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6)~A=A+1

平常上課的時候,依姈的旁邊都會坐一堆男生,陪著她說話。阿賓雖然和依姈有過親蜜的關係,卻不願去和那些人學蒼蠅黏肉,自從淡水兜風回來,他僅僅和她有過幾次交談,依姈也知道阿賓有要好的女朋友,互相都心照不宣,偶爾目光交會,才彼此交換一個知心的微笑。

今天下午的電腦課,依姈來得早,在教室外面遇到阿賓,倆人就自然的坐在一起,共用一部PC,大概是天氣冷,同學來得很懶散,沒有人打攪他們。

依姈將她的頭髮洗直了,梳得光滑柔亮,穿起可愛的連身洋裝,腳上踏著腳跟高高的休閒鞋,阿賓低聲的取笑她:「小姈不騷了?變公主了?」

依姈狠狠的捏了一下他的大腿,說:「你說誰騷?」

阿賓和她竊竊的談笑,老師進來了,開始這兩堂的課程。

「阿賓,」依姈偷偷的問:「為什麼A=A+1?那1不就等於0嗎?」

「妳一定上課都在睡覺。」阿賓說。

阿賓將這條敘述式解釋給她聽,依姈始終是一知半解。到了快下課的時候,阿賓問她:「小姈晚上有空嗎?」

「幹嘛!想約我?」依姈笑著說:「良心發現了?」

「請妳吃飯。」阿賓說。

「好啊,」依姈說:「我還要看電影、喝咖啡、逛街..」

阿賓都答應了,昍R懷疑的說:「你..不會是想追我吧?」

「可以嗎?」阿賓謹慎的問。

「少來了,你和你女朋友那麼好,」依姈低頭玩著阿賓的手指頭:「只要你偶而想想我就好了..」

阿賓將她的手拿住,偷偷吻了一下。

下課了,阿賓帶她到士林去吃飯逛街,然後看電影,在戲院裡,阿賓趁黑吻她,發覺依姈的臉頰在發燙。

「怎麼了?」阿賓撫著她的臉問。

「你這麼正式來..我有點害羞..」依姈笑起來。

阿賓端起她的下巴,溫柔的吻上她熱情的唇。

依姈張開小嘴兒,和阿賓互相吸著,阿賓引動舌尖,沿著她的唇緣游動,依姈覺得癢如蟻爬,便也用舌頭來阻止他。於是兩舌相遇,起先只尖端的部份很輕很輕的向對方試探,後來就有比較大的區域蠕動在一起,依姈用牙齒去咬阿賓,阿賓又痛又舒服,發出「唔唔」的鼻音。

依姈放鬆牙齦,改用雙唇撫慰阿賓被咬痛的地方,將他的舌頭吮來舔去,阿賓舌尖仍然和她纏綿著,然後舌頭慢慢收回,依姈的香舌就逐漸被誘入阿賓的嘴中。

阿賓使力的吸住依姈,不斷的吃進她的唾液,依姈也努力將舌頭往阿賓嘴裡伸,在阿賓的上腔壁上搔著,阿賓受不了那要命的癢,連忙用舌板護住,依姈又往他舌底去搔,阿賓左支右拙,疲於奔命。

嘴上的戰爭顯然阿賓居於劣勢,阿賓不甘落敗,只好另闢戰局。

依姈坐在他右手邊,他放開依姈的唇,讓她斜倚到自己胸前,從後面攬住她,依姈向右回頭,兩人的嘴又戰上了。然後阿賓左手學國民黨轉進,渡向她胸前的兩顆肉島,右手學共產黨長征,摸在她的腿上往裙子裡鑽,目標是她的窯洞。至於褲子裡憤怒的反對黨,只能暫時堅持抗議立場,眼前還發揮不了作用。

依姈靠在阿賓懷裡,胸前被他佔領,他的大手將她盈盈雙峰揉搓不停,讓她覺得有無比的安全感,她主動解開洋裝前襟的兩顆假扣,開門揖盜,阿賓就穿堂過戶,順著雪白隆起的肉饅頭往頂端揣摩,碰到粗粗的內衣罩杯,他那指頭無比的靈活,曲直不定,很容易就躲進罩杯之中,將整顆乳房據為己有。

起先,依姈的奶頭還軟軟的像果凍,阿賓才摸她沒多久就變化成堅實的葡萄,阿賓將兩邊的胸罩都扯捋上來,用掌心在乳尖上不停的劃圓,依姈於是呼吸沉重,連交鋒中的舌頭都遲頓起來。

阿賓的右手慢慢的在她兩腿之間旅行,依姈腿上的皮膚細如凝脂,而且也相當的敏感,阿賓手掌的指紋和手背的汗毛,在細肉上移動時都讓她有無限酸麻的感覺,阿賓又苦苦相逼,一直往死胡同裡鑽進來,終於前無去路,讓他摸到一層騷騷熱熱濕濕黏黏的棉布,阿賓在那肥膩的棉布上面到處按著,依姈雙手無力的執住他的腕,不知道是在阻止還是在鼓勵,阿賓仍然一意孤行,食指和中指從棉布縫欺進,找到寂寞的水泉,在淺窪處點動勘察著。

依姈兩地失守,鬥志盡失,只盼望情人好好對待自己,阿賓放開她的小嘴,親吻她的鼻尖,然後順著鼻樑一路舔舐,親到她的兩眉之間,依姈真想乾脆尖聲大叫,可是喉頭擁塞,只能發出不連續的咯咯聲。

阿賓知道她可憐,就停下來用臉頰和她相磨,她享受著阿賓白天剛長出來的短鬍,嘆氣說:「你這樣對我,我會愛上你的..」

阿賓不理她的恐嚇,右手韻律的在她的外陰上滑動,她那裡早就泥濘不堪,阿賓馬上就找到她最容易緊張的那一點,輕輕的勾著,這頑皮運動的圓周怕不超過半公分,但已經足夠讓依姈死去活來了,她在阿賓懷中難過的扭動,想抵抗那致命的快感。她怕自己真的叫出來,低頭咬住阿賓的右上臂,又心疼阿賓吃痛,不久就放鬆開來,抬頭向他索吻。

阿賓聞到她迷人的香氣,粉紅的嘴唇在暗暗的抖動,捨不得讓她失望,就也親吻上去,重新暱在一起。

阿賓的手指還在動,而且已經慢慢的伸進到緊密的肉縫裡面,挖出更多的水來,他將中指深入,食指留在比較淺的地方,同時抽動,依姈膣內的小肉褶子被他刮的驚悸連連,淫水猛噴,一時呼天天不應,叫地地不靈,已經高潮了一次。

「停..停下來,賓..」依姈向他乞憐。

阿賓果然停下來,右手移到她胸前將她合抱,兩掌各奪取她一隻乳房,然後低頭舔她的脖子。依姈享受這美妙的事後愛撫,只有天才曉得銀幕上演的是什麼東西。

「賓,別看了,」依姈說:「去我那裡好嗎?今晚陪我。」

依姈和一個學姐合租一間套房,在離學校稍遠的地方,學姐這幾天恰好不在,她便想和阿賓銷魂纏綿。

阿賓今晚反正和鈺慧沒有約會,就答應她了。

她們匆匆離開了戲院,阿賓載了她按照她所指的路走,依姈側坐在他後面,全身都貼到他的背上,右手在熟悉的地方摸到他的雞巴,阿賓怕她又在路上將它掏出來,忙說:「小姈,小姈,在市區可別讓我出醜。」

依姈嘻皮笑臉,說:「怕什麼?又不是見不得人。」

她嘴上雖然不饒他,卻也不再去摸,兩手環著他的腰,乖巧的扮成淑女。阿賓循著她的引導來到她的租所,是一棟半舊的大樓,依姈帶著他搭電梯直上頂樓,那裡只有兩個單位,依姈取出鑰匙,打開其中一間的房門。

因為是套房,所以一進門就是起居室,顯然依姈和她室友是睡在一起,阿賓看見好大的一張彈簧床,室內的燈光柔美,布置擺設充滿女性嬌媚的味道,顯然經過細心的整理,依姈牽著阿賓的手,他不停的四顧張望。

「歡迎光臨!」依姈關上門說:「我們的第一位男訪客。」

「唔?真的嗎?」阿賓訝異的問。

「住宿公約第一條,」依姈說:「不能帶男朋友回家。」

「那妳為什麼違反了?」

「你又不是我男朋友。」依姈笑得很狡黠。

阿賓在那床上坐下來,好軟的床,使他深深的陷下。依姈從門邊沿著牆壁走,遠離阿賓,笑著給他媚眼,她一直走到衣櫃邊停下來,背倚靠著衣櫃,懶散地搖了搖頭髮,臉上盡是惹憐的表情。

她背手到身後,看樣子是在扯開拉鍊,然後縮動肩膀,那件洋裝就自然的順身滑下,只剩一套淺藍色鑲蕾絲的可愛內衣褲,裸出玲瓏剔透潔淨無瑕的嬌軀來,阿賓免不了蠢血沸騰,老二筆直地勃起,她略略側起一邊大腿,讓胴體的曲線更顯得誘惑迷人。

依姈看見阿賓褲底驚人的隆起,她漫步踱到阿賓面前,阿賓小心的將她抱住,往後一仰,兩人都跌翻在床上。

阿賓爬起來跨在她的腿上,動手脫去自己的衣服,依姈仰臂枕著頭,欣賞他強壯的體格,阿賓脫完上衣,依姈忽然一把將他推倒,反過來騎在他膝蓋上,幫他解除褲帶,拉下拉鍊,將褲頭扯落到腳跟,阿賓身上只剩下一條內褲,可憐的雞巴硬得像根鐵條,把內褲的褲頭都撐出一道開口來。

依姈就從那開口將他內褲剝開,小阿賓突然沒了束縛,便反彈的四處逃竄,依姈秀掌一翻,馬上將它逮捕到案,它無辜的擠出兩點淚水,依姈捋動包皮,將淚水壓散在龜頭上面。

阿賓的陽具今天整日都孤苦伶仃,忽然被依姈軟綿綿的小手兒握住,忍不住快樂的跳了兩跳,更火熱強硬了。依姈單手抓不住那粗長的雞巴,就兩手一起來,一上一下的剛好露出亮晶晶的龜頭,她俯低身體,拿著龜頭在鼻子上聞了聞,品足了阿賓男性的氣息,才伸長舌頭,在馬眼上舔來舐去。

依姈同時將雙手套動,好像不停的在對阿賓作揖,阿賓方才在戲院服侍過她了,現在覺得應該獲得合理的報酬,他閉上眼睛,享受美人的疼愛。

當阿賓再睜開眼睛時,依姈已經把內衣褲脫光,並且轉過身體,將兩腿分開跪在阿賓的耳旁,全身都趴在阿賓上面,低頭繼續去吃他的雞巴,陰戶則正好以絕美的角度湊在阿賓臉上。

阿賓和依姈雖然曾經有過一次激情的性愛,卻沒有機會這樣親近地觀看她美麗的私處,阿賓抬起手臂,扶住她的圓屁股向兩邊翻開,讓小穴和肛門都清楚的顯現出來。依姈的穴兒上有肥厚並且長著稀疏陰毛的大陰唇,小陰唇夾藏在大陰唇裡面,要用手指撐開才看得見,全是迷人的粉紅色,阿賓好奇的用指頭去挑一挑,立刻惹了一手的的騷水。

阿賓吐出一點點舌頭,連帶用嘴唇同時去親吻著穴兒口,依姈的小嘴雖然滿滿地含著龜頭,還是勉強發出表示難耐的哼聲,阿賓就將舌頭伸長,增加接觸的面積,並且讓舌尖靈動的在陰蒂上一連串地舐動,本來她的陰蒂沾滿了黏呼呼的分泌,後來就變成乾乾淨淨的肉芽了。

依姈受不了這樣的折磨,爬起身體,蹲到雞巴上面,將龜頭扶正對準,輕輕的擺動屁股,先吞下龜頭,套了幾套覺得滑順之後,才深深緩緩的一坐,將整根都收納進到小穴裡頭去,她仰起頭閉著眼,然後就讓粉臀有節奏的扭動起來,還「嗯嗯嗯嗯」的自己當起啦啦隊來,阿賓看她騷得可愛,兩手執著她的臀側,幫忙她套得更快更有力一點,依姈捧起嬌美的乳房,自憐自賞地揉起來,滿臉幸福浪蕩的表情。

阿賓從容的欣賞她的美態,依姈自己努力了半天,睜開眼睛看見阿賓正好整以暇的在笑著望她,她彎下腰來,吻了阿賓一下,然後向下移低一些,舔起阿賓的乳頭,還用門牙輕輕的囓著。

這一來使阿賓無法再表現出沉著忍耐,他一下子爆發扭力,直挺挺的坐起來,又將依姈壓倒在床上,依姈嚇得哇哇叫,幸好這床夠大,依姈只有一半的頭仰出床外,瀑布一樣的秀髮直垂到地板上,又嬌又憨,惹得阿賓捧起她的臉狂吻。

阿賓的下身開始動起來,他將雞巴用力的直捅到底,依姈的子宮口就會不停的收縮蠕動,當阿賓全部都進到依姈的陰道當中,她的穴兒口就會不自主的箍緊,所以阿賓在徹退的時候,會好像被一條橡皮圈套牢在根處,然後逐漸勒往龜頭頸子一樣,沒插到幾下,兩人都快感不斷,哥哥妹妹的親膩問候起來。

依姈真喜歡被插到最裡面的感覺,好充實好美滿,阿賓每撞中她的花心一下,她的心也跟著慌一下,整個人好像漂浮在雲端,有無比的舒服。阿賓越戰越勇,依姈的上半身都快被他幹出床外了,他將依姈擁住一翻,老鷹抓小雞般的把她抱回床中心,用手背架起她的腿彎,讓依姈的穴兒高高挺起,方便他幹得更痛快。他低頭注視著雞巴在她肉裡進進出出,性感又淫穢的樣子,依姈覺得好丟臉,展開雙臂將阿賓的背膀緊緊的攬住,不肯讓他再去看。

他們肉搏的如此緊湊,都想讓對方得到最美的體驗,終於兩敗俱傷,阿賓先是腰眼發麻,急急的瘋狂抽動,然後抵實到依姈的最深處,點點的噴出陽精。在同時,依姈舉高屁股,配合阿賓的緊插,花心舒暢的漣漪擴散到全身,尖叫著用指甲摳紅阿賓的後背,穴口幾陣浪水疾灑,她嗚咽的顫抖,花眉蹙鎖不散,跟著也高潮了。

阿賓抱住依姈翻成側臥,她繾綣在他懷裡,喃喃地說著她的滿足,倆人酣暢淋漓,彼此又親吻愛撫了好一陣,才進浴室簡單的洗了個澡,然後一同相擁入夢。

阿賓睡得很沉,不知道經過多少時間,聽到一些唏唏囌囌的聲音醒來,他矇矓的半睜開眼睛,眼前卻只是一片漆黑,他感覺已經睡了好久了,怎麼還沒天亮?後來才發現,原來他是被棉被蒙著頭。

「妳看,」阿賓聽到依姈用很輕很輕地在說:「我說的沒錯吧!」

「老天!」另一個聽起來很柔細悅耳的女生聲音說:「真的好大啊!」

依姈又壓低了聲音不曉得說了什麼,和那女生吃吃的在笑著。然後阿賓感覺到雞巴被一隻小手拿住,慢慢的套動著。他經過一晚上的睡眠,此時自然是雄糾糾氣昂昂,不知道依姈在搞什麼鬼,便暫且靜觀其變。

沒多久龜頭上傳來溼滑溫暖的感受,有人在舔他,是依姈?還是另外一人?他分不清楚,她們還是小聲的笑個不停,也許倆人都有吧!

又後來他聽見依姈說:「試試看嘛..」

另一人咿唔著好像說不要,她們又細細的商量起來,他好像聽到什麼「男朋友會生氣」之類的話,再沒多久,阿賓覺得有人爬上床來,跨到他身上,龜頭上還是傳來溼滑溫暖的感受,但是這次有點不同,這是隻小穴,他感到雞巴被緊緊的縛住,不停的往根部套。

「啊..啊..好大啊..」聽起來不是依姈,是另外那個女生:「好深..好深..要命啊..」

阿賓被人蒙著臉騎上,有種遭到強姦的感覺,他為了表示男性的尊嚴,就向上挺起屁股,用力將雞巴插透到那人的穴底。

「啊..啊..他..他醒了啦..啊..讓我下來..哎呀..」

阿賓下身奮力地起伏拋動,那女生說要下來卻反而坐得更緊,看樣子是被依姈按住不放,阿賓的雞巴在她穴裡進出衝撞,讓那女生連聲嬌啼起來。

阿賓這樣弄了一會兒,不甘心繼續被蒙住,雙手用力一扯,棉被就飛舞開來,剛好將那女生和依姈罩住,阿賓順便翻身,將那女生壓倒在身下,雞巴還是插在穴兒裡不斷的抽送,他想將綿被掀開,那女的卻死命的拉住,不讓臉露出來。

這時依姈已經鑽出棉被來,笑嘻嘻的說:「阿賓,你應該要問候學姐,這就是我的室友。」

「別..別..」棉被裡的學姐啞著聲音說:「好丟臉..」

阿賓看見窗戶透進曙光,原來天亮了。他一邊抽插著,一邊欣賞身下的玉體,這學姐看來不高,腰身有一點肉肉的,但也不肥,棉被下可以看見她穿著上衣,一條熱褲丟在旁邊,腳踝上掛著白色三角褲,所以她還算沒有脫光,阿賓同時發現她的穴兒豐腴鮮潤,緊湊又多水。

她在棉被裡快樂的尖叫著,她的聲音是屬於嬌滴滴的那一種,聽起來非常受用,她一直啼叫個不停,後來她就連著棉被將阿賓抱住,不停的抽慉,阿賓判斷她是高潮來了。

果然她不久就軟癱在床上,動也不動,依姈攬住阿賓的背要他停下來,而且要求他躺回床上蓋住棉被,阿賓不解,依姈說:「學姐怕羞,你就委屈一下吧!」

阿賓只好蒙回棉被,讓學姐爬起來,她大概是想要穿回衣服,依姈和學姐還直吩咐說:「不可以偷看哦..」

後來,他在黑暗中聽到開門關門的聲響,接著棉被被拉走,房裡剩下只穿著內衣褲的依姈,她撲進阿賓的懷裡,嘆氣說:「看人作愛真辛苦,浪死我了..」

阿賓一把慾火正無處發洩,幾下將她剝光,毫不費力的就幹進她的嫩穴,倆人不停的扭曲拼鬥,滿屋的浪叫聲不斷,直到同時又都洩出了精。

高潮過後,阿賓仰躺著,依姈撐起下巴趴在他旁邊,兩條粉腿在空中踢踏著。

「學姐早上回來,看見我們嚇了一跳,」她說:「我上次和你好過之後,有跟她說你的Size,她還不相信,所以..嘻嘻..我就讓她証實一下..」

阿賓真是無辜,只好罵依姈騷貨。

「那次才丟臉呢!」依姈又說:「我和她在上洗手間,我正向她說你的事,我們以為廁所裡面沒其他人,就講得很大聲,結果..結果..林老師從裡面走出來,狠狠的唸了我們一頓..」

終於抓到真兇了,阿賓解開了幾天來心中的疑問。

「我告訴你..」依姈說:「學姐很漂亮的哦..」

「有妳漂亮嗎?」阿賓捏了捏她的腮。

「喂,我說真的,」依姈又說:「你可別路上去亂認人家哦,她男朋友是個大醋缸子!」

「我連她的臉長什麼樣子都沒見到。」阿賓說。

「少來了,」依姈說:「她那甜蜜蜜的聲音你會認不出來嗎?」

那倒是,阿賓心想這真的要好好得認一認。

他起來穿衣準備回家,依姈賴在床上說:「賓,下禮拜的電腦課也要和我坐一起,好不好?」

「只要妳別再找人來蒙著強姦我。」阿賓拜託她。

依姈咧嘴憨憨地笑著。

忽然依姈沒頭沒腦地說:「我已經懂了..」

「懂什麼?」阿賓問。

「A=A+1」她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