿賓伸出舌頭,沿著在刀痕輕輕的舐著,阿莉想不到他會這樣,小腹一陣癢,不禁「咯咯」的笑起來。阿賓見她發笑,舐得更厲害,阿莉因此笑到發喘,再也沒有力氣要去遮掩什麼地方了。

後來,阿賓的舌頭慢慢往下降,終於來到陰蒂,他先在那小點上逗一逗,阿莉立刻緊張的雙手捧住他的頭,等他又舐得深一點,她就叫起來了。

「啊..啊..不要..啊..不要..」

阿賓嘴不離開那嫩肉,動手脫去自己的長褲內褲,他光著屁股坐在理容椅的腳墊上,一邊舔小穴,一邊套動早已發硬的雞巴。阿莉一直無意義的叫著,滿臉紅霞,媚眼半閉,雙手自動的捏著自己的乳頭。

阿賓站起身來,準備佔有她。他將龜頭在穴兒口磨動一下,好沾濕潤滑。阿莉就受不了了,頻頻挺動屁股,阿賓故意不進去,留在門口徘徊,她真的無法忍耐,就把雙腳一勾,將阿賓硬生生推進來。那穴兒久無人訪,又緊又熱,實在是好穴。

「哦..」阿莉發出滿足的囈語。

「好啊!」阿賓說:「妳這麼浪!」

「死人!」阿莉的雙拳不依的在阿賓胸膛搥著,阿賓不再取笑她,將她的雙腳扛到肩上,落力的挺動起來。

「嗯..嗯..啊..慢..慢..啊..」

阿莉太久沒有了,有點承受不住的樣子,於是阿賓又放下她的腳,讓她的雙腿跨放到扶手上面,這樣雞巴比較好進出。她果然好受很多,磨擦沒有原先那麼激烈,而且雞巴頭會深深的頂到子宮口,她最喜歡這種感覺了。

「嗯..好哥哥..好舒服啊..好深好美..再插我..哦..哦..哥哥的那個好大哦..啊..啊..」

「喜不喜歡?」阿賓問。

「喜歡..喜歡..啊..啊..最喜歡了..」

阿賓越動越快,讓她她浪哼不出完整的句子來。

「啊..哦..啊..」

阿賓和她在彼此的臉上到處吻著,室外有點冷,室內卻春意正濃。阿賓又插了一會兒,將她拉起身來,要她站在理容鏡前,翹起屁股,阿賓讓雞巴從背後再插進小穴,重新抽動起來,同時將自己的上衣也脫掉。

因為起先阿賓挑逗阿莉的時候,她一直扭扭捏捏地四處藏閃,所以阿賓也還搞不清楚她的身材到底怎麼樣,眼下倆人都光溜溜的在鏡子前面,就看的仔細了。阿莉的乳房肥脹但是不大,腰身略粗,真正出色的是又圓又翹的屁股,剛才沒能看出來。她現在讓阿賓從背後來插著,更將屁股翹高,展現桃子一般的線條,阿賓享受著那臀肉不停的反彈,一碰一碰的真是舒坦。

「哎呦..哎呦..好美..啊..」她無力的將上身軟趴在鏡台上,叫聲越來越高:「啊..啊..要死了..啊..趕快..趕快..插我..啊..死了..死了..啊..洩出來了..啊..」

她高潮了,小穴兒不停的收縮,連帶使的阿賓一陣肉緊,雞巴有點收拾不住的感覺,他連忙加快速度:「我也要射了..」

阿莉一聽,連忙叫道:「好哥哥..好老公..射進來..射進妹妹的裡面..好舒服啊..」

她不曉得哪裡學來的這些討好男人的話,怪不得會這麼早懷孕生子。阿賓被她哄得受不了,明知道她是故意叫來聽的,還是忍不住將陽精點點的播撒在她穴兒深處。

阿莉反正被人插了,就不再怕羞,轉身讓陽具脫離小穴,雙臂攀在阿賓肩上,仰起頭要男人親她,阿賓自然不客氣的吻著。

不知道是不是剛才的廝殺聲太吵了,睡夢中的娃娃突然「哇!」的哭起來。阿莉趕緊放開阿賓跑過去,她看看鐘,原來吃奶時間到了。這下可好,阿莉一身精光不用再多一次麻煩,抱起Baby將奶頭一塞,Baby就安靜的吸吮起來。

「妳餵母乳啊?」阿賓有點意外。

「嗯!」阿莉點點頭。

阿賓看著她餵孩子的樣子,忽然發現那是另外一種很真很真的美。他扶著她坐下,讓她可以餵得舒適一些,她對著阿賓笑,說:「你的頭髮還沒理好呢!等我哦!」

阿賓愉快的等她餵完,那孩子又沉沉睡去。阿莉牽著阿賓回到理髮椅上,扶好椅背,把他最後的部份剪好,這時應該要沖頭髮了,倆人索性就這樣光著身子進到阿莉家的浴室鴛鴦戲水起來。

洗完澡,穿回衣服,已經中午了,阿莉找來兩包泡麵,一起沖著吃。

吃飽以後,阿莉不肯放阿賓回去,要阿賓下午陪著她。阿賓也無所謂,就陪她說話看電視,沒多久阿莉說她累了,阿賓也陪著她將小Baby推回到房間,一起睡午覺。

後來大約三點半鐘的時候,倆人被開門聲音吵醒,房間外面有人問著:「阿莉!怎麼沒開店啊?」

「別出聲,是我婆婆!」阿莉小聲說。然後她走到房門口,隔著門說:「今天下雨沒客人,就不開了!」

外面沒再問什麼,只聽到大門又鎖上的聲音,再過了一會兒,就聽到隔壁房間傳來隱約的說話聲,應該是她公婆都進房了。阿賓把握機會,正想要溜,阿莉卻跟他做了一個等一等的手勢,問:「有好看的,看不看?」

阿賓不明所以,阿莉走到木板牆角,掀開月曆的一角,露出一個小洞來,阿賓好奇的走過去。

「這是我丈夫挖的!」阿莉說。

阿賓湊眼望上去,果然有好看的。

他看到一個矮矮胖胖的禿頭男人,大約五十來歲,和一個打扮豔麗的女人,大約四十歲,這女人珠光寶氣,穿著高叉窄裙,露出一大截大腿,她們正摟在一起,男人的手在她的大腿上摸著。這是阿莉的公婆嗎?阿賓原先聽阿莉說他們去拜拜,這跟想像中的老公公老婆婆相差太遠了!

「小莉,」阿賓問:「妳丈夫幾歲?」

「小我兩歲,廿一。」阿莉說。

這倒還像是,阿賓再看著,那倆人已經在互相脫衣服了。

「小莉,」他又問:「妳整天沒事就看著個嗎?」

阿莉一聽,笑罵著他:「要死了,亂說。」

阿賓看見阿莉的公公脫下外衣後,肥挺挺的肚子長滿體毛,內褲脫掉以後,一根軟軟的雞巴垂在胯下。而阿莉的婆婆則還保持著相當豐盈的體態,只是胸部已經有些下垂,皮膚看起來鬆馳了點。阿莉的公公卻是很滿意看著她,而且雞巴還開始舉起。

阿賓讓過洞眼使阿莉也看看,手掌在她乳房上搓著。阿莉看了一下,啐著說:「那老不修,有時候會偷摸我的奶奶。」

「那妳怎麼辦?」

「躲啊!」阿莉說:「我又不敢告訴我丈夫。」

阿賓不再說什麼,他相信依阿莉的個性,總有一天會被她公公幹上的。他再湊眼去看,阿莉的婆婆正滿臉淫笑含著丈夫的雞巴,她老公則伸手扣著她的穴。

阿賓看得雞巴也翹起來,被阿莉摸到,她幫阿賓脫下褲子,低頭去吸。

而阿莉的公婆這邊,他們已經插上了,阿賓這個方向沒能看見太多,只是看到阿莉的婆婆張著嘴,哼哼唧唧的不停叫床。但是阿莉的公公卻十分不濟,插不到五分鐘就全身顫個不停,然後趴在他老婆身上不動,顯然洩了。

阿莉的婆婆憤憤的將他推下身來,生氣的背轉身體不理他,他也無所謂,爬起來穿回衣服,從他老婆的皮包中找到幾張鈔票,轉身離開房間,然後大門傳來聲響,想必是出去了。

阿賓等他走了一會兒,好像沒什麼動靜,再看看阿莉的婆婆,生氣了一陣也睡著了,這真是個逃走的好機會,正要打開房間門,大門卻又傳來開門聲,莫非是阿莉的公公去而復返?他和阿莉大氣都不敢吭,安靜的傾聽外面的聲響。

「有人在嗎?」看樣子是客人上門。

原來阿莉的公公出去後忘記上鎖,有人要理髮就推門進來了。阿賓和阿莉依然安靜無聲,那人倒也不像要走,半天都沒聽到離開的聲音。

過了幾分鐘,阿莉的公婆的房間卻傳來開門聲,阿莉趴到洞眼上去看,細聲說:「咦?!是住隔壁的阿青!」

阿賓也湊過去,看見那阿青大概是個十七八歲的高中生,他鬼鬼祟祟的走進房裡,眼睛瞪得像銅鈴,一直盯著床上赤裸裸的女人。他慢慢走近她,同時猛吞著口水,來到床邊的時候,就坐上床沿,四處探頭去檢視女人的身體。

阿青對女人那肉呼呼的乳房顯然很有興趣,注視了老半天之後,終於伸出手來,試探性的去觸摸,臉上露出無法形容的表情,他看阿莉的婆婆並沒有什麼反應,才緩緩的抓緊起來。

他摸了幾分鐘,又轉身去看女人的下體,而且還好奇的嗅著。顯然他有點受不了眼前肉體的挑逗,自己不斷的揉著褲檔。再後來,他就拉開拉鍊,伸手到裡面摸索著,然後掏出一根硬梆梆的雞巴來。

阿賓知道精彩的部份來了,讓過洞眼給阿莉,阿莉一看果然被那邊的好戲所吸引,專心的看著。阿賓便動手脫去她的束褲,也將自己的褲子一併脫掉。

在這邊阿青已經整個人爬上床鋪,配合阿莉的婆婆側躺的姿式而跨跪著,將雞巴對準陰戶,慢慢的向前推進。大概是那陰戶還很濕吧,他進行的非常順利,沒多久就整根都插進去了,然後他便抽動起來。

阿莉的婆婆在睡夢中被插醒,還以為是丈夫,睜開眼一看卻見到是阿青,很驚訝的說:「阿青..你..」

阿青手足無措,硬雞巴停在穴裡不動,訥訥的說:「阿嬸..我..我..」

阿莉的婆婆感覺到阿青的堅硬強壯,便微微一笑,攬住她的腰,說:「你喜歡阿嬸啊?來..阿嬸教你..」

年輕的雞巴太好了,不像自己那老傢伙那麼不中用,害她一天到晚想偷人。但是想歸想,偏偏一根都偷不到,而今日天堂有路你不走,卻自己送上門來,非好好的吃他一個飽不成。於是她熱情的教導阿青怎麼插她,阿青不知厲害,也努力的幹著,搞得她浪水四濺浪哼連連。

另外這頭阿莉仍然瞇眼看著,阿賓正從她背後也插她插的不亦樂乎,她很辛苦,不敢出聲呼叫,只能咬牙硬撐。

兩個房間四條肉虫打得火熱,阿青畢竟沒有經驗,被阿莉的婆婆夾的神魂顛倒,無力的射精了,他抖了幾下,趴在她的身體上喘氣。阿莉的婆婆將他翻落,然後伏身去舔他的雞巴,不一會兒他就又硬得直挺挺的,她趕緊跨身上去,將雞巴套進穴裡,不停的上下擺動,姦起男人來了。

阿賓和阿莉則放棄了偷窺,專心去作自己的愛,她們倒到床上,阿賓瘋狂的插著,阿莉也熱烈的回應,雖然倆人閉口不語,還是「啪啪」「吱吱」的響起肏穴聲。後來阿莉高潮了,阿賓連忙吻住她的嘴以免她叫出來,阿莉小穴越縮越緊,阿賓終於也忍受不住射了。

休息了一下,他們起來穿衣服,再偷瞧那邊阿莉的婆婆和阿青還在插著,看來她今天沒那麼容易放過阿青,阿賓搖搖頭替他可憐。

這次真的安全了,阿賓走到前廳,取回雨傘,阿莉抱著Baby出來送別,她要他常來理髮,阿賓自然答應,然後頂著細雨走回公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