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1)~仲夏夜之夢

九棚村和港仔村都在滿州鄉的東邊,和恆春隔著一條山脈,面對太平洋,這是阿賓他們墾丁之旅的最後一站。

早上,他們在九棚港邊烤肉玩遊戲,下午到港仔村體驗砂漠風暴,晚上投宿在港仔的一間小廟裡。那廟準備有十幾間簡單的客房,他們選了其中左右有兩張大通舖的房間,男女分開各睡一邊,也許是真的玩過頭了,鄉下又無比的寂靜,上床沒多久就紛紛進入夢鄉。

阿賓和鈺慧躲開眾人,相偕到海邊散步。廣闊的沙灘上,洒滿皎潔的月光,幾里之內完全見不到人煙,阿賓摟著鈺慧,兩人將鞋提在手上,赤腳享受那碎浪湧漫上來時的清涼。

這幾天來他們一直沒有機會獨處,而明天就要回家了,不免都有點難過。倆人默默的沿著浪花走,夜深人靜,星斗滿天,這如詩如畫的意境,使他們都陶醉在羅曼蒂克的氣氛中。

一直陶醉到他們看見那二條狗。

那二條狗屁股相對,黏在一起站著不動。

鈺慧先看到的,藉著月光她懷疑的問:「賓,你看,那裡有兩條狗..,牠們站在那裡做什麼?」

「做愛,小姐。」阿賓說。

「咦?真的嗎?你亂說的。」鈺慧不相信。

「騙妳幹嘛!」

「這樣的姿勢..」鈺慧還是不相信。

「這樣的姿勢我也可以做,」阿賓邪惡的說:「妳要試試嗎?」

鈺慧當然不要,搔了阿賓的胳肢窩一下,說:「要試你自己去試。」

阿賓也回搔她,其實倆人都怕癢,嘻嘻哈哈互相躲閃笑成一團。鈺慧往海裡面逃,阿賓追上去,沒多久就被海水拍濕了衣服,他們也不管,彎腰互相潑著水,淋成了兩隻落湯雞。

今晚海面平靜,波短浪緩,他們不知不覺越玩越深,鈺慧退,阿賓就追,當們走到水淹臀部的深度時,阿賓不敢再前進,鈺慧故意往水深處去,挑釁的向他勾指引誘,阿賓又追了幾步,卻不小心失去平衡,跌在海水裡面。鈺慧連忙趕過去將他撈起,阿賓已經喝了兩口海水,咳著不停,鈺慧心疼的埋怨他。

「怕水就不要逞強嘛!」她拍著他的背。

「就算會溺死,我也要追到妳在一起。」阿賓說。

「傻孩子。」鈺慧替他撥走額前的頭髮,吻了他。

阿賓也將她緊緊的摟住,鈺慧說:「我們回沙灘上去。」

阿賓求之不得,和她手拉手走上岸邊,然後在浪花剛好打得到的地方,相擁而坐。海水帶著泡沫淹上來,退下去的時候便將他們壓著的細沙流走,讓腿上有一種癢癢的舒服感覺。

天上滿滿的全都是星星,阿賓跟鈺慧說,如果沒有月亮的話,星星會更多更亮,鈺慧乾脆躺下來望著,看得都痴了。

「好美哦!」她說。

鈺慧站起來,脫掉T恤和短褲,又反手到背後要去解胸罩,阿賓見狀也連忙起來將衣服三兩下脫剩內褲。

鈺慧看他也脫了衣服,奇怪的問說:「我是想要下去游泳,你幹什麼?」

「我..」阿賓才知道會錯意,說:「我也去。」

鈺慧將胸罩解下,青春、渾圓而堅實的乳房在輕輕地搖動,那迷人的形狀,從乳尖到乳底,形成累垂的曲線,阿賓計算著它們的二階微分,揣度那平面和空間不可思議的變化。阿賓懷疑她的乳尖是不是有一條無形的絲線吊著,要不然怎麼會恰好這樣誘人的向上翹起,還能將乳房托成聳起的山峰。

鈺慧發現阿賓在看她,就瞪了他一眼,左手抱胸,右手脫去小巧的內褲,罵他說:「大色狼。」

她迎著月,背向阿賓,好像整個人都瀰漫散發著月光,黑色瀑布一樣的秀髮瀉落到柔細的腰間,臀部彷彿細琢的白玉,最不應該的是還裂成美麗的嫩桃子,令人垂涎欲滴。

她每一個輕緩的動作都在挑逗阿賓的神經,所以當他也將內褲脫掉時,鈺慧就看見阿賓那驚人的強硬,這顯然是對自己的美麗在作見証,她甩了一下頭髮笑說:「游泳不須要帶著舵。」

「唔,這不是舵,」阿賓從背後攬住她,硬得像棍子的地方就貼在鈺慧的臀縫上,阿賓說:「這是羅盤針。」

鈺慧覺得雞巴卡在那裡很癢,就踮起腳尖,將腿兒分開又重新合攏,阿賓就被她夾在大腿中間,緊傍著溫暖的蜜地,沒想到還能有剩的伸出一粒油亮的光頭來,在前面呼吸新鮮空氣。

鈺慧探身去看,發現自己私處居然長出來的龜頭,覺得好玩,她用手指捏著說:「羅盤針?你騙人!這..分明是個和尚。」

「阿彌陀佛!」阿賓說:「施主言重了。」

鈺慧聽了有趣,笑得花枝亂顫,阿賓將手摸到她的乳房下緣,輕輕托在大肉球的底部,同時挺動屁股,讓雞巴磨擦鈺慧的小嫩芽。

「嗯..不要..」鈺慧紅了臉,說:「我要去游泳嘛..」

阿賓咬住她的耳朵,故意喘氣給她聽,鈺慧嘴上說不要,卻舉臂反手撫抱著阿賓的頭,一點也沒有要拒絕的打算,只是縮著脖子略盡閃躲之意。

阿賓將舌尖探進她的耳朵裡,她瞇起眼睛討饒,阿賓離開耳朵,順著脖子向下滑行,啄木鳥一樣的去啜她的肩膀。

鈺慧才些些覺得沒剛剛那麼肉麻,正想要乘機逃開,忽然雙手抓空,腿縫中的和尚也不見了,原來阿賓矮身半蹲,吻著她的脊椎末稍,並且伸出舌頭,沿著脊柱凹往上舔,舔得鈺慧渾身發毛,手腳僵直動也不敢動,心臟差點都停了,小嘴兒張開卻只出氣不入氣,雞皮疙瘩一陣接一陣,已經分不清東南西北。

阿賓只是一時興起,沒想到鈺慧反應這麼強烈,他頑皮的來回多舔了幾趟,鈺慧忽然一個寒噤,氣咻咻的短喘不停。

他又趁勢往鈺慧高翹的屁股舔,當舔到最高處的時候,鈺慧一直在喉頭滾著的一聲「啊..」終於叫出來了。阿賓滿意的換邊繼續舔,鈺慧仰頭吁不成聲,兩腿不自主的抖著。

阿賓爬下臀峰,看見屁股和大腿的交界處有一彎可愛的折線,他隨著線朝裡面吻,鈺慧乖覺的將粉臀往後挺,阿賓卻吃到一大堆黏黏的水,奇怪,不應該有這麼多啊!他才知道,原來當他舔著鈺慧背脊的時候,她就浪丟了一次。

鈺慧對阿賓的發現羞愧難當,阿賓卻趁火打劫,一條舌頭伸的老長,不停的往裡面鑽去,可惜在這個角度讓他抓不到重點。阿賓就教鈺慧雙手扶膝,彎腰張腿,好讓他的舌頭長驅直入,無所阻攔的舔在鈺慧的陰唇上。

鈺慧像功夫女俠般架起馬步,圓呼呼的臀部儘量抬高後翹,讓阿賓吃個仔細。阿賓看她陰阜豐滿的浮起在腿間,柔柔絨絨的陰毛敷在上面,肉包子上面已經難耐的裂出縫來,阿賓舔在又嫩又濕的餡肉上,鹹鹹騷騷的淫水不停地流出,阿賓照單全收,還吃得滋滋有聲。

鈺慧半蹲仰起頭,阿賓則是跪著仰起頭,埋在鈺慧的屁股裡,月光下,倆人就像在進行著快樂的膜拜儀式。

鈺慧回頭看見阿賓的姿勢,「嗤」的笑出來,說:「你好像大青蛙哦..」

阿賓聽她居然還有空來取笑自己,就將右手食指穿到她陰蒂上,適力的揉動起來,鈺慧不免「啊..啊..」的浪吟,阿賓就說:「妳才像狼女..啊..今天剛好月圓..」

也許真的是剛好月圓,但更多是因為阿賓的舌頭和手指,所以狼女就叫得更蠱惑人心了。

「喔..喔..啊呀..」

鈺慧被玩得很難受,她搖動屁股想擺脫阿賓的手指,阿賓一不作二不休,左手中指挖進她的穴兒中,緩緩的進出,舌頭則移動戰線,去舔她的屁眼。

鈺慧真的尖聲叫了,阿賓自然不會去阻止她,到後來她嘶啞的喊著,同時海風強勁,所以聽起來也很微弱。

鈺慧沒被人舔過屁眼,阿賓也沒舔過人屁眼,他舌頭在皺皺粗粗的小圈上滑動,鈺慧既搔癢又舒美,小屁眼兒直收縮,好像在說話一般。阿賓同時也加快兩手手指的動作,把個嫩穴整治得痛快不已,陰蒂紅腫顫動,膣腔夾得又小又緊,他決心要鈺慧潰決,三個要點不停的猛攻,鈺慧哆嗦了兩三回突然長聲嬌呼:「啊..啊..」,浪水向後猛噴,阿賓前胸盡濕,她第二次高潮了。

鈺慧再也無力站定,眼看就要軟倒下來,阿賓停止所有令她敏感的動作,扶著她結實的屁股,讓她順勢蹲坐下來。

鈺慧以為阿賓好心放過她,要讓她歇息,等坐到他腿上時,卻發現原來雞巴正在那裡等候著她,而且很方便的剛好一插而入,才知到中了阿賓的連環奸計,可惜已經後悔莫及了。

阿賓的陽具自始至終都硬著,鈺慧下來的時候雙腿張分,防禦盡失,而他正好指天站立,順理成章的就和心愛的人作成了完美的結合。鈺慧洩過兩次的穴兒又溼又暖,雞巴頭進去之後藉著她的體重直達子宮口,鈺慧原本已經爽夠浪夠,大雞巴沒預警地插進來讓她再度緊張莫名,阿賓捧著他的臀腿,慢慢的搖動,她咬著牙,穴兒不受控制的陣陣收縮,又開始美起來。

阿賓托著她起落,沒多久就發現鈺慧自動自發,已經拋著臀兒在上下地套動,他就將雙手移到前胸,玩起她的乳房。鈺慧蹙緊眉頭,好像很痛苦,嘴兒卻是在蕩蕩的浪笑著,兩個小酒窩浮現出來,她一下子抬頭一下子低頭,秀髮四散,發出沒有意義的喉音。

阿賓問她:「舒服嗎?」

她不說話一直點頭,阿賓用力去捏她的乳尖,她根本不覺得痛了,只是努力的將屁股抬放抬放,阿賓見她浪得難過,便也挺動著腰來幫她,鈺慧一發現阿賓也配合抽動,馬上叮嚀說:「不要停哦..哥..」

阿賓爽都來不及了,哪裡會停,鈺慧顯然是多慮了。

阿賓逐漸用力,每一次都完美的進入到她底部,然後很快的退出,又很快的再闖進來。鈺慧的頭支撐不住,懶散的仰靠到他肩上,阿賓丟下那一對美乳不顧,在她周身到處愛撫著,鈺慧笑意更濃,酒窩兒也陷得更深。

鈺慧一旦被肏得舒服,陰道就不斷的抽慉夾緊,阿賓插在裡面也覺的舒服,雞巴漲得再加粗加硬,於是鈺慧又被肏得更是舒服。鈺慧迎著海風尖叫,反正尋常時候也沒什麼好環境可已叫得這樣過癮的,索性叫個夠。

她用高低不定的呻吟訴說,讓阿賓知道她的感受,也讓阿賓聽了之後有足夠的後勁再幹她。

終於鈺慧得第三次高潮來了,她大力的顫抖著,呼吸變得微弱。

鈺慧的頭依然仰在阿賓肩上,雙手掩面啜泣,接著大哭起來,阿賓看她明明是在快樂的高點,而且汨汨的淫水一波波流出,沿著他的陰囊滴到沙灘上,鈺慧怎麼反倒卻傷心起來了呢?

阿賓停下來,擔心的問:「親愛的,妳不舒服嗎?」

「很舒服..」鈺慧嗚咽著。

「那妳哭什麼?」

「因為很舒服嘛!」鈺慧說。

阿賓可沒輒了,不敢再動,仍然跪在沙灘上,抱著鈺慧讓她休息。

鈺慧側頭過來吻阿賓,說:「嗯..哥哥別再弄哦..,我夠了。」

阿賓也吻她,這夜裡縱然清涼,倆人仍舊滿身大汗,他們摟著溫存了一會兒,阿賓實在跪得累了,一不小心坐倒在沙上,害鈺慧也慌傾了一下,她拍拍屁股站起來,阿賓看她拍動屁股時,臀肉晃動的樣子,馬上又心悸不已,他拉拉鈺慧的手,說:「慧,妳看..」

他指了指躍躍欲試的雞巴,鈺慧連忙退後兩步,搖手說:「不關我的事..我才不管..!」

阿賓想要上前捉她,她知道他的弱點,轉身向海裡逃去,阿賓跳起來追趕著,在淺水處抓到她。鈺慧咯咯的笑著,不肯讓阿賓親近她,倆人同時跌倒在水中,阿賓慌忙的站起來。

鈺慧坐在水裡,拉著他的手說:「別擔心嘛,海一點都不可怕。」

「海那麼大..」阿賓說。

鈺慧玩起他的雞巴,呵呵的笑說:「你有羅盤針啊。」

阿賓提議回去洗澡,鈺慧卻拖著他往深水走,阿賓不肯,鈺慧拿著雞巴問:「你不要了嗎?」

阿賓當然要,只好跟她走,鈺慧走到海水大約淹漫到腰部時,才停下來,她說要教阿賓仰漂,阿賓哪裡肯,鈺慧便說:「很簡單,我做一次你看。」

她便在水上躺下來,放開四肢,輕鬆的浮在上海面。阿賓難以置信的看著她,鈺慧如同躺在床上一樣愜意,她說:「看,一點都不難。」

然後她站起來,又說:「我會扶著你,你慢慢躺下來。」

鈺慧雙手撐在阿賓的屁股和背上,讓他躺在水中。阿賓覺得很滑稽,向來只有他放倒女人,如今讓鈺慧將他放倒,僅管好笑,他還是很緊張。

「你別僵手僵腳的,張開點,放輕鬆,」鈺慧斥喝他:「再放鬆..一點力都不要出..對..再鬆..乖..對了..頭也放鬆..後仰..眼睛別看我..看星星..嗯..很好..很好..這不是..漂起來了嗎..」

鈺慧偷偷的收走了扶著阿賓的雙手,阿賓真的漂起來了,他抓到訣竅,知道肌肉都不能用力。忽然他有一些擔心,鈺慧只教他漂,沒教他怎樣站起來。鈺慧笑瞇瞇的貼著他的臉,還吻他,他怕失去平衡都不敢亂動。

過沒多久,鈺慧不見了,阿賓正不知如何是好,忽然感覺雞巴有人在撫摸,原來鈺慧跑到那裡去玩他。

阿賓半軟的雞巴馬上又重新硬起,羅盤針現在看起來像根船桅,高高的豎成與海平面垂直。這真是新奇的感受,他全身輕飄飄一點都不著力,耳朵浸在水裡有一種詭譎的寧靜感,而鈺慧正在套動愛撫他的雞巴,不斷的暢快感受傳來,如同夢遊幻境,他有點曉得為什麼鈺慧剛才會哭的原因了。

鈺慧看他閉眼睡在海面上,一副飄飄欲仙的樣子,知道情人正十分舒服,她送佛送到西,輕啟朱唇,吻上了雞巴。

可是她馬上又吐出來,舐著舌頭說:「好鹹!」

原來是海水的味道,她吐了一些口水,在龜頭上抹了抹,才張嘴重新含住,覺得淡多了。

阿賓任她玩弄,無限的快感在體內流竄,好像飄蕩在雲端,乘著風飛翔一樣。鈺慧留意著他臉上的表情,知道情郎正在享受,心中也甜蜜的很。有時她太過出力,阿賓會微微下沉,但她只要含著龜頭向上吸,他馬上就浮起來,他們都注意到這個特別的樂趣,海果然並不可怕,甚至是太可愛了。

只是光一直吸吮著雞巴,阿賓固然會舒服,卻不知道要何年何月才會射精滿足,鈺慧求好心切,就用手同時也為他捋著砲管,果然阿賓馬上更硬漲肥大,顯然更痛快了。鈺慧舌尖繞著龜頭打轉,纖纖小手將雞巴桿子套得飛快,阿賓十指屈張,想要抓點什麼東西卻抓不到,屁股不自主的夾緊,所以下半身開始下沉,鈺慧用左手托住,好讓他繼續漂在海面上。

剛才他們已經作過愛,其實阿賓也快差不多了,鈺慧細心的幫他又含又套,他更沒辦法再撐幾時,鈺慧托在他屁股的手還報仇的去挖他屁眼,阿賓開始抖起來,鈺慧便知道他要完了。

鈺慧張大紅唇,儘可能的將阿賓吞進嘴去,鈺慧從沒這樣幫阿賓吃過,他的龜頭直抵咽喉,鈺慧以嘴巴代替手掌,整個頭晃動起來,這幾乎要了阿賓的命,肉棒不自主的向上猛刺,真是辛苦了鈺慧,然而阿賓也終於忍耐不了,「卜卜」地從馬眼一口口不停地吐出濃精,鈺慧沒空去想,就全部吃下去,仍然幫他含著龜頭。

阿賓射完了精,雞巴慢慢軟下。鈺慧放開嘴也放開手,讓他自己又浮起來,阿賓全身無力,隨著波浪擺動。

「嗯,」鈺慧稱讚說:「現在漂得最好。」

她伸手攜著阿賓然後躺下,也漂浮起來,月光下海面上,兩人赤裸的肉體,融合在大自然的律動中。

不久,鈺慧聽到阿賓的哭聲,她好奇地問:「你怎麼了?」

阿賓說:「你還沒教我怎麼站回來。」

鈺慧洩氣的說:「真丟臉。」

她先站起來,再將阿賓扶起,結果他笑嘻嘻的哪有在哭,鈺慧撒嬌的打他,兩人手牽手,回頭往沙灘跑去,只留下笑聲在海上迴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