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0)~寒假開始

寒假到了,鈺慧要回高雄去,阿賓送她到火車站,鈺慧眼淚流個不停。

「鈺慧乖,」阿賓安慰她:「才三個禮拜而已嘛,而且有機會的話,我也可以去看妳啊!」

鈺慧說:「一定哦……」

阿賓立下了保証,鈺慧才破涕為笑。

火車載著鈺慧走了,阿賓離開火車站,去搭公車回到公寓,他也要收拾東西回家了。來到公寓樓下,剛好琇美和她男友正開著一輛小發財車要離開。

「學弟!」她招著手:「下學期見!」

阿賓跟她們揮揮手,她們就走了。阿賓上到六樓頂,在自己房間裡整理著,有人來敲門,他開門一看,是蓮蓮。

蓮蓮一進門就摟著他吻,說:「我要走了,你呢?」

阿賓說他整理好也要走,蓮蓮告訴阿賓她下學期頂到同學的宿舍床位,要搬進學校,不住這裡了。

「你幫我還鑰匙給房東好嗎?」

阿賓接過門匙,又和蓮蓮吻了吻,蓮蓮說:「謝謝你教我統計學!」

然後她就走了。公寓越來越空,阿賓有一種淒清的感覺。

「我也得趕快走!」他想。

阿賓繼續把他的衣服裝袋,男生的行李很簡單,不一會兒已經整理妥當。

今天是週末,這時已過了中午,胡太太應該回來了才對。他下到六樓,按著房東的門鈴。大門一開,他就聽見客廳裡的歌聲。

「阿賓,」開門的是胡太太:「進來啊!」

「不用了,妳有客人。」阿賓看見客廳是一個女人拿著麥克風在唱歌,他說:「我要回家去了,還有蓮蓮託我還妳鑰匙。」

胡太太接過鑰匙,拉著他說:「沒關係,進來!我們家新買了卡拉OK!」

阿賓進到客廳,胡太太介紹說:「這是我先生的妹妹,珮如,這是阿賓,住樓上的學生。」

「胡小姐!」阿賓招呼著。

珮如一邊唱著歌,一邊朝他擺擺手。

「我老公和她老公一起去吃親戚的喜酒,晚上才會回來。」胡太太說:「你吃過午餐了嗎?」

阿賓看見沙發前的小几上有幾樣小菜,還有啤酒,他搖搖頭,胡太太拉他一起坐下,說:「來,跟我們一起吃。」

阿賓真的是還沒吃,便也不客氣,動起筷子來了。這時珮如唱完了,換胡太太上去,珮如坐到阿賓旁邊,拿了一個玻璃杯,幫他倒滿啤酒,說:「別客氣啊!」

阿賓看她和胡太太的臉都有點紅紅的,再數數桌上的空罐子,看來她們已經喝了不少了。他說:「謝謝,我自己來。」

胡太太唱完了,她們拱著阿賓唱一首,阿賓只好站起來唱,她們姑嫂倆人坐在沙發上又接著乾杯。

他們三人輪流唱歌,沒事的人就在底下喝酒,情緒越來越高昂。

到後來,大家都不免頭重腳輕,胡太太甚至斜躺在沙發上睡著了。這時珮如正在唱著一隻英文歌,StayaWhile,又輕又柔的歌聲十分迷人,阿賓站起來到她旁邊,雙手扶著她的腰,倆個人自然的搖擺起來。

珮如大約廿五六歲,面貌可愛,而且身材美好,略為貼身的上衣顯出飽滿的上圍,下身一條一片裙,時常不小心便露出一整條白皙的大腿來。

阿賓的手在她的腰上不規矩的游動起來,她咯咯的笑著閃躲。

阿賓漸漸逼近她,她還是快樂的唱著。後來阿賓的雙臂將她的細腰圍住,她只是蠕動著嬌軀不讓他貼緊,阿賓的手掌就在她的腰身附近活動,而且逐漸放肆的到處侵犯。珮如被他摸索得笑得更厲害了,軟綿綿的身體一直摩擦著阿賓的敏感處,阿賓的手掌往下直溜,捧住了她的雙臀,往自己摟來,倆人就貼在一起了。

珮如將頭靠在阿賓肩上,可是嘴裡依然在唱著。阿賓騰出左手,從那一片裙的開口摸進去,首先接觸到細嫩而發燙的大腿,他不忍釋手的愛撫著,珮如又咯咯的笑起來,而且推著他想要逃走,阿賓趕快要拉她,結果倆人都跌倒在地上,珮如先爬起來,坐回到沙發上吃吃的笑個不停。

她幾乎是半躺著的,雙腿卻大喇喇的張開,那一片裙遮掩不住,也左右完全敞開,阿賓爬過去跪在她腳邊,她仍然在笑著,臉蛋兒更紅了。

阿賓將頭趴在她的粉腿上,看著她誘人的下半身,那裙子敞開之後,她等於只剩內褲遮掩了。她穿著一條乳白色的小三角褲,布面上有一些直條的浮紋,將她的私處襯托得又脹又鼓,阿賓伸出右手食指,在上面輕輕按了一下,她那肥嫩的地方就隨著指尖凹下一點,阿賓覺得有趣,就到處不停的按著,直到最後按著了很重要的一點。

「啊呀!輕點!」珮如星眸半閉,臉上堆著迷糊的微笑: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
阿賓改成用食指揉著,珮如仰起頭,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浪哼。阿賓越揉越快,珮如的身體就直發抖,而且整個褲底都濕黏黏的,透出到布料外面。阿賓停止指頭的攻擊,雙手執住她的三角褲,慢慢的往下拉,珮如的陰毛就跑出來了,她象徵性的抵抗了一下,便任由阿賓脫下她的褲子。脫下之後,她也不害臊,依然將雙腿張得大大的,好讓阿賓看得清楚。

阿賓眼瞪得發直,面對著珮如美麗的陰戶,越看越喜愛,就吻上去了。

珮如意外的「啊!」了一聲,然後就「嗯……嗯……哎……哎……」起來,還一直將陰戶朝阿賓的嘴上挺,阿賓一個發狠,便盡往那顆小豆豆上舐。

「哎喲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停一停……這……我會受不了……啊……嗯…不要了…哦……不要了……」

阿賓弄了她一陣,才停下來,可是自己也滿嘴浪水,狼狽不堪。珮如看到他好笑的樣子,用手背捂著嘴樂個不停,阿賓不滿的瞪著她,一面作出邪惡的表情,一面脫去自己的衣服。珮如充滿興趣的看著,當阿賓脫下內褲時,她看見那挺直粗大的陽具,不禁「喔!」的一聲,訝異它的雄偉。

她坐起身來,伸手拿住那雞巴,一邊看著一邊套著,還將它翻上翻下瞧個究竟。阿賓被套得忍受不了,將她推倒回去沙發上,提著雞巴就要插。

「等等嘛……」珮如說:「我先脫掉裙子嘛……」

她解開裙頭一抽,那裙子就掉到地上了。阿賓將雞巴對好,輕輕一用力就滑進了一大半,珮如雙眉緊鎖,擔心的說:「好深啊……」

阿賓還有一截在外面,並不管她,仍然一挺,便全部插進去了。珮如不知道是難受還是快樂,頭往後直仰,張大嘴巴,吐出一長聲「哦……」,看樣子是滿意的成份居多。

阿賓將雞巴很慢很慢的抽出來,她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抗議著那難忍的空虛,等抽到沒有退路,阿賓又很慢很慢的一截截插進去,她則是「嗯……嗯……」的急著要他趕快。他就這樣折磨著她,讓她的浪水不停的流出,等到她痛苦的幾乎要啜泣的時候,他才滿意的快速抽插起雞巴來,狠狠的幹著她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對……嗯……插我……不要停……啊……好舒服哦……插死了……美死我了……啊……好哥……好深哪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她越叫越大聲,把胡太太吵醒了,她雖然睜開眼,仍然醉意盎然。

「哦……」她洞燭其奸的指著倆人,羞著她們說:「妳們……」

她掙扎的站起身來,搖搖晃晃的走回自己房間。

珮如姦情被撞破,心裡一急,而底下被阿賓插得正美,穴心兒一痠,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尖叫起來,高潮了。

她剛完蛋,還在阿賓身下喘著,便催阿賓:「去插她……」

「咦……?」阿賓不解。

「去啊……否則她說出去怎麼辦?」

這女人,原來要殺人滅口,將嫂子也拖下水。阿賓心裡一陣好笑,她已經爬起身來,拉著阿賓要進胡太太的房間。胡太太房門沒關,阿賓看見她趴在床上好像又睡著了。珮如一進去就七手八腳的去脫她的衣服,胡太太哪裡曾睡著,她任由珮如將她脫光,才假意醒來說:「妳……妳作什麼?」

阿賓知道她在演戲,便笑吟吟的坐在床沿,珮如則緊張的執住她嫂嫂的雙手,不讓她再亂動,又叫著阿賓:「快啊……快上啊……」

阿賓作勢撲上胡太太,讓雞巴對準陰戶,進去了一個龜頭。胡太太扭著身體說:「不要啊……」

珮如居然哄起胡太太來了:「乖……嫂嫂乖……馬上就舒服了哦……不動……」

阿賓終於進去了,而且立刻就快速的抽插不停,胡太太的戲就根本演不下去了。她剛才在客廳聽著阿賓和小姑的香豔大戲,已經興奮的湯汁直流,現在阿賓插得兇,她便摟起阿賓的腰,享受起來。

珮如哪會知道嫂嫂和這男孩早有一腿,怕嫂嫂不滿意,還諂媚的低頭幫她著奶子。胡太太上下受到夾攻,怎麼能受得了,「哇……哇……」的浪叫幾聲,竟然丟了。

阿賓扔下胡太太,又朝珮如撲來,這時珮如早已將上身也脫光,一對35C的奶奶到處搖動,阿賓也沒空去摸它們,將珮如按倒下來,「吱!」的一聲,雞巴又插進穴裡。珮如的頭晃蕩在床外,心想嫂嫂也被幹了,便放心的叫起床來,整間房都是她的浪叫聲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插死了……啊……唉呦……再深一點……啊……好爽哪……好哥哥……我要死了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啊呀……嫂嫂……妳……作什麼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原來胡太太坐起身來,湊和著珮如的淫水,用手指扣著她的肛門。珮如簡直瘋了,叫得更兇。

「啊……好哥哥……啊……好嫂嫂……救命啊……我要死了啦……哼……哼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啊……死了……死了……」

她不停的抽慉,浪水灑得滿床都是,終於再次高潮了。阿賓連戰倆人,無力再撐,腰眼一麻一抖,就「卜卜」的將精液射進珮如的身體裡。

珮如知道他洩了,只是無力的說:「完蛋了……我會懷孕……」

阿賓爬起身來,也不理她,轉身和胡太太吻起來,將她抱在懷裡。

過了一會兒,他輕聲的說:「姐,我要回去了,開學前再來。」

胡太太點點頭,阿賓起身到客廳去穿回衣服,再看看珮如,她已經睡著了。

阿賓又和胡太太再次吻別,上樓拿過行李,回家了。

傍晚六點多,珮如的老公來到胡家,一進客廳,看到小几上杯盤狼籍,珮如的裙子又丟在沙發旁邊,不知發生了什麼事情。他關上門,著急的跑進裡面,卻在胡太太的房間門口看見不可思議的景象。

他看見珮如和她嫂子倆人光溜溜的相擁而睡,這真是奇怪了,難道,這姑嫂倆人……剛才是在玩著磨鏡的勾當。

反正倆人都是赤裸的,他便大著膽子走近去看,自然,他是去看胡太太。

他看見胡太太一身細皮白肉,小巧的乳房,結實的屁股,忍不住伸手偷偷摸了幾下。老實說,珮如的身材比胡太太好得多了,不過,老婆是別人的好,胡太太對他而言,是比較新鮮的。

他忽然把心一橫,將全身的衣服全部脫光,那雞巴早就被刺激得又直又硬,他躺到胡太太後面,將雞巴從背後慢慢湊到陰戶口,在那裡鑽著。

胡太太在睡夢中感覺被插,穴兒很舒服,以為是老公回來,便騷浪的「嗯……」了一聲,回頭去看,卻是珮如的老公。

她這次真的嚇一大跳,說:「建成,你……」

建成做了一個禁聲的手勢,又指了指睡在旁邊的珮如,胡太太便安靜的瞪著他,他卻抽插起來了。胡太太的一雙眼睛從杏眼圓瞪被插成媚眼半閉,鼻子輕輕的哼著不敢發出浪聲,真是肉緊極了。

建成插了幾百下,胡太太的穴兒「噗」的噴出一股水來,她高潮了。建成繼續要插,胡太太阻止他,說:「別在這裡……我們去小孩的房間……」

她們輕輕起身,溜到隔閉房間,將門關上,也不開燈。建成將她抱起,撂起她一條腿,站著又幹上了。

「你……啊……膽子真大……」胡太太說。

「嫂嫂不喜歡嗎……」他一輪猛挺。

「哦……喜歡……喜歡……哦……我老公呢……他不是和你……啊……一起嗎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他去接小孩,給我鑰匙要我先回來,」他說:「嫂嫂一邊偷情……一邊還會想著老公……」

「哎呀……哎呀……那你要趕快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他……隨時會回來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「我不是正在快嗎?」

建成瘋狂的插著,胡太太很快的又高潮了,她摟緊他在他耳邊叫,建成一個不忍,跟著噴出陽精來。

她們在黑暗中溫存了一會兒,又捏手捏腳的回到主臥房,穿回衣服。胡太太到客廳將珮如的裙子取來,說:「你在這裡陪珮如,我去收拾東西。我老公就快回來了,顧好你老婆,你不想便宜他吧?」

說完,她帶上房門出來。才到客廳,就聽到門鈴聲,她開門一看,胡先生帶著孩子回來了。

她撲到老公懷裡,撒嬌說:「老公……想死你了……」

胡先生滿足的摟著妻子,走進家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