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7)~餞別

琇美快要畢業了,阿賓和鈺慧請了她和她男朋友去吃牛排,當作送別。

那是一家中間等級的西餐館,那天客人少少的,四人挑了個角落安靜的座位,還算蠻有氣氛。餐廳裡擺設都很簡僕乾淨,餐桌舖著長長的桌巾幾乎直垂到地上,他們相對面坐下,阿賓和琇美一塊,鈺慧則和學長同邊。

點完了餐,阿賓和鈺慧都祝福她們前程萬里,舉起水杯象徵的碰一下。

女侍陸續將沙拉、湯、主菜等逐樣的送上來,四人一邊用一邊說話,談起這將近十個月來的生活點滴,都感觸良多,阿賓問了她們未來的計劃,琇美笑而不語,只是痴痴地瞧著學長。

學長說:「我當然要先去當兵啦,其他的現在談都太早!」

琇美說她已經在找工作,反正不急,可以慢慢挑,看起來是兩人都沒有什麼明確的打算。

鈺慧話不多,大部份在聽他們談天,然後微笑的切著牛肉。忽然有一隻手在她右大腿上摸過來,她知道那絕對不會是阿賓,顯然是學長。她側過頭,用明亮的眼睛丟給他一個問號,學長卻若無其事,還跟大家說著學校的趣聞。

鈺慧趁了個空,小聲對他說:「你儘管摸,但是等一下要是和阿賓的手相遇我可不管!」

學長也低聲笑著說:「那我們兄弟正好順便握個手。」

鈺慧啐了他一口,她這次穿的是長裙,學長的手只能隔著裙子摸,還好那桌布又長又大,遮掩了他的動作,別人也看不出來。

鈺慧吃了幾片牛肉,小嘴還在嚼著,就放下刀叉休息一下,左手托腮,右手去和學長偷偷相握。學長左手在她掌心上寫著,多半是Love之類,她只是覺得發癢,分辨不出確實的文字。

過不久,學長輕輕拉著她的手往他那邊去,鈺慧害怕,但是又不方便掙扎,只好跟著他去,學長將她的手掌按到褲檔上,鈺慧就輕輕的在上面撫摸起來。

但是鈺慧也不能一直摸他,她還有牛排沒吃完,於是她間中便縮手回來,切了切餐盤中的肉,遞進嘴裡,再又放手回去他的胯間幫他摸著。

這樣來回兩次,第三次當她又放手回去的時候,居然摸到的是一根活生生的雞巴,原來學長忍不住偷偷的掏出來了,鈺慧吃驚,但還是在雞巴上輕輕撫摸,那雞巴在一顫一顫的正興奮著。

學長的雞巴雖然挺起來,但是並不會很硬,握在手裡不像根棍子倒像條橡皮管,鈺慧的手便忙碌的一下子來用餐,一下子放到桌下幫他套雞巴,學長當然十分舒服,幾次都差一點要忍不住射出來,可惜每到要緊關頭,鈺慧卻剛好回去切牛排,等到再來又得重新培養感情,所以他的心弦也起起落落的,高低波動不已。

終於正餐吃完了,女侍來收拾餐具,四人都要了熱咖啡。

咖啡還沒送來之前,他們繼續笑談著,現在鈺慧可以專心的為學長捋雞巴,弄到他意亂情迷。

忽然阿賓一推椅子站起來,嚇得鈺慧連忙縮手。

「對不起,」阿賓說:「我去一下洗手間。」

琇美說:「等一等,我也要去。」

他們相偕離席,鈺慧吁了一口氣,學長著急的去拉鈺慧的手,要她進行未完成的工作。

現在因為沒有了顧慮,鈺慧就很積極的套著,她看學長無力的閉上眼睛,一副陶醉的模樣,她於是湊嘴到學長耳根邊說:「學長乖!快射啊!」

學長不支地呻吟,突然說:「小慧..舔..舔我!」

鈺慧說:「舔你?怎麼舔?」

學長指一指桌下,鈺慧非常猶豫,但是看見學長那一臉焦急的可憐樣,回頭四顧一下沒有人看見,趕快矮身躲進桌底,學長也將下身藉桌巾全部遮起,鈺慧跪在地上,張開小嘴,將那已經很緊張的雞巴含進嘴裡。

學長的雞巴保持得很乾淨,鈺慧吞吐了幾下,覺得龜頭好像更大了一些,就用香舌繞著龜頭滾動,學長受到刺激,右手扳著桌角,左手來按鈺慧的肩,鈺慧溫柔的將他的手掌移到自己胸前,讓他多一重享受。

學長被吮的過癮,手上又摸著鈺慧的柔軟乳房,真的就要完蛋,鈺慧也發現他已經起了變化,舌頭專門只在馬眼上用功攪動,小手掌兒疾速的套動陰莖,要趕快將學長弄出來。

這個時候,餐廳女侍卻送來咖啡,她從容的一一在餐桌上擺好。學長雖然下身被桌巾遮蓋,但是為方便鈺慧的舔舐,姿勢當然很詭異,這女侍兀自感覺到有些古怪,也不方便問什麼,她放下咖啡,習慣性的說:「請慢用。」

學長正在緊要關頭,一臉茫然,喉嚨忍不住發出悶悶的聲音,那女侍以為他要說什麼,便問:「先生還有吩附?」

學長仍然聲音模糊,那女侍有禮貌的彎下腰來,又問:「先生?」

學長已經走到盡頭,全身緊繃一觸即發,那女侍的臉蛋恰好靠近面前,塗得鮮紅的嘴唇充滿誘惑,他想都沒想,便朝那女侍吻上去。

那女侍長得只算普通,沒料到這個英俊的男學生會突然來吻自己,一時慌張,就笨笨的彎腰愣在那裡任他吻。

學長的雞巴被鈺慧小嘴舔著,手上摸著她肥軟的乳房,嘴唇又吻著這女侍,終於全面崩潰,大股大股的精液洩進鈺慧嘴中。

學長吸吮著女侍的唇,一直等到他射完,他才放開她,那女侍飛紅了臉,囁囁的再問:「先生還要什麼?」

學長既抱歉又慚愧,連忙輕聲說:「不..不用了,謝謝妳。」

那女侍才依依不捨的走開。

鈺慧從桌下爬出來,臉蛋兒也是漲得通紅,腮幫子鼓起,她坐回位置,低頭朝向咖啡杯,櫻唇乍啟,哺出一大口濃精。

她擦嘴埋怨著:「好啊,我這麼忙,你卻在調戲別人。」

學長說:「我沒有,是她站著不走..」

鈺慧其實也不在乎,她拿小調羹拌了拌那杯咖啡,推到他面前,笑嘻嘻的說:「好,這杯給你喝。」

學長哪裡肯喝自己的精液,他和鈺慧胡鬧了一會兒,將那杯咖啡和阿賓換過,說:「給阿賓喝好了。」

鈺慧假裝生氣的打他,又把阿賓和琇美的換過,笑著說:「給學姐吃。」

學長更不敢了,一杯咖啡兩個人推來推去,這當下阿賓和琇美都回來了,問:「什麼事情這麼高興?」

學長連說:「沒事!」,無辜的端回那杯咖啡。

鈺慧看他愁眉苦臉的表情,暗暗好笑,她將自己的咖啡挪給他,把學長那杯拿過來,說:「好啦!跟你換啦!」

學長真是感激涕澪。鈺慧在咖啡中加點糖,端起來啜了一口,然後深情的看著學長,又喝一口。學長看她將自己的精液慢慢喝下,心裡非常溫暖,又偷偷和她拉了拉手。

阿賓和琇美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還是在互相聊天,最後他們要回去了,阿賓搶著去付帳。他們剛要走出大門,櫃台的小姐職業反應的說:「謝謝光臨!」

剛才那一位女侍也連忙跑過來,鞠躬說:「歡迎再來!」

學長看見她眼睛裡有話,放慢了腳步,那女侍跟上來,偷偷塞了一小塊東西在他手裡,學長知道那是一張紙條,便收入口袋之中,同時也暗暗的拉了一下她的手,表示他的會意。

出了餐廳,學長送琇美回公寓,阿賓則陪鈺慧回宿舍。等阿賓又從宿舍回來,琇美的房間門開著,她和兩個男生在裡面,卻沒看見學長。

方才學長送琇美回來,她還以為他會和她親熱一下,結果學長只給個Goodnight Kiss就走了,琇美真有點失望。原來學長在路上偷偷看過紙條,那女孩約他下班以後在餐廳旁邊的騎樓等他,所以他趕著去赴約。

琇美覺得疲倦,正想洗個澡上床睡覺,卻有人來敲門找她,她開門一看,是兩個同班的男同學。

這兩個男生從當初新生入學就看上了琇美,但是追求了一整年結果鎩羽而歸,到最後琇美反而被別科系的男生追走,心裡確實不服氣,如今都要畢業了,覺得應該算一算總帳,就算沒辦法吃到琇美,揩揩油也不錯。

就兩人相約,買了幾瓶玫瑰紅和蘋果西打,來找琇美說是私人離別酒會。

琇美知道這兩人都喜歡她,偏偏對他們完全看不上眼,但是現在大家都離情依依,不好意思再拒絕他們,就招呼他們進房間,一同坐在地板上,和他們斟酒喝著。琇美為了安全起見,故意開了房門不關。

玫瑰紅加蘋果西打雖然又甜又香,後挫力卻很強,琇美保持著戒心,淺酌輕嚐。兩個男生卻一杯杯不停,沒多久就面紅耳赤,藉酒裝瘋起來。

比較高的那一個說他從什麼時候就喜歡琇美,比較胖的那一個也說他三年來每晚都夢見琇美,兩人大著舌頭,言語越來越輕薄,表示琇美不理他們,讓他們飽受相思之苦,應該要負起補償的責任,琇美正在著急,剛好阿賓回來了。

琇美一看見阿賓,就連忙叫他:「阿賓,一起來喝一點。」

阿賓走進她房間,兩個男生不認識阿賓,以為他是另一個競爭者,不免起了敵意,但還是讓他坐下一起喝。

阿賓一杯還沒喝完,光聽他們的說話就生氣起來了,這兩個男生言辭動作都朝著琇美而來,顯然除了喝酒之外,還存有其他企圖。

他正要發作,琇美卻對他使眼色,要他稍安勿躁。

那兩個男生的話越來越不堪入耳,又說琇美面貌姣好,貼起臉來一定過癮,又說琇美身材誘人,抱起來一定舒服,酒更是一杯接一杯,醉眼惺忪,都喝糊塗了。他們不停地黏著琇美說話,用言辭騷擾她,後來琇美問:「看你們把我說得這麼美,我都不好意思了,那麼請問你們今晚可有什麼打算。」

他們想了一想,比較高的那一個人又灌了一口酒,堅決的說:「我..要和妳親熱!」

比較胖的那一個就好商量一些,他說:「最少也要讓我們摸一摸!」

琇美跟他們倆人都拋了一個媚眼,說:「我真的有那麼誘人嗎?」

比較高的那一個說:「哦..當然..像妳那豐滿的胸部,我時時都在幻想著,要是有一天能摸摸..哦..受不了..」

琇美輕輕拉低T恤領口,俯身讓他們看見上半邊的雪白乳房,說:「你說的是這個嗎?」

那兩人睜大雙眼,猛吞口水,雞巴立刻在褲子裡站立起來。

比較胖的那一個則說:「還有..妳那又圓又翹的屁股,我每天都想著它打手槍..打好幾遍。」

琇美站起來,搖搖穿著短裙的屁股,還伸手到裙裡脫下拿一條紅色三角褲,丟到那比較胖的那一個面前,撫著裙腳,繃出屁股圓滑的線條,說:「是這個嗎?」

那兩人血脈賁張,立刻就要發作,琇美又說:「等一等..」

她走到床上坐著,擺了一個性感誘人的姿式,然後說:「讓你們說得我都心動了,可是..我只有一個人..」

她停了一下接著說:「所以只能和你們其中的一個人親熱。」

那倆人先是彼此看了一下,然後就熱烈的爭取起來,琇美又說:「我說你們啊,我都同意和你們要好了,難道不應該先讓我看看你們的本錢嗎?..誰會讓我最銷魂呢?..我要最強的人來陪我!」

比較胖高那一個馬上站起來,一邊解著褲帶說:「沒問題,我又硬又長!」

比較胖的那一個也不甘示弱,說:「我又粗又壯..咦,同學,你比不比?」

難得他百忙之中還記得民主風範,熱心的問著阿賓,阿賓面無表情的搖搖頭。

兩人都掏出硬梆梆的雞巴出來了,果然弟如其兄,各有特色。

琇美浪浪的笑著,說:「哎呦,你們都好棒啊,我真是太幸運了,好想馬上跟你們作愛哦,但是..你們誰比較持久呢?」

兩人都說:「我!」

「這我可看不出來了,」琇美說:「我看還是再比一比吧!」

「怎麼比?」兩人問。

「嗯..」琇美遲疑著,然後說:「你們互相自慰好了,誰先射精就算輸了,贏的人陪我過夜。」

那兩人愣在那裡,沒想到要這樣比。琇美走到他們面前,難以抉擇的在他們的雞巴上分別摸了摸,他們馬上周身痠麻,琇美又把他們的褲子都脫掉,慫恿他們說:「快啊!快比啊!」

然後拉他們的手到自己乳房上,讓他們各揉一下,又說:「我等不及呢..」

那兩人不好意思的慢慢互相伸手去拿對方的雞巴,握住之後不自主的都起了一陣雞皮疙瘩,琇美看他們進度遲緩,便說:「你們大概是不好意思讓我看,阿賓,我們出去一下,我十分鐘後回來,希望那時你們已經分出勝負出來了。」

說完又在兩人臉上都蓋個吻,然後拋下媚眼,拉著阿賓出去,反手將房門關起,一出來就笑嘻嘻的拖著阿賓去到陽台自己的窗口,偷偷往裡面看。

那兩人現在正坐在床上,訕訕的互相套著雞巴,尷尬極了。但是一想到如果早一點將對方套出精來的話,就可以獨享琇美,不免逐漸的加快速度。

阿賓抱著琇美躲在窗外,他雙手在她胸前揉著,說:「騷狐狸,這種方法妳也想得出來!」

琇美吃吃的笑著,說:「這兩個混蛋,差一點要動手強姦我,讓他們去自相殘殺好了..,嗯..賓,我這裡真的浪起來了欸..」

阿賓伸手到她沒穿內褲的穴兒上摸著,果然又熱又溼,他一手解開拉鍊,琇美蹲下來取出雞巴,張嘴就含。 房裡的兩人都想打倒對方,但也都被對方套得又硬又舒服。

比較高的那一個拾起琇美剛才脫下的三角褲,放到鼻子上聞著,比較胖的那一個不知道哪兒找來一件琇美的胸罩,也在臉上搓著,正是勾心鬥角,戰況激烈。

忽然比較高的那個一陣顫抖,眼看就要了帳,但是比較胖的那一個也好不了多少,呼吸急促起來,兩人更飛快的套動對方,想要贏得最後勝利。終於,那比較高的吐出一聲呻吟,說時遲那時快,一條白色的雪線朝比較胖的那一個噴來,這人雖胖卻身手矯捷,肩膀一偏便閃了過去,儘管如此,他還是在這一瞬間也完蛋了,那比較高的無處可躲,竟被噴了一身,他憤怒極了,一拳打在比較胖的肚皮上,這胖的也不回拳,兩人都躺倒在床上喘氣。

這倆人早都醉壞了,只憑一股色慾支撐,現在分別射了精,如同洩氣皮球一樣失去心魂,忘了琇美,沒多久就呼呼睡著了。

阿賓拍拍還蹲著舔他的琇美,她站起來往窗裡一看,笑罵道:「混蛋!把我的床單都弄髒了。」

阿賓的雞巴被琇美舔得又大又硬,他跟琇美說:「到我那裡。」

琇美點點頭,跟他進到房間,阿賓開玩笑的將她推倒在地毯上,淫笑著說:「可惜妳躲過那兩隻色狼,躲不過我這隻。」

說著脫下褲子,挺著硬雞巴朝她逼來。琇美識趣的作出掙扎的表情,同時要往床上逃去,才爬到床邊,就被阿賓捉住,阿賓撩起她的裙子,露出她光潔白晰的嫩屁股,阿賓將雞巴向前一探,找到門路,就一插到底。

琇美馬上搖擺臀部配合起來,她是真的浪了。阿賓低頭看著這又騷又美的學姐,想到離別以後不知道何時才能和她再親熱,不由得把握機會加緊抽插,把她個穴兒磨的又紅又燙。

「噢..好弟弟..」琇美浪叫起來。

阿賓快插了一陣,突然放緩速度,而且還慢吞吞的,他在品嚐穴兒肉擦過雞巴的美感,這可害死琇美了,她不停的自己挺動屁股,還騷浪浪的哀求阿賓,阿賓仍是蝸牛走路一樣的動作。

琇美一發狠,猛然爬起來,離開阿賓惱人的雞巴,嘴裡說:「沒關係,我去找他們兩個。」

阿賓伸手攔腰將她抱住,滾翻在地毯上,躺成男上女下的標準體位,順勢一插,琇美又「哦..」起來,阿賓說:「別生氣嘛,讓弟弟好好插妳。」

「啊..那你要專心點..啊..」

阿賓真的很聽話,他果然專心的作,於是琇美就很滿意。

「哦..好弟弟..真乖..姐姐好舒服啊..啊..再重一點..嗯..沒關係..再深..啊..真好..好弟弟..好哥哥..好阿賓哦..」

阿賓知道她浪透了,大雞巴兇狠的在肉縫進出,琇美就哼得不成人聲。

「唔..啊..唉呦..」

忽然她抱緊阿賓,阿賓知道她要來了,更快速的為她抽動。

「噢..好阿賓..」琇美說:「姐姐要..死了..啊..賓..賓..射給我..啊..射給姐姐..」

阿賓嚇一跳,以前琇美說什麼也不給男人洩在裡面,現在卻要他射給她。

阿賓以為他聽錯了,琇美還是說:「射給我..嗯..今天..啊..安全..快..我要..啊..啊..我來了..啊..啊..哥啊..我..啊..」

說著她就高潮了。

阿賓聽她是真的要,就不再壓抑自己的感覺,放縱的享受起來,琇美雖然剛洩了一次,馬上銷魂的感覺又被抓回來,小穴兒更緊張的直縮,讓阿賓也非常舒服。

「啊..天哪..我又..啊..怎麼這麼快..哦..又要來了..哥哥..又要來了..我好舒服啊..我好浪啊..快插..快..啊..是..是..是這樣..爽死姐姐好了..哦..真的來了..我完了..完了..」

阿賓被她叫得心旌動搖,反正她在討著陽精,就聽任感覺狂飆,讓自己也推上高峰,終於也要到了。

「姐,小心,我要來了..」

琇美正美得亂七八糟,忽然感覺一股又強又熱的液體灑在穴兒深處,子宮不斷的收縮,連著到了第三次。

「喔..原來..啊..男生射精..啊..是這樣..啊..」

琇美頭髮一團混亂,阿賓用手為她撫梳,說:「真的射了欸,學姐。」

琇美說:「沒關係..今天應該安全,我..想要一次完整的你。」

阿賓將她摟起,說:「我們到床上去睡。」

他們一起躺到床上,琇美躲在阿賓懷裡,倆人滿足的睡去。

第二天一早,琇美先醒來,她偷偷回自己房間一看,那兩個男生還大剌剌的睡在她的床上,下身赤裸,兩根雞巴朝天翹著,也算是奇觀。

琇美將房門大開,然後溜回阿賓房間,阿賓也醒來了,瞧她躡手躡腳不知是何原因,她滿臉狡滑的躺回床上,只是嘻嘻的笑。

大概十五分鐘後,忽然房門口傳來女生的尖叫,那當然是有舍友走過看見所以叫起來,然後乒乒乓乓一陣亂響,那女生還在尖叫,然後有人跌跌撞撞逃下樓的聲音,再然後,就安靜了。

琇美看著不明所以的阿賓,放聲哈哈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