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44)~邊緣

Cindy生日這一天,鈺慧、淑華和明健相約到Cindy的租處去為她慶生。

去到Cindy那兒,文強和另外三個男生已經裡面,一下子小小的房間裡頭擠滿了男男女女,有的窩在Cindy床上,有的就席地圍坐,地板上攤滿零嘴飲料,Cindy調了一大壺玫瑰紅加蘋果西打,給大夥喝著。自然更少不了的是一只生日蛋糕,也不曉得誰那麼聰明,在上頭點了枝「?」型蠟燭,以表示對Cindy年齡的崇敬。

唱完生日歌,在Cindy許願前,淑華抽出一封連長寫來的賀卡,高聲朗誦起來,Cindy搶不回來,只好假裝生氣的讓她用肉麻的語氣唸完,同學們不停的起哄叫好,在一團混亂中,有人扭熄了電燈。

突然大家都安靜下來,燭光閃動的映著每個人的臉。

「讓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許願和吹熄蠟燭吧!」淑華說。

Cindy紽紅著腮,喃喃自語,然後吹滅了燭火。她舉刀在蛋糕上劃了一痕,鈺慧便接過去將它一塊塊的均分切開。

淑華又發表意見了:「拆禮物..」

每個人都送有一份禮物,Cindy每拆一項,大家就鬨亂一次,後來拆到淑華和明健合送的,大家又叫又笑的,原來是一件薄紗透明睡衣。幾個臭男生喊著要Cindy當場換上,Cindy哪裡肯,啐著又去拆最後一件禮物。

這件是文強送的,一打開包裝,全部的人都笑軟在地上,那是一雙連在一起兩隻巴掌大的玩偶,文強舉起來,示範的抽拉著玩偶的腿,它們就屁股動啊動的作起愛來,男生是笑得前仰後翻,女生抿著嘴也是花枝亂顫,淑華最大膽了,還搶過來細細的把玩。

拆完禮物,有人提議要玩紙牌,Cindy取出兩副牌來,大家玩起緊張的「心臟病」。這遊戲最容易瘋狂了,不久之後,就沒有人是坐著的,每一個都恐慌的跪趴在地上,睽睽的盯著堆在中間的紙牌,牌一喊中,七八隻手同時一撲,女孩子驚聲尖叫,男孩子藉機吃吃豆腐,而且大家擠在一塊,自然肌膚相親,怪不得這種白癡遊戲那麼多人喜歡玩了。

鈺慧在其中一次疊手時,動作落後疊在最上面,結果被她左手邊勝利的那個大胖子男生狠狠的打中手背,她哭喪著臉直呼痛,那胖子便笑嘻嘻的拉起她的手掌撫著道歉,她不好意思的縮回手,馬上有人罵說:「死肥豬,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!」

那人平時真的都被叫作肥豬,叫習慣了他也不介意。他登時臉紅,幸好下一回合又開始了,才免掉倆人的尷尬。鈺慧這才注意到,肥豬老是找機會來碰碰她,眼睛也不時偷瞧她,她心裡不禁埋怨起阿賓,今晚偏偏有事沒和她一塊來。

鈺慧的頭髮編成一條粗辮子,穿著一件短腰的無袖襯衫,和一條貼身的桃紅色七分褲,十分俏皮可愛,蹲跪在地上時,優美誘人的臀部曲線一覽無遺,她知道肥豬不時轉頭去看,卻也拿他沒辦法。

她想找文強求救,舉頭望向對面,沒想到一抬眼發現還有另一雙眼睛也在看著自己。那是明健,雖然他立刻移動目光逃避,鈺慧相信她並沒有看錯,她突然嗅到一種危險的訊息,才愣那麼一下,牌又被喊中了,她連忙伸手一撲,差一點便成最上一個,還好她的手背上還有一個人,但是那個人正是明健。

別看肥豬人胖四肢短,卻眼明手快,又是他按在最下一層,由他來執行懲罰。他虛張聲勢,幾次假裝要打,讓大家害怕的縮著手,他既然還沒打下,大家就只好再乖乖的伸回去交疊著。鈺慧覺得,明健老是有意無意的,用古怪的方法在摸著她的手背,可是淑華就在他旁邊啊,她半信半疑,會不會是自己多心了?她想著想著,這該死的,又被肥豬打著了。

肥豬又借勢要來摸她的手,眾人都替鈺慧抱不平,同時規定,罰肥豬接下來只能單用左手玩,肥豬嘟噥著抗議,終於還是將右手背到身後,才繼續著牌戲。

大家仍然圍跪著向前擠,局中詐驚連連,相互鑽鬧推磨,鈺慧覺得有一隻手在她的左大腿邊晃來晃去,沒別人,必然是那肥豬。鈺慧不高興了,閃著身體躲他,肥豬知趣的移開手,可是等鈺慧鬆懈不注意,那手就又來了。

鈺慧抬起左手向後,撥走他的侵犯,並且低聲對他說:「手走開!」

肥豬卻順水推舟的抓住她的柔胰,鈺慧用力了老半天才掙脫縮回來,其他人都專注在牌戲中喧嚷著,沒人發現肥豬的舉動。

鈺慧雖然縮回了手,肥豬依舊在她腿邊挨著,甚至反手去摸她,鈺慧平時和他也很熟,實在惱恨他趁機吃豆腐,一時沒有辦法,只得又低聲哀求說:「拜託嘛,別這樣。」

鈺慧軟語相勸,反而肥豬不好意思了,乖乖的將手移來撐在地上,鈺慧放下心來,低聲說了聲:「謝謝。」

肥豬居然知道害羞,回說:「對不起。」

突然淑華在對面說:「哎喲,妳們倆人偷偷講什麼悄悄話!」

倆人都嚇了一跳,訕訕的答不上來。這時Cindy說這遊戲太刺激了,受不了不玩了,大家便又議論著要再玩什麼,坐在淑華另一邊的那男生說:「來說鬼故事!」

女孩子同聲反對,可是那人卻故意奸奸的笑著,又說:「我來說,我來說一個女生宿舍的鬼故事好了..」

淑華和鈺慧趕緊雙手掩耳,恐懼的說:「不要聽..不要聽..」

「不行!」那人站起來,熄掉大燈,女孩子又尖叫起來,他點燃剛才的蠟燭拿在手上,指揮男生拉開女生掩住耳朵的手,於是文強抓著Cindy,明健抓著淑華,肥豬這下逮著了機會,也兩手緊執著鈺慧的手。

那人便開始講了,老實說,他還真是個說故事的天才,不曉得是瞎掰還是哪兒讀來的情節,居然曲折離奇絲絲入扣,間中夾還有纏綿悱惻的男女情愛,他語調起承轉合,大家都被他吸引住了。鈺慧又害怕又想聽,肥豬仍然用力的抓著她,她細聲的說:「喂!我會痛。」

肥豬才鬆了力氣,倆人一同將手臂垂放下來,但是他兩隻手掌卻還是輕拿著她的腕,換句話說,等於他正環著鈺慧。鈺慧聽故事聽得提心吊膽,被男人住確實比較有安全感一些,只可惜不是別人是頭肥豬,雖然沒有掙扎,卻也儘量不要和他太過於貼近。

故事說到男女主角在校園某處私會,一時天雷勾動地火,便如此如此、這般這般,那人加油添醋,煽惑人心,摹倣男女的對白,聽得眾人面頰泛紅,耳根發熱,深深為故事所著迷。

鈺慧聽得情緒煩燥不安起來,特別是肥豬的右手不知道何時已經摟在她的腰上,還偷偷的摸上摸下,一會兒游動到她屁股上,到處捏捏,一會兒托高到她乳邊,用指尖戳著她的乳底,鈺慧的心頭慌亂不堪,低眼瞧瞧四週,她怕有人看見而出醜。

結果她發現淑華躲在明健懷裡,明健的一隻手巧妙的隱沒在她裙底,燭光微弱閃爍,鈺慧也看不清她們在做什麼,只好像淑華的身體在不停的扭動,而明健的一雙眼睛,怎麼..怎麼似乎在看向自己,鈺慧的心又突然咚咚的跳動起來。

她不敢和明健目光相接,躲著偏轉過頭,沒想到竟然看到更不可思議的一幕,文強和Cindy躲在角落,互相摟在一起,正嘴對嘴兒在香著,Cindy臉上充滿迷戀的神情。天哪!這怎麼可能?鈺慧既意外又驚訝,還帶著一點醋意,酸溜溜的看著她們在親熱,她自然知道文強的愛撫溫柔且細膩,怪不得Cindy陶醉成那個模樣。鈺慧對文強有一點忿恨,雖然她真正的男朋友是阿賓,但和文強也是親蜜的關係啊,他居然當著她的面和Cindy搞三捻七,氣人啊!

正當鈺慧心情起伏不定,七上八下之際,肥豬見她停下了本來就沒力的抗拒,他一不作二不休,大膽的從她短衫底下摸進去,用掌心撐握住鈺慧的乳房,五指輕捏,鈺慧有氣沒地出,便自暴自棄,任他輕薄,作為對文強的報復。這可便宜了肥豬,一隻手搓揉得忙碌不可開交,把鈺慧顆乳房弄圓弄扁,摸得鈺慧也是渾身酸軟,可是她還是不願意靠在肥豬身上,肥豬只好儘量的黏近她。

說故事的人這時說到女主角移情別戀,男主角苦苦挽回無效,便在半夜裡登上女生宿舍對面的圖書館頂樓,用小刀割斷靜脈,讓血液泊泊流出..眾人聽了都腳底發毛。

然後男主角爬上圍欄,面對女生宿舍的大門淒慘的一笑..然後..然後..

鈺慧聽得緊張兮兮,畏縮的躲進肥豬懷裡,肥豬軟玉溫香抱滿懷,得意極了。他乘機又從底下伸進鈺慧的內衣裡,鈺慧不方便抵擋,已經被他將乳房撈了個結實,手指還夾住乳頭,一下捏,一下拉,一下按,一下搖,鈺慧驚怒愉悅交加,覺得內褲慢慢的在濕潤。

男主角放聲大哭,站在圍欄上高聲喊著:「請幫我叫某樓某室的某同學..」,然後縱身一跳,頭顱撞爛到樓下,一片血肉糢糊,紅的白的流滿水泥地..

這人惡劣,故意將樓室號碼說成淑華和鈺慧的房間,她們一聽便恐怖的驚叫。肥豬手掌一滑,穿進另一隻罩杯之中,用掌心磨她,鈺慧在叫聲中攙雜著顫抖,把生裡上的反應順便發洩出來。

故事又說下去,每當月黑風高,出入稀少時,夜歸的女學生回到宿舍,要進大門前都會聽見有人說:「請幫我叫某樓某室的某同學..」,當她一轉頭..

所有人都屏氣不敢出聲。

「啊..」那人突然大喊一聲,並且吹熄了蠟燭,房間登時一片漆黑,大家立刻跟著尖叫起來。

肥豬可不含糊,一把將鈺慧抱緊,低頭吻上她的香唇,鈺慧已經嚇得一身癱軟,自然任他為所欲為,肥豬的手掌貼著鈺慧的肚子往下溜,按到她的陰阜上,隔著長褲撫摸,鈺慧張開嘴想叫,肥豬順勢將舌頭滑進她的嘴中,鈺慧差點昏迷,腦海一片空白,迷迷糊糊,居然和他吸吮起來,底下更加的潮濕了。

本來大家都在喊叫著,可是才一下子卻同時少了女孩子的聲音,啊,大家都在做同樣的事情吧!

大燈的起動器猛的閃了一下,鈺慧驚覺的推開肥豬,日光燈亮起,每個女孩子臉上都是紅紅的,說故事那人還問:「故事好聽吧?」

淑華破口大罵,說晚上不敢回宿舍去睡覺了。鈺慧也是,那故事想起來心裡就害怕。

大夥兒卻要散了,淑華拉著鈺慧商量今晚去睡阿賓那裡,讓阿賓和明健睡。鈺慧想想也好,淑華說要先回宿舍拿替換衣物盥洗用具,鈺慧本來就有一些放在阿賓房間,淑華就要明健陪她去拿,讓鈺慧先去阿賓那兒等。

「我會怕!」鈺慧不敢一個人走。

「我送妳!」肥豬自告奮勇。

鈺慧原本想推辭,要找文強陪她,卻看見文強和Cindy有說有笑,奇怪的醋意又湧上心頭,便答應讓肥豬送她去。

大家說過Goodnight,分道揚鑣,作鳥獸散。肥豬伴著鈺慧,一到樓下,同學都離開了,鈺慧就正色的跟他說:「我說在前頭,你對我這樣我很生氣,如果你還打著什麼主意,那我寧願自己走,你請回吧!」

肥豬剛才招招得手,以為一切妥當了,今晚能和美麗的女同學快樂一下,沒想到鈺慧轉眼翻臉。他想了半天,悶悶的說:「我..我喜歡妳。」

「謝謝,」鈺慧說:「可是我有男朋友,而且我們現在就要去他那裡。」

肥豬又想了想,不管如何,他還是想和鈺慧相處,他同意說:「好,妳讓我送,我會守規矩的,走吧!」

鈺慧又說:「今晚的事,我們都把它忘記,OK?」

鈺慧伸出小指,肥豬笑起來,說:「放心,我說的話一定遵守。」

他也伸出小指和鈺慧勾勾,倆人都難為情的笑了笑,才一同往阿賓的公寓走去。一路上果然肥豬就不再亂來,倆人談著平常的話題,平安把鈺慧送到了。

爬上六樓,鈺慧有阿賓房門鑰匙,她將房門打開,點亮了燈。

「妳男朋友呢?」肥豬問。

「有事,晚一點才會回來。」鈺慧說,這就是為什麼今晚她自己一人去Cindy生日會的原因。

「那,我走了。」肥豬說。

「等一等,」鈺慧說:「你等淑華她們回來嘛,別放我一個人。」

「好吧!」肥豬其實也願意,他脫鞋走進阿賓房間。

「你隨便坐一下,我去沖個澡馬上回來。」鈺慧說。

肥豬就取過一張座墊坐著,拿起桌上的報紙來讀,鈺慧拿著一些東西離開房間到浴室去,隨便洗了澡就回來了。回來的時候她換了一件寬鬆的長襯衫和褲裙,秀髮解開了披在肩上,一副慵懶嫵媚的嬌媚樣兒。

「唉..」肥豬嘆了口氣,搖搖頭,後悔承諾了要對她守規矩。

「你要死了嗎!」鈺慧知道她的意思,拍了他的肩膀一下,肥豬更嘆息得無奈。

鈺慧打開電視,坐上阿賓的床看著,肥豬也真老實的坐在地上繼續看報紙,鈺慧曉得他時常會偷眼來瞄她,可是對於他能遵守承諾其實也相當的有好感。

淑華她們老不回來,鈺慧都有點煩了,電視上沒有好節目,剛才喝的玫瑰紅後挫力特強,已經開始發作,她有點昏昏沉沉,便抱著一隻大抱枕斜靠在床邊,忍不住打起瞌睡來。

肥豬舉著報紙,其實是在掩飾,鈺慧盤坐在床上,兩條大腿粉粉雪雪的,他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褲裙的腳縫,鈺慧有時動一動,他就瞥見裡面白白的顏色,心裡頭便有無法解釋的難過。

鈺慧逐漸睡著了,她雖然抵抗著睏意,還是傾倒在床上。恍恍惚惚中,鈺慧聽到一些窸窸窣窣的聲音,她想起來看看,眼皮卻有千斤沉重,那聲音還在持續著,鈺慧很勉強得將眼睛撐開一條縫,就糢糊的看見肥豬一手舉著報紙,眼睛盯著自己這邊看,窸窣的聲音便是報紙在搖動發出來的。

可是報紙為什麼會搖動呢?鈺慧一下子驚醒過來,睡意全消,卻不敢睜開眼睛,她知道報紙為什麼會搖動,因為肥豬用報紙遮著下身,在那裡看著她自慰呢。

原來鈺慧斜躺到床上之後,襯衫和褲裙都被往上推,高高的撩捋到大腿根處,簡直和沒穿一個樣,肥豬看得是口乾舌燥,心跳如搗。鈺慧還不自知的翻著身,那褲裙的裙腳寬大,便把她被白色內褲包著的屁股裸出一大半來。那小三角褲滾著華麗的蕾絲邊,剪裁巧妙,細細高高的腰帶,把鈺慧個臀部妙處襯托更出色。不久鈺慧又翻向他這面,已經扭折曲縐的襯衫第一顆扣子拉脫了,衣領翻處,斜斜的罩杯緊密地覆蓋半面渾圓突出的乳房,顯露的奶肉夾出誘人的乳溝,還隨鈺慧的呼吸一起一伏,引起無限暇思。

肥豬早在看見鈺慧的內褲時就無法按捺,偷偷的拉下褲拉鍊,伸手進去摸著發硬的陽具,當鈺慧又轉過來時,他如何能在忍受,便拖出雞巴,忘情的套動起來。

鈺慧雖然看不見他手中的玩意兒,但是他臉上滑稽的表情說明了他在幹些什麼勾當,鈺慧不免擔心起來,他會不會突然獸性大發,撲上來侵犯自己?剛才在Cindy那兒,他把自己捉弄得騷熱不已,他會不會又來..?會不會又來撫握自己細嫩柔軟的胸脯?會不會又來捏柔那嬌小的奶頭?會不會又來摸索白緻的大腿?會不會又來把玩豐腴的屁屁?啊!他會不會強脫去自己簡單的衣服,對自己重重壓下..?

鈺慧想得週身如群蟻爬行,恐懼的當下,感覺丹田滾滾暖流,怎麼這樣?

丟死人了!鈺慧隱隱地夾動大腿,因為陰唇上又溢冒出黏黏滑滑的浪水出來了。

鈺慧偷看著肥豬在不停的輕晃,她動都不敢動,那肥豬越套越動興,報紙慢慢的鬆放下來,不再偽裝,他直接了當的面對著鈺慧用力打槍。鈺慧大氣不出,透過眼縫看他,他兩腿大剌剌的張開,右手拿著黑黑的肉管子,努力的搖著。鈺慧心想被當成自慰幻想的對象,又瞄著他那漲得發亮的龜頭,胸口小鹿亂撞,底下更濕了。

肥豬狂套了半天,雞巴還是那麼長硬,他突然站起,向鈺慧走來。鈺慧瞇著眼看他舉著高高勃起的陽物,一跳一跳的向自己逼近,心頭更跳得猛烈,噗通撲通的悸動不已。

怎麼辦?

肥豬來到床前,輕輕的跪坐在鈺慧前面,一雙眼睛賊賊的在鈺慧臉上、胸前不停來回搜索,手上仍然是將雞巴使勁套著,他難得有機會把鈺慧看得這樣真切,尤其她那嬌嫩的臉蛋,紅潤的芳唇,豐碩的乳房,渾然天成無處不美,著實恨不得低頭咬上一口,他心中忿忿不平,不該許下那要命的承諾。

有一天,一定要狠狠的幹進這美麗的身體,讓她在身下婉轉嬌啼。他下定決心,並且發揮無窮的想像力,幻想和鈺慧銷魂的情境,雞巴受到影響,硬得更脹更大,他痙痙的縮起肚子,整個人難過的抽彈著,從跪坐慢慢直起身體,手掌握緊雞巴沒命的晃,眼看就要了帳了。

阿賓的床不高,他緊張的高跪起來,那陽根就直指鈺慧的臉蛋,鈺慧從閃動的睫毛下看見他紅蘑菇般的肉菱子,差點碰到自己鼻尖,真要命,如果他射精出來,必然噴滿自己一臉,想起精液熱燙的騷味,鈺慧差點想張嘴將那龜頭含進嘴裡。

肥豬已是強弩之末,他重重的再多套五六下之後,頹然的向後倒下,雙手都來握住陰莖,口中吐出渾濁難辨的聲音,屁股又一挺起僵弓著,一股強勁的精水便直直的向上噴出,飛起幾十公分,然後落回他自己身上。

他的動作散亂下來,兩手軟軟的將餘精都擠出,躺在地上半晌爬不起來。

鈺慧看著他洩精,忽然子宮深處也一連串的收縮,引起陣陣快感,陰核失常的跳動,急忙雙腿暗力猛夾,這沒用的女孩,跟隨在肥豬後面,也丟了。

可憐她憋著氣不敢喘,白眼翻了又翻,才忍住沒叫出聲音。這時肥豬辛苦的爬起來了,他將褲子衣腳整理好,蹲到鈺慧前面,靜靜的看著她。

「欸..」他嘆了一口氣,輕聲說:「謝謝妳,我還是走了吧!」

原來他早就知道鈺慧醒了,鈺慧一時也不便回應,就裝死到底。他將臉靠鈺慧靠得很近,鈺慧以為他會吻她,結果也沒有,他站起來,走去打開房門,將鞋子穿上。

忽然樓梯口傳來人聲,淑華和明健回來了。

「肥豬,你要走了?鈺慧呢?」淑華問。

「她睡著了..」肥豬故意壓低聲音說:「我回去了。」

淑華和明健走過來,果然看見鈺慧蜷縮在床舖裡。

鈺慧已經趕快拉好一件薄被蓋在身上,繼續裝睡。她們走進房間,肥豬跟她們道別,下樓離去。

「真好睡,電視也不關。」淑華喃喃的說著,她轉頭向明健說:「阿賓不在,我去睡你那裡好了!」

「嗯,但是妳不先洗澡嗎?」明健問。

淑華要洗澡,明健就說讓她先去洗,他說想要看一下電視。淑華點點頭,將帶來的衣服和用具取出來,開門走向浴室。

明健小心的注意著,等聽到浴室關門的聲音,他便轉身過來,慢慢的來到鈺慧旁邊,坐在床沿上。他今晚不時的注意著鈺慧,他也對鈺慧很有意思,淑華當然很美,但鈺慧有一種不同的氣質,淑華像野貓,鈺慧則是一隻小白兔,雖然各人都有情侶,男人的心卻是永遠不滿足的。

他知道在Cindy房間時,肥豬的一雙手一直在鈺慧身上揩著油,他懷疑剛才肥豬說不定已經幹過了好事,他看著鈺慧均勻的氣息,偷偷的將鈺慧腿上的薄被掀起,一邊提心吊膽的看著鈺慧的反應。

鈺慧的熟睡既然是裝出來的,她當然知道明健在翻她的被子。今天晚上的生日會,明健有事沒事偷望著她,眼神還十分怪異,她被他瞧得也有些心慌。

現在薄被被他掀掉了,房裡其實還很溫暖,鈺慧卻感覺大腿彷彿涼颼颼的,那是不設防的危險感,她才剛剛平靜的心又開始鬱結。

明健的手在發抖,心臟幾乎沒從嘴裡跳出來,他從沒做過這種偷香的勾當,鈺慧細霜一樣的大腿,不斷的閃動著引人犯罪的光澤,明健強自鎮定,魔掌伸出,輕觸在鈺慧的後腿肉上。

啊!好滑!好細!好溫暖!

明健用虔誠而崇拜的心情,在鈺慧腿上來回拂拭,享受學姐私密的肌膚,鈺慧幼細的汗毛被他摸得痕痕發癢,明健每摸一下,她的心就被高高的提起,她要花很大的力氣,才能維持表情的平靜。

明健摸了很久,鈺慧拼命忍受著那麻癢,她猜這時內褲恐怕都濕透了。明健挪了挪方向,伸手來輕搖著她的肩膀,低聲試探說:「學姊..學姐..」

鈺慧閉眼抿嘴,不去回答,明健看她睡得沉,手上逐漸用力,將鈺慧上身推成仰躺,鈺慧非常緊張,身體僵硬,兩條腿仍然交剪側縮著。

明健吞了吞口水,手掌從她肩上往下滑,小心的握住她一隻乳房,並且在頂峰上輕揉著。鈺慧的心因此「通通」的大力跳著,她不曉得明健會不會發現,其實明健哪顧得了她,他自己更跳得亂七八糟。

明健右手在腿,左手在胸,同時向鈺慧輕薄,摸著摸著,在腿上的那隻手也移到胸部,將鈺慧的雙乳一起捂住,明健一邊緩緩的捏,一邊伺察鈺慧的反應,怕她突然醒來。不久之後,明健得寸進尺,抖抖的去解開鈺慧襯衫的上扣,鈺慧剛才緊張中只是隨便一掩,第一顆早就解開,明健又解開一顆,那豐滿的胴體從胸口到上腹便開啟了一道誘人的裂縫,明健的手更顫動得無法控制,他帶著驚慌,將右手從襯衫口伸進去,摸到了鈺慧胸罩的邊緣。

他沿著鈺慧乳房的弧線摸索著,偶而用一兩根手指壓迫那充滿彈性的奶肉,他看鈺慧仍舊不知不覺的樣子,便再慢慢的將她的襯衫翻開,看見了鈺慧那漂亮的內衣,和它所包裹著的一對肥腴美乳。

鈺慧的平靜讓他膽子越來越大,他用兩手去觸摸那乳房之外,居然將手指彎進她的罩杯,然後勾拉下來,鈺慧的乳房愈露愈多,終於粉紅的乳暈、小小堅硬的奶頭,就都跑出來了。

鈺慧躺在那裡,腦袋兒一團渾沌,她知道自己的乳頭早已興奮的漲立,現在裸裎在學弟面前,雙頰立刻熱辣辣的燙起,她不禁湧起一股期望,她知道那不應該,但是她好想要,好想好想要..。

多幸運啊,一種暖烘烘而柔軟的感覺包圍了她,果然明健將她的乃頭吮到嘴裡去了,好舒服,好滿足。

她在享受明健舔舐的同時,她的大腿又被明健摸上了,而且明健這次很過份,他向褲裙裡伸進去,摸到了她的內褲,食指和中指四處亂搜,鑽進了她的三角洲,停在潮濕的泥濘地上。

明健以為鈺慧在做著美夢,或著是將他當作是阿賓了,所以他便順水推舟,對著學姐上下其手,到處拶拉挖扣,鈺慧多想乾脆醒來,騎著學弟好好的肏他一番,心中對他最少詛咒了千百遍,穴兒卻是浪水源源而流。

明健當然發現學姐一直在產生歡迎的生理反應,他突然整個人爬上床,跪起身體在鈺慧側縮著的腿後,撩起褲裙,拉開鈺慧內褲的褲角,入眼的便是她一塌糊塗的大陰唇,如同粉紅色的割包一樣,映動著星點般的水光。

鈺慧心想要來的還是終於來了,學弟即將要發動掠略,肥沃的田地已經就緒,等待男人來耕耘。

「唔..」鈺慧心裡喊,明健將他掏出褲外的火燙雞巴,輕輕觸在她的陰唇上,倆人同時都起了一身雞皮疙瘩,明健用龜頭在肉縫上來回的劃著,鈺慧的內心不停的在吶喊:「快進來..快進來..」

明健磨了好久,終於狠狠的下定決心,不管後果如何,今天就是要幹了。他將龜頭再扶正了些,壓動屁股,穩穩的向鈺慧身體擠進去。

「啊..進來了..進來了..」鈺慧知道他開始在入侵:「怎麼辦..怎麼辦..啊..」

明健塞進了半顆龜頭,四分之三,整顆進去了,再進,再進..突然浴室傳來開門的聲音,並且淑華一邊叫著明健一邊走來,明健嚇了一大跳,連忙滾下床來,慌亂的將雞巴收回褲中,鈺慧順勢假意翻身變成俯臥, 明健拉起薄被蓋回她身上,然後坐回電視前,淑華正好進來。

「鈺慧還在睡?」淑華隨便問。

「嗯..」明健強壓著澎湃的情緒說。

「那..」淑華攀在他背後,溫柔的說:「我們回去睡吧!」

明健答應著,不然又能如何?他身體中的慾火還燒得兇,臭丫頭,等一下非把淑華肏翻不可,他站起來,關掉電視和電燈,和淑華走出去,將門拉上,只聽見淑華「吃吃」的在笑著說:「急什麼嘛..嗯..嗯..別這樣..好癢啊..」

看來還等不及回到房間他就動起手來了,鈺慧等他們沒有聲音了,才坐起來,深深的嘆了一口氣,無奈的將衣服都穿好,躲在黑暗中發呆。

這真是個詭異的夜晚,她到現在腦海還是分不清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..

阿賓回到公寓已經很晚了,他取出鑰匙打開房門,手掌向牆壁上摸要去開燈掣,沒想到摸到的卻是一手軟綿綿的肉體,而且那肉體還向自己撲來,將他拉倒在地毯上,同時那張香甜的小嘴兒已經吻上他的唇。他順腳將房門踢上,抱著那豐滿的身軀,吻得兩人都要斷了氣。

半天他們才互相鬆放開來。

「怎麼這麼晚?」聲音濃膩得化不開來。

「妳怎麼沒回宿舍?」阿賓問,並且摸著她光滑的胴體。

「人家想你嘛..」

「發騷啊..」阿賓笑起來:「還脫的光光的..」

鈺慧也不回答,開始動手去脫阿賓的衣服,兩張嘴又吻在一起。

夜真的很深了,但是房間裡不時迴盪著喘息和呻吟的聲音,而且一次又一次,一次又一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