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9)~墾丁之旅

阿賓站在那裡搓著手,十分的尷尬。

他和鈺慧,還有她們班的同學都在文強家集合,一大票人,包括淑華,Cindy,還有..還有小珠!

阿賓差點一頭撞死,小珠居然就是文強的女朋友,她偷偷瞄著阿賓一直笑,覺得很有趣,阿賓就渾身感到不對勁。文強只是奇怪,這小珠平時一張撲克臉孔,今天怎麼這樣快樂。

好不容易集合完畢,文強租來二輛九人座箱型車,大家笑笑鬧鬧,駛往墾丁而去。他們在下午三點多出發,六時左右便到了墾丁,投宿在墾丁賓館。

晚上分配床位的時候,男生兩間女生三間,阿賓和另外二名男同學睡,鈺慧則是和淑華、Cindy同房。

今晚是自由活動,吃過晚餐,鈺慧想和阿賓談談心,卻被Cindy拉著要去外面逛,而且故意不肯讓阿賓跟,阿賓拿她沒輒,只能孤獨留在賓館,幸好淑華跑來找他。

「她們都走了,」淑華小聲說:「待會兒來房間找我。」

阿賓點點頭,淑華就先一溜煙跑掉了。

阿賓等淑華離開後大約十分鐘,才若無其事的慢慢向樓上房間踱去。他順著門號尋找,來到她們房門口,輕輕地扭開門鈕,果然沒上鎖,他就一閃而入。

淑華躺在床上,只穿著內衣褲,故意將燈全熄了,聽到有人進門,知道是阿賓來赴約,便躺在床上不動,等他走過來。

阿賓藉著昏黃的光線,看見床上的人用被單幪著全身,一動不動好像在睡覺,他想:「怎麼這樣快就睡著了?」

淑華在黑暗中覺得阿賓上床來了,翻身就抱住他,熱情的吻起來。

阿賓上床以後也鑽進被單,不客氣的在她那滑溜溜的身體上摸著,這女孩實在夠騷,竟然已經脫得一絲不掛,既然她這麼急,阿賓便也趕快將自己的衣衫扒光。

淑華邊吻著邊替對方脫衣服,他好像只穿著睡衣,一下子就脫掉了,她跨上他的身體坐著,拉起他的手來揉乳房,她主動的除掉胸罩,讓那對敏感的乳峰能受到更細膩的疼愛。

阿賓將自己脫光以後,又鑽進被單中從背後攔腰抱住她,先在柔嫩的胸脯上輕佻的玩了一番,便探向地底深處,哇,濕濕漉漉黏黏滑滑一片,果然是絕世浪女。

淑華又脫掉自己的三角褲,還是騎在他身上,用陰戶去磨擦雞巴,雞巴就逐漸的硬起來。

阿賓見她流了一屁股水,怕她騷過頭,就側躺著身,撩起她一條腿從背後將雞巴頂到穴口,往前一送,馬上進去了半根,這穴兒又暖又緊,真是舒服。

淑華扶正了雞巴,抬起屁股校正軌道,往下一坐就全部吞進去了。淑華想:「阿賓怎麼變小了?」

阿賓正打算再向前進攻,聽到她嬌聲說:「你怎麼又要了?」

淑華點亮床頭燈,阿賓也點亮床頭燈。

「你是誰?」淑華問。

「妳是誰?」插著她的男人問。

「妳是誰?」阿賓問。

「你是誰?」被阿賓插著的女孩也問。

這下可好了!

淑華趕緊雙手抱胸,可是這分明是多此一舉,自己的陰戶不是正被人家的雞巴插著嗎?她知道被肏錯了,真是羞死人,可是既然生米煮成熟飯,阿賓也沒來,這男的雖然比阿賓差一點,倒還可以將就,媚眼一拋,給他一個浪浪的微笑。

這男人和新婚妻子從台北來墾丁度假,兩人新烘爐新茶壺,乾材遇著烈火,光只今天就作了三次愛。剛剛是和妻子戰完,口渴出來投自動販賣機要買飲料喝,沒想到回去時走錯房間,莫名其妙的和這位陌生少女搞不清楚怎麼回事就幹上了。這少女不僅容貌娟秀,而且曲線玲瓏,該大的大該小的小,老實說美過自己的妻子,他今天幾場拼鬥下來已然透支,雞巴本來半硬不硬的,現在卻一骨碌恢復雄風,在淑華穴中狠硬撐起來,還抖抖的跳著。

淑華剛剛雖然慌了一下,轉眼馬上掌握了狀況,而且感覺到身體裡面的雞巴硬得扎人,顯然這人已經被自己的美色所誘動,她伏身到男人身上,嬌滴滴的說:「我們一定互相搞錯了吧!」

「搞錯了..那麼就將錯就錯吧!?」那男人提議。

淑華淺笑著不表示反對,那男人伸出手來,說:「Nice to Meet You.」

淑華端裝的坐起身來,一對美乳晃動不停,小穴兒還含著人家的硬雞巴,她也伸手和他相握,說:「很高興認識你。」

阿賓的動作凝結在床上,眼前是個完全陌生的女人,大約25歲,容貌端莊,皮膚還算白皙,她全身赤裸,胸前的乳房不大但是結實,像現在躺著都還能保持出漂亮的碗型,不致於潰散,所以也表示是相當有彈性的。

她腰身扁,臀部很有肉,穴兒更是又小又緊,雞巴頭放在她裡面非常舒服,阿賓反正還沒想到要怎麼辦,不如慢慢的先抽動起來再說。

那女人和丈夫作完愛不久就睡著了,迷濛中好像老公又回來愛撫自己,而且用雞巴在門口挑逗著,她正開口埋怨丈夫整天只想作愛,那雞巴卻已經插進來了,噢,真舒服,好粗哦,她還在想說老公怎麼變粗了,結果燈一亮,看見躺在身後抱著自己的,卻是一個年輕男孩。

她傻傻的盯著阿賓,阿賓早已緩緩地在將肉棍送進她的身體裡面,她低下頭,難以置信的望著寸寸插進來的雞巴,一直到最後整根沒盡,只剩陰囊留在外面晃盪。她的心緒雜亂難理,既無依又害怕,還想不通為什麼會被不認識的人幹了,然而這少年的雞巴非但粗而且長,不只抵到子宮,幾乎是要穿透進去,她雖然剛開始有性經驗不久,仍然感覺到迫人的美感。

阿賓插到最底之後,已經開始在撤退,他看她臉上表情瞬息萬變,曉得她內心在掙扎。當他退出來到只剩龜頭時,又往前推進去,推到又抵緊花心深處,她便「噢..嗯..」的閉眼哼出來。

阿賓知道萬事OK了,他輕輕的問:「會不會太大?」那女人搖搖頭,覺得不妥,又點點頭,還是覺得不妥,就雙手掩臉,嗚著聲音說:「我不知道..」

阿賓不再增加她的難堪,靜靜的、溫和的抽動,那女人淫水越流越多,掩著臉的手漸漸鬆開,顯出暢美的表情。她畫得細細的眉兒蹙動著,星眸半合,小嘴張開著喘氣,發出「咿咿呀呀」的氣聲。

淑華騎在那人身上,屁股忙碌的拋動,那男人也挺著雞巴配合。淑華套得忘我,胸前那雙乳房上下不停彈動,惹得那男人伸掌來摸,他從下往上將它們捧起,觸感溫潤,飽滿豐盈,他雙手持球,拇指在乳頭上捺按著,淑華覺得兩顆乳頭不住的搔癢,就加緊臀部的扭動,閉眼仰頭,樂昏昏的享受著。

「哦..哦..你真硬..啊..」

他的確很硬很硬,這男人自己也都發現,雖然新婚這段期間和妻子如膠似漆,一天都要來上好幾回,也沒這麼硬,大概是淑華淫蕩而且貌美,環境氣氛又特別緊張激情的緣故。

「夠硬妳才爽啊..」他驕傲的說。

「好扎人啊..嗯..嗯..真硬..硬哥哥..哦..好舒服哦..唉呀..我快沒..力氣了..啊..」

她懶洋洋的仰身倒下去,那男人就爬起來補位,他讓淑華兩腿大大的分開,淑華雪白的大腿和粉紅的陰戶都盡收眼底,他忍不住動手在那腿根處拂拭,淑華腿上癢,穴兒更癢,腰眼用力,屁股對空亂抬。

「哎呦..你別偷懶啊..趕快嘛..快來..」

那男人聽她催促,將雞巴跨放好位置,略微施點力氣,整枝就都搗進去了。他知道淑華騷浪,怕她難耐,遂一鼓作氣,奔騰廝殺起來。

她們倆人不斷的相互對挺下體,傳來漕漕的水聲,那男人恨不得連陰囊都一起塞進淑華的小浪穴,淑華被插得是杏眼含春,痴痴的媚笑,這表情讓那男人瞧在眼裡,更是努力鞠躬盡瘁,甘願死而後已了,把新婚妻子完全丟到腦後。

她的妻子現在和阿賓的姿勢,就如同他和淑華一樣,阿賓剛剛從側著肏,改成正面短兵相接,畢竟這是男女交合最密切的姿勢。

阿賓一直保持著慢速的抽動,他也明瞭這女人穴兒很緊,不能太刺激她。但是這女人終究還是血肉之軀,動作越慢感受到的挑逗越強,所以如此一來,她逐漸覺得全身都難過起來。

「嗯..嗯..」

女人擠出一點點聲音,她雖然不像騷淑華會開口向男人要,臉上渴望的神色和身體熱情的反應,卻都明白的告訴阿賓她的需要。

阿賓開始加快速度,那女人剛剛在緩慢進出的時候還勉強能忍受,阿賓一加快她馬上就不行了,下顎向上抬,小嘴兒張開呵氣,鼻音連綿,雙手長長的指甲在阿賓的背上抓著。

「嗯..嗯..哦..哦..」

阿賓聽她出聲,便問:「舒服了嗎?」她不肯回答,阿賓插得更快,又問了一次:「舒服了嗎?嗯?」

「舒..舒服了..」她終於屈打成招:「啊..好舒服..」

阿賓保持這樣的速度,讓她欲死欲仙,他又低頭去吃她的乳頭,她身材矮,阿賓彎下腰就有一點吃力,可是還是含到了。多加了一重的性感,她不由得向前弓腰,將阿賓更用力的抱著。

「嗯..啊..啊..好棒啊..吸得好美..插得也好美..嗯..嗯..我..太舒服了..啊呀..啊呀..」

她已經不顧羞恥的叫起床來,這爽死人的快樂比較重要,管他丟不丟臉,管他老公在哪裡。

「噢..你..插得真好..真深..啊..真要命..啊..啊..奇怪..我..我..啊..要死了..快..我要死了..啊..啊..對..對..這樣好..我..死了..死了..死了啊..啊..」

她摟緊阿賓,高潮了一次,阿賓越戰越勇,一根肉棍進出得快速無比。

「啊..天哪..不..啊..我已經到了..啊..你怎麼還..還在弄我..哦..哦..不要了..啊..天哪..我真的要飛..上天..了..啊..你好好哦..我會飛..啊..又..又要來了..好..別停..別停..對..插穿我..啊..來了來了..啊..啊..愛死你..來了啊..啊..」

阿賓覺得雞巴斷續幾陣熱,想來是她連連噴出浪水,他發現她的浪水似乎不比鈺慧少,她已經第二次高潮了,躺在阿賓懷裡,她軟弱的求饒。

「我..我不行了..你..停一停嘛..好不好..?」

阿賓聽她求得可憐,就停下來讓她休息。

淑華在這邊也快洩身了,那男人不曾遇過像她這樣放蕩的胭脂馬,雖然駕御得東倒西歪,還是盡心盡力的討她歡心,淑華本來就浪得兇,被男人狠插更是媚態百出,讓倆個人同時都爬到最巔峰,眼看就要摔下來。

「噢..噢..」淑華亂叫著:「好哥哥..妹妹美不美啊..啊..你真會..哦..對..好棒啊..我快要了..別讓我..失望哦..對..真好..真好..你最好了..妹妹好喜歡..啊..哥啊..再快一點..快..我完了啦..噢..噢..」

「妹妹真浪..」那男的也說:「幹死你好不好..嘿唆..看我讓妳爽死..插穿妳..」

淑華真的被肏上了高潮,她厲聲尖叫,將男人牢牢摟死,那男人嘴上說得好聽,但是被淑華這股浪勁迷得七零八落,隨著淑華穴兒緊迫的收縮,也「卜卜」的射精在她子宮口。

淑華喘著,撩一撩頭髮,臉上滿是慵懶滿足的笑容,她攬著那男人的頸子,吻他說:「好舒服..說真的..你是誰?」

那男人告訴她他和妻子來墾丁旅行的事,說:「實在對不起,我大概是走錯房間了吧!」

他這時終於想到妻子,警覺到應該要回房了,於是爬起來要穿衣服。淑華趴在床上,抱著一隻枕頭,一腳伸直,一腳曲膝,將渾圓的小屁股和引人入勝的陰戶朝向他,對他發嗲。

「嗯..哥哥別走嘛..我還要你..你要丟我一個在這裡嗎..我還浪著呢..等你來疼我呦..」

說著張開雙臂要他來抱,可憐這男人幾時遭遇過像淑華如此吃人的妖精,整個頭暈暈陶陶,馬上又掉進溫柔的陷阱,那剛軟掉的雞巴當下直挺挺地豎起,同時漲得發痛,他跳上床,粗魯地將淑華雙腿撐開,急吼吼莽撞撞的持棍就插,如今就算會精盡人亡,他也不在乎了。

阿賓利用中場休息的時間,也和那女人彼此問通了搞糊塗的地方,本來幹錯人的事件已經夠煽情了,他一聽說她是人家的新婚妻子,心裡更是萬分刺激,還留在她穴兒裡的雞巴硬得直跳不停。

那女人被他的雞巴惹得難過,說:「喂,你的那個怎麼會那麼大?」

阿賓問:「哪個?」

「就是那個嘛..」

「這個嗎?」阿賓動起來。

「啊..啊..對..對啦..輕一點..」

「我也不知道啊,」阿賓說:「別人都很小嗎?」

「我更不知道了..我..又沒見過別人..」

「妳老公呢?」阿賓問。

「他這樣!」她比給他看。

「和老公做舒服嗎?」

「要你管..」她躲進他懷裡。

阿賓既然知道她有老公,而且還隨時會回來,便無心戀戰,潮起潮落,招招致命,插得那女人是吱吱大叫,而且災情慘重,淫水幾乎將半張床單都流濕了。到最後她神智不清,語音糢糊,阿賓將她推上最高的一點,自己也耗盡油料,同時發出戰敗的呻吟,浪水精水互噴,交融在一起。

那女人同時失去了貞潔和全部的力氣,躺在床上只是喘息,兩隻乳房起伏不定,很是好看。阿賓起床穿回衣服,幫她蓋上被單,她軟弱的笑了笑,阿賓問她要了在台北的電話,在她額上親吻一下,說:「祝妳好夢!」

然後他賊頭賊腦的開門伺察,見四下無人,才關門溜走。

阿賓也不想再去找淑華的房間到底在哪裡,直接回自己的房間休息算了。

那男人則還在為淑華奉獻,淑華樂得眉笑眼開,那男人今天已經射過多次,這回特別耐久,淑華更是滿意。

淑華跪趴著,胸前還攬著剛才那隻枕頭,屁股朝天翹起,那男人高跪著將雞巴在小穴裡插進拔出,淑華回頭朝他媚笑,他伸手到她胸前揉著乳房,他想要是他老婆也有這樣的一對美乳不知道會有多好。

想到老婆,看著身前赤裸的少女,偷情的異樣快感自龜頭逐漸蔓延全身,他不自主的越抽越激動,龜頭就像快要吹爆的氣球,馬上會一觸即發。

淑華被肏了一整個晚上,覺得也爽夠了,她將陰戶用腿肉夾緊,讓那男人更再舒服一些。

「哥哥..啊..和妹妹..作愛..舒不舒服呢..妹妹美不美..啊..嗯..好深..啊..哥哥真好..哥哥喜不..喜歡我..」

「喜歡..喜歡..妳很漂亮..很美..」

「啊..啊..哥啊..我..唉呀..會死啦..插到最裡面了..啊.. 我..我..我..」

她我了半天一口氣回不上來,沒多久一長聲「啊..!」

的吟叫,浪水嘩嘩而出,果然是高潮湧到了。

那男人孤軍深入,早已筋疲力盡,知道就要戰死沙場。他趕快抽出雞巴,跳到淑華面前,讓精液點點噴在淑華臉上,他從日本A片學到這招,卻不敢在妻子身上依樣畫葫蘆,淑華反正又騷又浪,而且日後還不見得會再碰面,就在她嬌嫩的臉龐試驗起來。

淑華猛不料他會這樣,忽然臉上被噴滿了濃精,嚇一大跳,生氣的在他雞巴上打了一下,他疼得爬下床哇哇叫,淑華反而坐在床上,嘻嘻的笑。

倆人爽完又痛過,那男人再度記起房間裡的老婆,趕緊穿著衣服,他想問淑華的連絡方法,淑華不願意告訴他,調皮的搖頭催他回去。

他吻過淑華出來,走到外面,發現原來是轉錯了一個角,怪不得會摸錯房間。他方才是因為口渴出來的,但是現在卻更渴了,他摸一摸口袋的硬幣,又朝自動販賣機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