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0)~萬里桐

今天天氣晴朗,恆春半島上萬里無雲,熱辣辣的陽光無情的刺在皮膚上,但是阿賓和鈺慧他們還是很開心,整個早上,他們一群人都在海灘上度過,愜意極了。

阿賓不曉得鈺慧居然游泳游得這麼好,她說這是她們高中體育課的必要科目。而阿賓卻是隻旱鴨子,本來他們全都一同在淺水處遊戲,後來鈺慧和幾個男同學大著膽子越游越深,不怎麼識水性的人,就只好留在淺灘玩沙。

她們幾個女孩子之中,當然是鈺慧和淑華最漂亮,並且體態又惹火,平時在學校看不出端倪,現在鈺慧穿著純白色連身泳裝,淑華是淺紅色的,充分顯出豐腴與性感,遂吸引了所有男生的目光,有事沒事就飄到她們身上。

鈺慧泡在海裡,和包括文強在內的幾個人玩著,嬉鬧之間,他們總會順便吃吃她的豆腐。淑華與Cindy不怎麼會游,有兩個男生自告奮勇要教她們,牽著她們在比較淺的地方學漂浮,當然一有機會也是在她們大腿、臀部等地揩來揩去,阿賓覺得孤單無聊,悶悶的踢著沙。

「嗨!」小珠在他身邊坐下來:「你不下水?」

「我不會游泳。」阿賓笑著說。

「你女朋友真漂亮。」小珠說。她今天的泳衣是水藍色,有荷葉般的裙擺。

「嗯。」這點阿賓承認。

「小心別被其他男生追走了,」小珠玩著她的裙擺,說:「她們班的男生可是個個都對她虎視眈眈哦。」

「包括妳的文強在內?」阿賓笑著問。

「他敢!?」小珠輕咬著牙。

他們邊說著邊望向海裡,鈺慧等人已經不知去向。

「來,」小珠說:「我教你游。」

阿賓扭捏起來,男生讓女生教好像有點丟臉,小珠拉了他往水裡面拖。

鈺慧和文強擺脫了同學,一起游到深水人少的地方,這裡離岸邊少說也有150公尺,人影看起來都只剩一小點,她們踩著水,抱在一起接吻,還在彼此身上摸索。反正這裡人少,全身都在水裡也看不見,文強就去捏鈺慧的奶子,鈺慧搭著他的肩,閉上雙眼,雙腿分開踩水,剛好讓他探手進去私處。

鈺慧喘著氣說:「別弄得太兇,我們還要游回去。」

文強在鈺慧陰阜上摩挲,鈺慧在水裡「嗯嗯」叫著,文強玩得興起,還想再搞怪,卻聽到有人遠遠在叫他們的名字。

是同學,他們趕快分開來。

「哇!你們跑得這麼遠,」那人游了半天才靠近過來:「走,快回去,大夥說要去什麼珊瑚礁。

呼..呼..我都沒力氣了,求求你們,拖我回去吧!」

鈺慧和文強只好一人托起他一條臂膀,游回岸邊,當他們腳下踩到沙灘的時候,鈺慧向文強使了個眼色,倆人將那人一起按進水中,算是為他打斷她們的親熱報仇。那人被拖得正舒服,忽然嗆進海水,慌得連翻帶滾,等站穩身體,鈺慧和文強已經哈哈大笑跑上岸了。

鈺慧找到阿賓,和他摟在一起,這時大夥都在聽一個男生講話,他向大家說今天已經在海灘玩了一早上,建議待會兒在這邊野餐之後,換去別的地方玩。

「那裡有一大片珊瑚礁呢,」那人說:「而且都沒有人。」

「在哪裡啊?」有人問。

「萬里桐!」

他們圍在海灘上,吃著帶來的餐點,太陽越來越殘酷,阿賓三兩口吃完,取過防曬油,體貼的為鈺慧搽著,看得其他人都很羨慕。

反正馬上又要玩水,他們也就不換衣服,收拾好吃剩的殘餚,直接上車走了。車到萬里桐,大家「哇!」的驚嘆起來,蜿延的濱海道路旁,是連綿不斷的一大片的岩礁,他們將車停好,就迫不及待的衝下車,奔進礁石叢之中。

這些珊瑚礁相當銳利,聳立如林,一望無際,全是及腰的高度,他們擠到一塊照相留念,樂得像什麼似的。拍了幾張團體照之後,一群人才各自散開,阿賓挽著鈺慧,走到岸邊,鈺慧躍躍欲試,想要下水去。

忽然有人過來抓住她的手,跟阿賓說:「對不起,鈺慧借一下。」

那人拉著鈺慧向一堆男生跑去,原來又是要拍照。阿賓恐懼的看了看撲岸的海水,又轉頭看了看鈺慧,她跟她的同學一邊拍照一邊笑鬧,很開心的樣子。

阿賓沿著礁石走,珊瑚岩高高低低落差很大,他小心跳跨著。忽然聽見後面有人聲跟上來,他回頭一看,是小珠。她也一步一步的跳過來,阿賓伸手讓她牽著,一同向前走去。

那些男生輪流和鈺慧照相,他們假借擺Pose在她身上亂摸,鈺慧一直被借來借去的,結果最後還是落到文強手裡,這時候大家都已經散開了,鈺慧四處張望,看不到阿賓在哪裡。文強帶著她往另一頭走,找到一個有比較高遮掩的地方坐下來,他馬上用力抱著鈺慧吻,繼續剛才在海裡的動作,並且這次還從她腿根處的泳裝外,穿手進到裡面,挖著鈺慧的嫩唇。

阿賓和小珠也躲在一塊礁岩後面,互相親吻愛撫著,阿賓一時興起,扯開她的泳衣,從屁股後面幹進她的陰戶,努力的插著。雖然他懂得警覺的隨時望向四方,卻根本沒想到自己的情人正同樣地搞著不能見人的勾當。

他們四人都自以為偷得神不知鬼不覺,偏偏老天有眼,一隻高倍望遠鏡正忽左忽右的將他們完全觀察入目。

淑華和Cindy在礁石之間和男同學玩得很開心,可是卻討厭那些割人的石角,便想換掉泳裝穿回外衣,偏偏全身都是鹽份,黏黏的很討厭,這裡一片荒涼,不知道哪兒有淡水可以洗。

她們為難的商議著,淑華發現馬路對面那邊有一個小小的海防營舍。

「我們去借他們的浴室。」淑華提議。她們回到車上,找出毛巾外衣,越過馬路,向營區走去。

這是一個獨立連,孤伶伶的守在這冷清海岸,門口站兩個衛兵,他們看見兩個年輕女孩向這邊走來,雖然覺得很有興趣,但是勤務在身,其中一個便將她們喝住。

「做什麼?」那個人聲音很大。

「對不起,阿兵哥,」淑華拉著Cindy走近過來,說:「我們..」

大概是她走得太近了,那士兵緊張的端起步槍,淑華和Cindy都嚇了一跳。

他將槍管向前伸出要她們退後,淑華和Cindy不明白他的意思,結果他的槍口就在淑華豐滿的乳房上輕輕戳了一下,淑華「唉呦」一聲,撫著胸口發嗔,那人其實是個粗線條,當場慌了手腳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Cindy不滿地指責他,另一人來打圓場,說他的同僚不是故意的,四人亂成一團。

「吵什麼吵?」門內傳來一聲嚴厲的斥責。

「連長好!」那兩人立刻立正。

走出來的是一個體格壯碩魁梧,上身只穿著軍用背心的大漢。

「你是長官?那最好了,」Cindy說:「我們要向你投訴,你的兵欺負我們。」

「算了啦..」淑華說。

「請問是什麼事?」那連長問。

Cindy生氣的說她們要來借浴室,這兩個衛兵卻欺負淑華。

「陳明憲!」連長喊。

「有!」那碰了淑華胸部的士兵回答。

「向小姐道歉,帶小姐們去後面使用浴室。」

陳明憲朗聲應好,Cindy卻還咄咄逼人:「道歉就算了嗎?」

淑華拉著Cindy說不要緊,Cindy卻堅持連長應該懲罰那陳明憲,陳明憲害怕的看著連長。但那連長不願意因為這樣就處份自己的兵,他沉吟一下,對陳明憲下命令。

「你先帶這位小姐去後面浴室,」他他指的是淑華,然後轉頭對Cindy說:「小姐是不是麻煩妳先到我辦公室坐一下,我們有事情好商量。」

他使是分頭迎擊的戰略,淑華好講話,就讓她先去沖洗,Cindy小姐脾氣大,等請她進去坐然後再慢慢設法擺平。於是陳明憲領著淑華去了,Cindy瞪著眼隨連長走進他的辦公室,連長順手將門關上。

連長讓Cindy坐在籐編的長沙發椅上,自己則坐在她對面,搬出茶具,打開燒水壺泡茶給Cindy喝,跟她賠著好話。恰好Cindy愛喝茶,這一泡又合口味,再加上連長如此客氣,Cindy難免也不好意思起來,連長見她喜歡這泡茶,就建議她先在辦公室品茶,等淑華洗好她再去洗不妨,她高興的答應了。

其實連長方才在樓頂瞭望,看見阿賓、小珠、文強和鈺慧的活春宮,差點瞧脫了眼珠,他正要看個詳細,剛好Cindy和淑華走到營門吵鬧,他猜想她們兩人和正在偷歡的幾個是一夥的,就放下望遠鏡,下樓來看是什麼事。

現在Cindy坐在他對面,看樣子已經不生氣了,臉上還帶著難為情的笑,她穿著黑白相間大橫條花紋的泳裝,雖然不像淑華那樣性感,仍舊是曲線畢露窈窕動人,一個半裸美人在眼前,連長心頭開始碰碰亂跳。

他看到Cindy膝蓋合攏,腳尖張開,模樣兒除了可愛,還剛好可以從腿縫間觀察到她肥凸誘人的陰阜,正被泳裝包裹得像一顆飽實的饅頭,連長直瞧到褲檔高高股起,鼻血就要往外噴。

Cindy察覺到他灼熱的眼光,不滿的說:「沒見過女人嗎?」

「見是見過,比較少就是。」這連長老實說。

「那也用不著要吃人一般。」Cindy笑著。

「這是因為小姐秀色可餐。」

「你還敢勾引我,」Cindy說:「我警告在先,我不是很好吃的哦!」

「我可不可以吃吃看再確定?」連長試探的問,同時坐到她身邊。

「你..別亂來!」Cindy瞪著眼說。

那連長牽起她的手用兩手握著,說:「別擔心,我都會照步驟來。」

另外這邊,陳明憲帶著淑華來到營舍後面簡陋的浴室,他說:「真抱歉,我們只有冷水。」

「沒關係,我沖一沖就可以了。」淑華說。

那浴室裡面隔成一格格的澡間,根本沒有門,陳明憲退出浴室外,再笨他也不會笨到真要回去崗哨,當兵三年,母豬都賽貂蟬,更何況淑華是活色生香的大美人,他聽見浴室內傳來潺潺水聲,就偷偷摸摸又溜進去,靠著隔板掩護,三行四進,慢慢移到可以看見淑華的地方。

淑華已經全身赤裸,讓龍頭流出來的水從頭到腳淋著,她緩緩轉動嬌軀,正好讓陳明憲將她的身體看個過癮。

淑華仰頭閉眼,享受著清涼的流水,她雙乳堅挺,乳尖粉豔動人,雙臂如藕,腰細如蛇,順著撩人的線條而下,是陡翹的屁股,中間有一條迷人的裂線,雪白的腿渾圓修長,每當她轉身過來時,就看到那男人禁地神秘草叢。

陳明憲一邊偷看,一邊揉著發硬的陰莖,後來乾脆掏出褲外,打起手槍來了。他專注地看著淑華迷人的身體,手掌則勇猛的在雞巴上捋動,他嫌距離太遠,就摸近了一些,他越套越舒服,也越移越近,最後來到隔間口。

淑華的一身白肉就在眼前,陳明憲把根雞巴都快搓破皮了,淑華正好轉身向外面,突然才發現這兵正對著自己在自慰,嚇了她一大跳。陳明憲卻「噗通」一聲跪在地上,抱住淑華的雙腿,觫觫的不住發抖。

淑華猜想他應該是已經偷窺了許久,好像是對自己的美色很著迷,看他跪在地上,全身衣服都被淋濕了,一副可憐樣,不禁俯腰蹲下,輕撫著他的臉龐。

在辦公室裡,連長正在強吻Cindy,她軟弱的抵抗著,雙掌推在連長壯闊的胸膛,連長威武的男子氣概令她窒息,她最後屈服的張開小嘴,回吻起他來了。

連長將她摟進懷裡,一手在她的頰上摸著,同時撩弄她的秀髮,果然是依照標準的分解動作來,並不猴急。

Cindy被他的溫柔所迷惑,推在他胸前的小手變成在他結實的胸肌上探索,他將Cindy再摟得更緊,吻了她的耳朵。

Cindy軟綿綿的倒在連長身上,連長的手又在她的纖腰上撫動,良久良久才往上推進,慢慢的攻佔山頭,這山雖然不高,連長卻爬了很長一段時間,連Cindy都為他著急起來,終於他登上頂端,而且掌控了局勢,忽強忽弱的為Cindy揉捏推拿。Cindy被他這樣子摸,乳尖自然而然的突立出來,在泳裝上跑出小小可愛的兩點,連長用掌心在那兩點上抹來抹去,Cindy將頭靠上連長的胸膛,小聲的「嗯」著。

連長不讓Cindy的嘴兒太閒,抬起她的下巴,再吻上去,手上已經偷偷地在卸她的泳裝肩帶,Cindy貪圖美感,任他擺佈,只是滿臉飄紅,急急的喘著。連長將肩帶扯脫,分分寸寸的下拉,最後一陣彈動,跑出來Cindy一雙可愛的乳房,Cindy趕快曲肘遮掩,連長使開擒拿術,將她雙臂丟到他頸上摟著,免得礙手礙腳,然後雙掌齊襲,將兩顆小肉球握在手心。Cindy重點被擊破,身子更軟了,也「嗯」得更理直氣壯。

浴室之中,龍頭的水仍舊在流,淑華和陳明憲一蹲一跪也都還在地上,她捧著他的臉吻著,還伸手幫他套套雞巴,乖乖,這肉棍兒硬成這樣,她疼惜的揉著龜頭,要陳明憲站起來,他聽話的和她相扶著站起,傻傻的愣在那裡。

淑華已經知道這阿兵哥是隻呆頭鵝,笑著說:「把衣服脫掉啊,哪有小姐光著身子,男生穿著衣服的道理?」

陳明憲才恍然大悟,飛快的脫去衣服,部隊在這方面的訓練還算很有效。

淑華讓他站著,自己蹲下來,輕撩著那根雞巴,她抬頭望去,陳明憲緊張的看著她,她給他一個媚笑,慢慢張開嘴巴,將龜頭逐漸含進嘴裡,淑華正想用舌尖來逗它時,陳明憲屁股猛抽慉,一大股濃精已經噴進淑華嘴裡。

淑華「哇」的吐掉,笑罵說:「人家還沒開始啦..這麼沒用..」

忽然背後有人哈哈笑著說:「他是恆春有名的第一快槍手,沒辦法。」

淑華連忙熟蝦一樣的蹲身抱膝,回頭一看,是剛才門口的另一名衛兵,他這時也脫得精光,一根翹上半天的雞巴在下體搖晃著。原來他看陳明憲久去不回,料想必然是在偷看小姐洗澡所以流連忘返,好東西竟然不跟好朋友分享,他恨得牙癢癢的,把心一橫,私自丟了門哨也溜到浴室來了。一進來沒想到陳明憲居然跟小姐光溜溜的在親熱,連忙也脫去了衣服,想要分一杯羹。

淑華一看,好傢伙!這人比陳明憲還長還粗,她就伸收一抓,咦,還更硬!就輕輕套起來,說:「那麼..你呢?」

那人說:「試試看嘛!」

這邊在辦公室裡,連長已經脫去了軍鞋、外褲和背心,只留下內褲還穿著,他一身結實的肌肉長滿了絨絨的體毛,Cindy的泳裝早被拋在籐椅上,一絲不掛的被連長抱坐在腿上,連長正在吃她的乳頭,她用下顎磨著連長耳下剛剛長出的短鬍子,連長探手進到她的腿間,她難為情的用力合緊,但是沒多久就又分開,而且分得很開,好讓連長可以把她弄得更舒服一些。

連長摸著她水汪汪的陰戶,故意在陰核上用力,害Cindy不停顫聲求饒,連長又將中指穿進她的穴中,進行障礙掃蕩,可憐Cindy是欲哭無淚,美得「啊啊」亂叫,浪聲短促無力,連長的手指沾滿淫液,Cindy大腿在隱隱發抖,膣肉猛縮,將連長的手指緊緊地含住。

「哦..哦..不要再弄..了..我會..受不了..啊..不要了嘛..啊..快停..啊..我受不了了..快停..快..啊..快..啊..啊..糟了..糟了啦..啊..啊..」

Cindy叫聲凝結,全身僵直,浪水已經噴滿連長的手掌還滴到地上,她高潮了。

連長人粗心細,先將她扶睡在籐椅上,她半閉著眼睛看他,失魂落魄,自言自語的說:「好舒服。」

連長站起來脫去內褲,挺出直直的砲管,不但烏黑圓粗,還長度過人,Cindy吃了一驚,搖搖頭說:「我完了..你們是最大的人就當連長是嗎?」

連長得意的大笑,他的確是個超人,小弟弟和他的身材一樣雄壯威武,還不斷的向Cindy點頭致意,Cindy嬌媚的對連長招招手說:「你過來。」

連長站過去,Cindy努力坐起來,將雞巴拿在手裡把玩,抬頭對連長細聲說:「你這麼大..等一下要疼我喔..別弄痛我..」

連長彎下腰去吻她小嘴。

回頭又來看浴室裡面,水龍頭已經關掉了,淑華翹著屁股,雙腿張開站著,那後來的衛兵已經從背後將陽具插在她的騷穴中,抽得十分高興,她扶著隔板低下身,替無辜的陳明憲舔舐他射過精的雞巴。陳明憲只是沒有經驗,他不久就又精神百倍起來,又直又硬,淑華稱讚他:「對嘛,這才乖!」

那後來的衛兵興味盎然的挺動屁股,把淑華搞得雪雪呼爽,就用力去夾他的雞巴,他受到鼓勵,幹得更狂野。

「噢..噢..真好..」淑華叫著:「你很會插啊..我好喜歡..啊..哦..哦..再用力..阿兵哥..用力..啊..唔..唔..」

後來她叫聲中斷,是因為陳明憲將龜頭塞進她的小嘴,讓她說不出話來。

那後來的衛兵雖然恥笑陳明憲,自己也好不到哪裡,眼看淑華又浪又美,小穴兒又將龜頭夾得痛快,丹田一陣熱意,他知道糟糕,要停下來卻已經太晚了,趕快使勁捧緊淑華的屁股,能插多深便插多深,隨即馬眼一張,嘴巴發出滿意的「噢」聲,陽精滾滾而出。

淑華從他疾速的動作就知道他也被解決,等他射完,馬上轉身將屁股朝向陳明憲,騷淫淫地說:「快,快進來!」

陳明憲看著她那浪穴,正慢慢流出男人的精液,他將陽具對準那還沒來得及閉上的肉縫,很容易就一挺而入。他這輩子第一次肏女人,萬分緊張,三魂七魄怕不跑掉了一半,雞巴在淑華裡面抖很得嚴重,連抽插都忘記了。

「你倒是動一動啊!」淑華催他,他才忽然清醒,死命的像唧筒般狠插不停。

「啊呀..你輕一點..喔..喔..嗯..對..像這樣..啊..你很棒啊..插得我..啊..好舒服呢..哦..哦..」淑華鼓勵他。

他經淑華稱讚,更落力的插進抽出,淑華的水不停的噴在他陰毛上,他更加興奮,狠狠的深入到底,淑華每當他碰到花心的時候,就收縮穴兒口去箍他的根處,讓他感受多一點緊縮的美感。

「啊..真好..好爽啊..小穴穴好美..呦..嗯..唔..唔?」

她又被堵住嘴了。另外那個兵看著她們在插,雞巴不聽話的再次硬起來,他跑到淑華前面,將肉棍塞進她口中,淑華嗚咽的吞食著,她想,我又不是三合一敵人,為什麼要受到國軍弟兄的圍勦,不過這圍勦也蠻舒服的就是。

陳明憲雖然這回表現比較良好,但總是處男第一次,淑華將他夾得很爽,他稍微不小心,就又射出來了,雞巴邊吐出白漿,身子也邊打起寒顫。

另外那個兵拳腳敏捷,他將陳明憲用力推開,把淑華抱站起來壓到隔板上,架起她的腿,從正面再度插進她滿是精液的洞裡。

連長辦公室的籐椅上,Cindy張開雙腿坐在那裡,連長撐在她前面,巨型的陰莖在她小小的穴中徐徐進出,他是那麼強大,所以不敢對Cindy太過粗暴,怕摧殘了她。雖然是這樣緩慢的移動,Cindy還是很辛苦,但是當連長插到花心眼兒上的時候,那舒美的感覺卻也是難以形容的。

她乖乖的讓連長自己去動,不敢騷浪地招惹他,免得他性起難耐,狂抽猛插的話,難過的還是自己。

「好哥哥..啊..輕輕插哦..妹妹怕..啊..很舒服..像這樣就好..哦..很美..很美..啊..你插深..沒關係..哦..但..別太..用力哦..啊..好好哦..嗯..好哥..好大的哥..嗯..」

她慢慢累積感覺,穴兒也習慣連長的壯大,浪水沛然而出,好讓連長更容易插動。連長的大陽具將她的陰戶塞得滿滿沒有空隙,當他往裡插時,連陰唇都要陷進去,當他往外拔時,會翻出一大片粉紅的膣肉,而當他退到最外面時,那被阻擋在穴裡的水份就「窣..」的往外噴,籐椅底下就如同被她撒過尿一般。

連長插在她裡面也舒服極了,她那羊腸小徑又狹窄又緊迫,將雞巴包裹住不放,穴心兒還會陣陣收斂,就像在吸吮著龜頭,所以雖然只是慢慢的挺進退出,也讓倆人都如痴如醉,擴大了愉快的感覺與需求,Cindy難耐起來。

「唔..唔..哥..你快一點點好嗎..只要一點點..就好了..啊..對..啊..好棒哦.嗯.嗯.」

連長加快速度,Cindy開始也敢挺動配合了,倆人越晃越有力,連籐椅都「吱吱」的聲援他們。

「哎..弄死人..啊..怎麼這樣好..我的愛人..我的..情人..啊..啊..再快一點..對..啊..啊..今天..我一定..會死掉..天啊..我會壞掉..啊..插死算了..啊..噢..」

連長聽她叫得肉麻,忍不住越插越狂放,Cindy雙眼無神,香汗淋漓,兩條腿蛇一樣地勾著連長的腰,隨著連長的屁股在扭晃。

「啊..我快..了..哥哥抱緊我..我要你..我要..啊..好舒服啊..哦..哦..哥..哥..吻我..」

連長馬上吻著她,她貪嘴的猛吸連長的舌,吸到連長也覺得充滿快感,一條肉棍勇猛奔騰,而Cindy已經開始高潮,一波接一波的浪峰襲著她,真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高潮都更為強烈深刻,她四肢都纏繞在連長身上,上下兩張嘴也都與連長親蜜吻合,恨不得和他真的融為一體,用不著再分開。

「唔..唔..」因為嘴巴沒空,所以她只能發出滿足的鼻音。

「啊,小姐..」那連長覤了個空,擺脫她的嘴說:「我可以射嗎?」

「唔..唔..」Cindy急忙吻回他,閉著眼睛點頭,嘴巴不肯放開。

連長射了,精液機關砲一樣的射向Cindy子宮口,射得她頭皮發麻,她才張開小嘴,嘆著說:「射得..真好..哦..哦..」

連長抱住他,轉身坐在籐椅上,讓Cindy伏在他懷中,Cindy摸著他的胸毛,滿足的露出微笑。

他們歇息了半天,連長才突然記起:「妳不是要沖水嗎?」

Cindy也記來了,她嘟嘴說:「可是和你抱著真好。」

連長拍拍她的屁股,她不情願的起來穿回泳裝,連長也著好服裝,又幫她整理過頭髮,才帶她走出辦公室。

淑華和兩個兵已經幹完回來了,她和他們各插過兩三遍,三個人都爽死了。她早已換好衣服,和他們站在大門口談笑,連長看見陳明憲全身濕透,問了聲:「幹什麼弄的?」

陳明憲不敢回答,淑華則是偷偷的笑著。連長自己領著Cindy去浴室,然後回到門口。

等Cindy沖好換過便服走出來,營門外鬧哄哄的,好像菜市場一樣,原來是來了一車攤販,自己的同學都已經集合過來,和營區的官兵,全都圍在那裡吃東西,只有連長和兩個衛兵還站在門口沒動。

Cindy要走向連長,淑華卻跑過來拉她說:「Cindy,來吃。」

Cindy看著攤販車上的招牌問:「黑輪?什麼是黑輪?」

她探頭一看,恍然大誤說:「原來是甜不辣嘛!」

淑華遞給她一根,直說很好吃,Cindy看見那黑輪就想起連長,她搖搖頭,說:「謝謝,我吃過了。」她還是走到連長身邊,連長問:「妳叫Cindy?」

Cindy紅著臉告訴他全名,她也跟連長要了姓名和部隊的郵箱號碼。這時同學都已經回到路那頭的車上,大聲催促她要走了。她有點捨不得,忽然墊起腳尖,摟著連長吻他一下。

「哇..!」全連官兵和她的同學都一起鼓譟起來。

Cindy轉身跑向過馬路,雖然天氣還很熱,那紽紅的臉蛋兒卻明白的表示,她的春天又回來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