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8)~夜讀

期末考開始了,阿賓和鈺慧每日都到圖書館K書K到關門。這天晚上,寒流來襲,天氣特別冷,鈺慧躲在宿舍懶得出來,阿賓只好也乖乖的守在公寓裡準備隔天考試的課目。

大約晚上七點半左右,有人來敲阿賓的門,他跑去開門一看,原來是敏霓。

「學長弟弟,」她提著一個大包包:「你在家真好!」

她脫掉鞋子走進房間,脫去外套,將包包放在書桌邊打開來,取出三四冊書本筆記,攤開在書桌上,搬過一塊坐墊放在阿賓的座位左邊,就自己坐下來看書。

「敏霓..,」阿賓看著她做完所有動作,才問:「妳作什麼?」

「來讓你陪我念書,盡盡你學長的義務。」她頭也不抬的說。

阿賓聳聳肩,覺得沒什麼不可以,就回到位置上坐好,繼續看他的書。

敏霓讀得很認真,有問題不時發問,阿賓一一的教她,果然蠻像學長學妹的那麼一回事。讀著讀著,阿賓的左手和敏霓的右手不曉得怎麼搞的就糾纏在一起了,他先是輕捏著她的指關節,一個換過一個,有時候敏霓些些吃痛,就會嬌哼一聲。接著他又去玩她的指肉,敏霓直說好癢,卻不抽回手來。

兩人手上雖然熱熱鬧鬧,其他部分可都規矩得很,所以敏霓還可以讀她的書。可是後來,阿賓又用腳趾頭去搔她盤著的腳板,敏霓雖然穿著厚厚的小白襪,依舊覺得很癢,就「嘻嘻嘻」的笑個不停,阿賓突然發狠,捉住她一隻腳,抽去白襪,在她的腳底亂摳一通,敏霓當然哈哈大笑,她將腳用力的縮回,恨聲說:「幹嘛,當我是趙敏啊?」

阿賓故意裝出色迷迷的表情,爬起身來,敏霓恐懼的往後縮了縮身體,阿賓欺近她身邊,伸手到她背後摸索,卻沒接觸到她身上,她正覺得奇怪,阿賓從她後面摸出兩隻咖啡杯,拿到她面前晃著說:「請妳喝咖啡。」

敏霓輕打了他一下,阿賓又找出咖啡爐,在桌上點火燒著酒精燈。水滾了之後,阿賓沖了兩杯,他們邊喝邊再念書,空氣中沉靜無語。沒隔多久,阿賓又使出怪招,他捧起書本,躺在地毯上面,拿敏霓的大腿當枕頭靠著,敏霓看他沒其他的不良企圖,便順著他沒有反對。

但是阿賓卻無時得定,他一會兒仰躺,一會兒側躺,一會兒又再仰躺,頭髮老是在敏霓的腿上磨擦,她的毛料短裙被他推擠得皺成一堆。

其實敏霓也喜歡他這樣像貓兒一般的撒驕,她放手下來到阿賓的頭髮上撫弄著,阿賓翻過頭側向她懷裡,還將右手穿過她的右腿彎,挽攬著她的大腿。忽然敏霓發現新大陸的說:「別動!你有一根白頭髮。」

阿賓果然不敢亂動,敏霓輕輕的將他的頭髮分開,想要去捏住那根白髮,可是一時之間拿不準確,就不停的在他的頭皮上找來找去。

阿賓被她撥弄得很舒服,後來敏霓終於拔掉那一根白髮,她遞給阿賓看,阿賓接過來,說:「老了..」

他把白髮拋開,將臉都埋到敏霓的小腹,書本早就不知道丟在哪裡了,敏霓讓他去發癲,只管看自己的功課。阿賓的臉頰緊貼住她的大腿,她的毛裙又早被捋高上來,所以他可以清楚的看見她白色的內褲,敏霓的視線被阿賓的頭擋著,完全不知道自己春光外洩。

敏霓的三角褲小小的,很可愛,細緻軟滑的半透明布料,穿著會很舒服的樣子,在靠近中央的地方,有一朵盛開的花,阿賓愛死那花了,因為它是鏤空的,所以就在網狀的絲線底下舖出一片神秘而稀疏的草叢,若隱若現的,更像要誘人犯罪。在最狹窄的部位,是看起來十分柔軟的質料,包裹住一坨飽實的軟丘,很多女孩子的這個地方都會有黃黃的分泌,敏霓卻是乾乾淨淨的,阿賓甚至懷疑,是不是鼻子有聞到從她那裡傳來清純的少女體香。

「敏霓..」阿賓叫她。

「嗯?」她還在看著書。

「妳的毛好像很少欸!」他說。

「咦?」敏霓突然被他莫名其妙的問一句,低頭去看他,才知道阿賓正好整以暇睜大眼睛,近距離地在欣賞著自己的私處。

啊!要死了!」

她驚慌的罵阿賓,急忙想將雙腿併攏,阿賓早料到她會有害羞的反應,從容的將她的身體抓著不讓她動。他本來就把頭枕在敏霓的右腿上,現在只須將右手反按,便把她的左腿擋住,敏霓已經沒法子合上腿,阿賓用乞求的方式說:「別動嘛,讓我看看而已,好不好?」

當然不好,敏霓用手壓下裙擺去遮住要塞,阿賓死皮賴臉,又說:「只看一下子就好!」

「只一下?」敏霓有點詏不過他。

「一下子!」他糾正她。

「一下子是多久?」敏霓問。

「一下子嘛..不會很久。」

他說著已經自動的去掀敏霓的裙子,敏霓羞得滿臉通紅,拿書本將俏臉掩蔽,阿賓這次可是有獲得正式許可的,所以理直氣狀的死盯著看。看看倒還不打緊,可是他那隻按著敏霓左腿的右手,卻不安份的在她大腿內側摸動不已,敏霓不知如何是好,她的腰無力的鬆懈下來,雙手都抱夾住阿賓的頭,難過的蹙著眉,只能無助地說:「不..不要了..」

阿賓管她要不要,騷動的手往腿根處悄悄的移去,雖然很緩慢,但是總會有走到的時候,敏霓被他愛撫得腿肉直抖,覺得下身一直發酸,阿賓還瞪著她的褲底看,發現她的隆起處忽然吐出一小塊濕潤的痕跡來,而且逐漸的在擴大,他聞到那香味更濃了,在這緊要關頭,他右手的拇指率先抵達終點。

「啊..一下子..」敏霓顫顫地說:「已經到了..」

阿賓不理她的聲明,他的手掌貼在敏霓大腿上,用拇指在那濕濕的布面上磨著,敏霓哀求著說:「不..不要..好..難過喔..我..啊呀..好丟臉啦..饒饒我嘛..啊..」

阿賓無動於衷,拇指又磨了幾下,感覺不出布料下的正確地形,就問說:「敏霓,這是哪裡?」

「唔..唔..」敏霓不願意回答。

「是哪裡?」他又問,而且磨得更有力一些。

「陰..陰唇..」敏霓小小聲的說。

阿賓將她逼出供來,知道這裡不是最重要的攻擊目標,馬上放棄這片溼潤的範圍,參考敏霓提供的線索,拇指往上挪動了一二公分,找到一小點突出的地方,有規律的劃著圓圈。

敏霓馬上要命的呻吟起來,阿賓按的正是她陰蒂的位置,叫她如何消受得了?阿賓身為學長,明明知道她少經人事,卻故意專攻她最脆弱的地方。敏霓無從抵抗,不由得「啊..啊..」的忍耐承受,一條小內褲沒有經過多久,倒三角形的下端就完全濕透了。

阿賓第一次覺得應該頒獎給自己的拇指,它打了一場漂亮的仗,而且乘勝追擊,獨力挑開褲底鬆緊邊,想要深入敵境,孤軍犯險。

敏霓雙手吃力的執住他的右肘,讓他的拇指不能再前進,阿賓的左手見友軍失利,便貼在她的腰間匍匐前進,隔著她上身穿的長袖套頸衫,摸在敏霓胸前的美乳上。敏霓馬上縮回左手來保護雙峰,阿賓的拇指因此順利的滑進三角褲底,半埋在肥膩膩的肉縫中,有趣的游盪著。同時他的左手忽左忽右,在兩顆脂肪球間來回竄跑,敏霓顧得了這邊顧不了那邊,既然擋不下他厲害的八卦游身掌,便自暴自棄,任由他疼愛揉搓,兩岸三地,盡入阿賓手中。

阿賓見敏霓不掙扎了,左手移下來撐托起她的右腿,把頭一側一縮,鑽過那腿彎,讓她的右腿跨上在他的胸前,自己的右臂也穿擁著她的左腿,變成埋首在她的兩腿之間。敏霓就可憐了,她還想不通為什麼「只看一下子」會突然演繹成現在這個模樣,她也不知道阿賓到底還有多少招數,心裡頭亂七八糟,失了主張。

阿賓可一直沒閒著,他暫時放棄掉了敏霓的上半身,伸出舌頭在她的兩腿內側舐來舐去,敏霓當然會很舒服,她雙手向後撐在地毯上,仰著臉吁氣,阿賓越舔越接近聖地,已經吃到大腿的根線,沿著三角褲縫撩撥滑動。

敏霓發出誘人的嗯哼聲,阿賓左手捏住她的褲底布邊,輕輕拉扯開來,就露出一大半迷濛潮濕芳草棲棲的陰戶來,敏霓心防完全崩潰,兩手一軟,嚶嚀嬌喘,仰躺到地毯上去了。

阿賓把他橫的唇溫柔的印上敏霓直的唇,敏霓心中震憾,禁不住劇烈的顫抖著,阿賓蜻蜓點水幾下,魔鬼般的舌頭又蜿蜒而出,從敏霓底下裂縫的最低處,往上舔去,敏霓快樂的哭泣著,當阿賓舔到那顆最敏感的小豆子時,她就胡亂的「哦..哦..」叫喊起來。

阿賓重複的舔動舌板,讓敏霓享受身體不斷發生的喜悅,有時候,他故意停在陰蒂上連續刺激她,有時候,他鑽進敏霓的嫩肉中吸食她酸澀的液汁,敏霓覺得自己快死掉了,全世界的一切都已經變得不重要,只想著要張開翅膀,高高地飛上天去,飛上天去。

阿賓發現,敏霓的內褲是在左右兩邊都各有一條綁著的鬆緊帶,他將它們同時抽開,她的整個陰阜就都失卻了遮蔽,更方便他的侵略。阿賓的嘴繼續對敏霓發動攻擊,雙手則伸進她的上衣之中,摸索回到原先棄守的胸部,因為他的眼睛正貪婪的注視著敏霓粉紅色的陰唇和陰蒂,所以雙手只好自求多福,盲目的在她身上亂闖,但是敏霓胸前的目標如此明顯,他還是很快就找到軟綿綿而富有彈性的乳房,並且剝走覆在上面的胸罩,對她那兩顆小櫻桃無禮的拉拔,敏霓全身不停的抽慉扭動,勾人心魂的「噢..噢..」聲難以止歇。

阿賓把她嫩穴上的浪水囫圇吞下,可是沒多久敏霓就又流滿了一屁股,阿賓專挑她敏感的地方去舐,她難耐的拋動屁股,阿賓得用力抓著她,才不會被她掙脫,但也弄得自己一嘴糊塗。

敏霓越來越覺得情緒高亢,阿賓的舌頭帶給她從沒經驗過的快感,她也曉得這樣子生理上會有難以控制的反應,由其是那丟死人的騷水一直不停的流,她就算再跟阿賓說她是端莊淑女他也不會信,但是這陣陣襲上心坎的美妙感覺,還有自己忍不住發出的浪叫聲,都在催她繼續往更高的激點去攀。

阿賓只是專心一意的替學妹服務,他的舌尖將敏霓的陰蒂逗得又紅又漲,他從她痙攣的頻率猜測,敏霓應該已經快完蛋了,他打起精神,疾速的將舌頭擺動磨擦,果然敏霓叫聲更高昂,腰兒僵硬的弓起突挺,一頭秀髮散亂在地毯之上,雙手緊緊的捧著阿賓的頭,期待最後的結局。

「我..好難過啊..好舒服啊..啊..阿賓..啊..啊..我..很奇怪..哦..哦..我..好像生病了..啊..要..要..要尿尿..好急啊..快..快讓我起來..啊呀..啊呀..來不及了..啊..尿出去了..啊..我要死了..啊..啊..」

敏霓噗的從穴兒中噴出一灘騷熱的水來,阿賓張嘴能吃就吃,來不及吃的就讓它們灑在他下顎,有的還滴落到地毯和座墊上。

「噢..天..啊..不要了..賓..停下來..停下來..賓..停下來..我不要了..」

她很難過的要求阿賓停止動作,阿賓聽她求得可憐,真的停下來,爬到和她併肩躺下,看她滿足後的表情,敏霓偏過臉去,不肯讓他看,可是阿賓又將她的臉扶回來,仔細的瞧著。

敏霓翻身摟住他,阿賓玩著她的頭髮問:「舒服嗎?」

「不知道!」敏霓拒絕回答。

「那..待會兒再來一次就知道了。」

「才不要!」敏霓還是將臉貼在他胸前。

「以前沒有這樣作過嗎?」阿賓看她的生疏的反應,有一點奇怪。

敏霓搖搖頭,阿賓又問:「妳有過幾個男朋友?」

「要你管..」敏霓抬起頭,用手墊著下巴,似笑非笑的看著他說。

「我是妳的學長嘛,應該要關心妳。」阿賓說。

「現在有兩個。」敏霓伸出食指和中指。

「哇..」阿賓說:「兩個..,有多要好呢?」

「只是普通朋友。」敏霓嘟起嘴,一副不在乎的樣子。

阿賓兩手各握著她一片光溜溜的屁股,說:「像我們一樣的普通朋友?」

「別臭美了,你算什麼朋友?」敏霓笑起來:「你是仇人。」

「什麼仇人?」

「奪走我兩次初吻的仇人。」她幽幽的說。

阿賓默默不語,兩次初吻?這可真要命。敏霓又說:「幹嘛?自責啊?好啦..喜歡你,可以嗎?學長弟弟?」

阿賓想要吻她,她卻一骨碌爬起來,說:「要念書了。」

阿賓說:「念書..那..我怎麼辦?」

「什麼怎麼辦?」敏霓拾回地毯上的書本。

「這個..」阿賓指了指發硬撐起的褲檔。

「別問我!」她絕情的說。

敏霓低頭去看書,聽到後面有窸窣的聲音,阿賓半天也沒坐回來,就轉過頭去看,結果看到阿賓脫光了屁股,坐在那裡看著她自慰。

「變態,你..」敏霓真是又氣又笑,都不知道要怎麼罵他。

阿賓將她一把拉過來,她踉蹌的被拖進他懷裡,阿賓求她說:「好妹妹,幫幫我..」

「叫姐姐。」敏霓堅持她的身份。

「好姐姐..」阿賓反正為達目的不擇手段,涎著臉喊她。

敏霓伸出小手,從阿賓手中接過堅硬的雞巴,說:「好燙啊!」

她幾個月前在憶如家見過這根雞巴,但是畢竟一面之緣還不相熟,便對它很客氣,她握住肉桿子,上下緩緩輕輕的套動。阿賓則趁機香著她的臉蛋兒,然後甜蜜的和她親吻,手掌環過她的背,自另一邊的腋下摸到她的乳房,但是只溫柔的托著,不敢有欺凌的動作。

敏霓玩了一會兒雞巴,就主動的趴下腰去,阿賓感覺到龜頭被濕濕熱熱的一環肉圈包住,原來她為他含弄起來,敏霓雖然並不熟練,阿賓依然萬分的舒服,這次換他軟軟的躺下,敏霓跪起來在他腿邊,一手仍在幫忙捋動雞巴,一手在他的大腿上來回撫摸。阿賓被敏霓摸得真是毛骨悚然,雞巴脹得更硬更大。

敏霓嘴中塞滿東西,覺得不能呼吸,就將龜頭吐出來,用手狠狠的套了幾十下,才又張嘴含住,到換不過氣的時候再換成用手,如此交換幾趟,阿賓也覺得累積的美感在節節推高,呼吸開始紊亂起來。

敏霓對他這樣的反應好像胸有成竹,就噬住他的龜頭不放,雙手同時快速的在雞巴上晃著,有時百忙中還騰出一手來,在阿賓的陰囊上撩撥挑弄,阿賓受不住她的疼愛,呼吸越喘越急,然後「嗯」了一下,高潮了。

陽精從馬眼噴出,敏霓雖然早有準備,但是仍舊走避不及,熱燙的精液灑到她唇上、鼻上、眼皮上,甚至連頭髮都有。她不吃也不擦,只是將頭靠在他腿上,手掌還握著雞巴慢慢套動,阿賓這時已經開始無力地軟化,最後的一兩滴精液也被她給擠出來了。

「好姐姐,真舒服。」他由衷的讚美說。

敏霓爬到他身上趴著,阿賓又捧著她的頭吻,只是她臉上到處都是他自己的陽精,還真有點為難。

「敏霓,」阿賓說:「晚上別回家..」

「誰要回家?我本來就是打算要睡這裡!」敏霓說:「所以將你先弄死,免得你半夜強姦學妹。」

「小人之心..」

阿賓說:「可惜我是超人,等一下還是一尾活龍。」

「好啊,」敏霓憨憨的笑著說:「大不了書不用讀,為我的初戀情人舔一整夜,可以嗎?」

阿賓這才想起明天還有考試,苦著臉找回書本,埋怨說:「死了,都還沒讀,果然是紅顏禍水..」

敏霓聽了當然不依,撲上去要打他,阿賓將她一抱就擁在懷裡,她賴在阿賓腿上,依偎著他,兩人各自又看起書來,只是阿賓沒多久又會讓心思跑到她身上,在她的嬌軀挖來摳去,所以小房間裡,一直充滿溫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