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47)~三個臭皮匠

鈺慧家的搬遷一共忙了四天,除了高雄老宅還剩下一堆不要用的東西留著,總算大致上移遷妥當了。

第四天上午,鈺憲再到高雄去載運最後的傢俱,阿賓留下幫鈺慧整理新房間。中午鈺慧家依照習俗要入厝拜拜,晚上宴請親朋好友,所以大家都在忙著。

其實鈺慧在這兩天都已經收拾得差不多,再沒有什麼好做的,阿賓只是找機會和她在一起。阿賓和鈺慧明天都得要回台北,鈺慧她們科要去畢業旅行,阿賓班上的畢業旅行則排在寒假,所以倆人還是必須短暫分離。

鈺慧趁著換新房,跟爸爸要了一部電腦,這兩天剛裝好,一早倆人到果園去散步了一圈回來,正好躲在房裡玩電腦遊戲。

新屋總共有兩層樓,因為建地很寬闊,一樓有大小兩客廳,廚房餐廳,還有一間大房間擺著桌球撞球兩用的檯子,另一間小和室是打麻將用的,大家的臥房都排在二樓,鈺慧的房間在最裡面,小套房附衛浴,還有著一個小小的後陽台,向外眺望,一片青蔥翠綠,View相當漂亮。

阿賓和鈺慧坐在電腦桌前,鈺慧慵懶地賴在他懷裡,倆人玩著俄羅斯雙打。鈺慧意興闌珊,不停的死關,阿賓停下手來,將她擁抱著,她將臉藏在阿賓心口,將指甲伸進衣縫中摳他的胸膛。

阿賓低頭看著心愛的女友,用手掌摩著她的臉頰,鈺慧笑了笑,閉上眼睛。

「要不要喝仙草蜜?」阿賓輕聲問她,桌旁擺著兩碗仙草蜜,涼冰冰的還在沁結水珠。

鈺慧搖搖頭。

「我餵妳。」阿賓說。

阿賓端起其中一碗,咕嚕嚕的喝了一大口,然後嘟著嘴,往鈺慧唇上湊。

鈺慧假意的輕輕掙扎,嚶嚀一聲,就接上了阿賓的嘴,阿賓一點一滴的度給她,甜甜的蜜汁,帶著清涼的顆粒,鈺慧慢慢的吸嚥下去。倆人就這樣的相互吐哺著,沒多久便喝完了一碗。

阿賓將碗放回桌上,鈺慧搖了搖他的肩,表示還要,阿賓便要去端另外一碗,鈺慧卻「嗯」的扭捏起來,仰臉噘著嘴,阿賓才知道,原來她是在索吻。

阿賓仍然用手掌摩著她的臉,望著她紅嫣的面頰,細緻的肌膚,鈺慧等了半晌,睜眼卻看見阿賓正盯著自己瞧,心中一醉,手臂攀過他的脖子,移樽就教,自己將他摟下來親在嘴上。

鈺慧自動的吐出小舌頭,讓阿賓輕輕的吮著,阿賓用嘴唇緩緩的套舔著那柔軟的尖端,鈺慧腰枝放鬆,全身都依偎給阿賓抱住,阿賓左手撐摟著她的上半身,右手在她腰腹間摸索,鈺慧邊承著吻,邊也用小手在阿賓胸膛撫弄。

阿賓的吻逐漸從溫柔轉為熱情,他開始用力的吸食鈺慧的舌尖,還輕咬它,鈺慧吃痛縮回去了,他便反客為主,改由他伸舌侵入到鈺慧的嘴裡,鈺慧的香舌推他不走,只好屈服的和他委蛇起來,兩舌你來我往,津液交融,嘴兒密不透風,彷彿四片嘴唇天生就是黏在一起似的。

鈺慧像頭小貓咪一樣,在他懷裡輕輕的喵嗚撒嬌著,阿賓的手向上移動,摸到他一隻手掌都握不完的肉球上。鈺慧不退反進,挺高胸脯,迎候情郎的親撫,阿賓愛憐的推揉捏拿著,鈺慧瞇眼鬆眉,滿臉陶醉的神情。

阿賓摸了一陣,輕輕解開她上衣胸前的鈕扣,鈺慧詐作不知,任由他去胡來,他將手伸進衣內,挪開內衣,結實的按捺在軟綿綿的乳房上。鈺慧還來不及吐出一口大氣,阿賓便將四指摀住乳房,拇指在乳頭上飛快的捻撥,鈺慧忍不住機伶伶的連串冷顫,「噢」出聲來,但是她和阿賓還在膩著親吻,那聲音只是沉鬱迴盪在倆人嘴中。

阿賓熟練的將鈺慧左邊的衣襟拉開,露出顫巍巍的肉峰,他抬起頭,痴貪地望著那白皙的圓球,鈺慧伸手托起乳房的下緣,又挺了挺胸,阿賓識趣的將她摟高,一頭栽進她懷中,對著乳房親吻起來。

阿賓故意先不理會那已經硬化了的小奶頭,只在乳暈邊邊上舐著,鈺慧搖動身體,設法想把那小豆子塞進他的嘴中,阿賓左閃右躲,偶而用舌頭去輕觸它一下,鈺慧心更慌了,只好開口求饒:「賓,吃我。」

阿賓這才像青蛙一樣張嘴將乳頭捕食進去,細細的吮著,輕輕的囓著,鈺慧「哦」的浮起微笑,又將阿賓的頭抱住,彎下脖子,也在阿賓的耳朵上舔起來。

倆人盡力的疼愛取悅對方,阿賓更將鈺慧的鈕扣又多解開二隻,撥開衣服,讓她的右乳也一併裸現,他抬起頭,靠著身體擁抱的力量將她的一雙美乳擠在一起,張開拇指和食指,一邊一個,同時搔捻起鈺慧的兩顆奶頭。

鈺慧又是「咯咯」嬌笑,又是「嗯哼」的嘆息,阿賓褻玩了一陣,也說:「妹妹,吃我。」

鈺慧卻把頭一偏,說:「不要。」

阿賓手上用力,快快的晃著,說:「拜託啦..」

鈺慧還是裝腔做勢的左顧右盼,不去理他,阿賓就用手在她腰間亂鑽起來,鈺慧突然被她搔癢,忍不住哈哈大笑,扭動身體躲避,可是阿賓抱得緊,她只好擰落到椅子外,伏在阿賓腿邊抗拒嬌喘。

阿賓將褲帶與拉鍊解開,拖出半軟半硬的雞巴,鈺慧罵了聲「死相」,又在雞巴上輕打著說「討厭」,卻還是伸掌握好那肉棍,一上一下的慢捋起來。

阿賓的老二在鈺慧的手裡很快的暴漲變大,龜頭也充血成火亮的紅蘑菇,鈺慧皺起秀眉,扳過肉桿子讓龜頭觸在唇上,先是點頭啜吻著,然後伸出一小截舌頭,在馬眼背後的分瓣處沿著肉索溽舐,一直向下舔到根處,然後再舔回來,更用舌尖側邊抵實著龜頭的菱角凹縫,繞著龜頭滑了一圈,最後才將整顆龜頭滿滿的含進小嘴中,一嘖一嘖的吸吮不已。

鈺慧邊吸著他,邊抬眼看著阿賓的反應,阿賓樂得半垂眼瞼,呆呆的望著她,看起來很受用的樣子,鈺慧回下頭來,專心的替他吞吐著,同時用手指捏著雞巴桿子,上下地一起套動,阿賓蠢血沸騰,所有的感覺都集中到這一根肉棍上,「啊..啊..」的輕喊著。

鈺慧罕少聽到阿賓在親熱中發出聲音,不禁覺得很有成就感,雖然阿賓強壯的特徵將她小嘴頂得相當辛苦,她還是很認真的含套著,並且沒忘記不停地用舌頭挑在阿賓敏感的馬眼上。

阿賓的肌肉不自主地陣陣緊收,鈺慧的手越動越快,讓他的興奮快速的累積,眼看就要爆發出來..

「鈺慧!電話!」大嫂從樓梯那邊喊。

「哦,」鈺慧將阿賓吐出來,答應著:「來了..」

阿賓正在緊要關頭,不肯讓鈺慧走,鈺慧瞪了她一眼,指了指門外,趕快整理好衣衫,同時將阿賓硬得像石頭的男根塞回褲子裡,開門走出去,大嫂已經走來到門口,鈺慧忙說了聲「謝謝嫂嫂」,接過無線話筒,按下通話鈕。

「喂,..我是,..啊!..真的?..好..好..嗯..對..對..」鈺慧一邊應答著,一邊向樓梯走去。

「好..好..我就來..妳們等我..別亂跑..」鈺慧輕快的奔下樓梯,只聽她還說著:「十五分鐘..OK?」

阿賓傻傻的坐在椅子上,他居然在這時候被放鴿子,當場哭笑不得,房門沒關,大嫂在門外向他聳聳肩,表示不關她的事,她看阿賓愁眉苦臉,便走進來,坐到鈺慧剛剛的位置上,問說:「壞孩子,你們剛才在作什麼?」

阿賓一臉無辜,大嫂才不相信,伸手一摸,哈哈,硬梆梆的雞巴不會說謊,阿賓只好赧笑著。

「果然沒幹什麼好事..」大嫂嘻嘻一笑,起身就要走開。

阿賓攬著她的臂不讓走,可憐的說:「嫂嫂,再多幫我摸摸。」

「小鬼,有什麼好摸的?門還沒關呢!」大嫂嘴上雖然這樣說,還是解開他的褲頭,把大蟒蛇抓出來,有力沒力的螁著蛇皮。

「哦,好舒服,好嫂嫂,好姐姐。」阿賓死皮賴臉,就只是想哄得大嫂可以繼續幫他套。

不過他也是真的很舒服,適才被鈺慧弄的火燒眉毛,要不是電話來早就噴精了,這時被大嫂拿在掌中,手槍打得過癮,卻又貪心起來。

「好姐姐,好不好幫我舔一舔。」阿賓和她商量。

「....」大嫂不說話,僅僅笑著搖頭。

「求求妳,好姐姐。」

「不..要!」大嫂故意眨著眼珠兒,手上沒忘記套動。

「快一點啦,漲死了..」阿賓站起來,將龜頭直送到大嫂嘴邊。

「No way!」

「要啦..要啦..趕快!」

「那..除非..」大嫂笑著說:「你喚我做妹妹。」

阿賓沒料到她居然計較起名份來了,連口說:「好妹妹,乖妹妹,親親妹妹,嫂嫂妹妹..」

他一下子亂喊一通,大嫂才瞇瞇著眼,回腳將房門踢得再掩上一些,張開嘴兒,還吩咐說:「我幫哥哥舔,你可別亂頂哦。」

她將龜頭吞入,晃著頭吸吮起來,阿賓爽得飄飄然像要飛起來,連剛才和鈺慧的纏綿美感都潮湧回來,大嫂熟練的觸動他每一處要害,讓他越飛越高,越飛越高,越飛越高..

沒來由卻從樓下傳來吵鬧的人聲,大嫂急忙站起來,抹著嘴說:「糟糕,老公回來了。」

她嘻嘻的丟給阿賓抱歉的表情,挺著肚子出去了,臨走前,還對他伸舌作了一個可愛的鬼臉,才拉扣關上房門,下樓去了。

阿賓真是欲哭無淚,連續兩次都在緊要關頭被拋棄了,硬著一根肉棍子不曉得要怎麼辦,他站起來在房裡走來走去,熊熊大火不知道要向誰去出,難道難道還要再自慰不成,不,他不要!他走進浴室,脫去全身衣服,狠狠的沖了一陣冷水。死鈺慧,這小娘皮,待會兒回來非將她肏得滿床亂叫不可。

他沖完了水,覺得心情平復了許多,反正還要等,便打開了冷氣,拉來一張小被子,躺在床上靜靜的等著。

空寂的房間,沁涼的冷風,柔軟的床舖,阿賓雖然不致於睡著,那雄壯的勃起終於也萎萎地軟化了。

其實也沒過了多久時間,吱吱喳喳的一群女孩子聲音便從樓梯那邊響起,阿賓還搞不清楚狀況,已經聽到門外鈺慧說:「這是我的房間。」

鈺慧要帶人進來?!

阿賓十萬火急的將被單踢散,可是那小被子遮不了全身,只好將胸膛以下蓋住,露出腦袋和肩膀,閉上眼睛假裝睡覺。

房門「喀啦」便打開了,三四個女孩子本來還嘰哩聒啦的談笑,一看到床上有一個男人睡著,全都馬上閉上了嘴。

「鈺慧,那是妳哥哥嗎?」阿賓聽到有人小聲在問。

「不是..那是..是我..那個..那個..」鈺慧支支吾吾。

其他人都圈起嘴唇,作勢沒「哦」出來,表示understand,鈺慧羞紅了臉,帶頭先進了房間,其他人也跟進去,阿賓瞇著眼睛偷看,除了鈺慧還有三個女孩子,朦朧間並不清楚面貌。

「可以嗎?」有人問,顯然是指阿賓在這裡有沒有關係。

鈺慧說不打緊,並不知道阿賓在被子裡面是一絲不掛。阿賓為了避免麻煩,故意打著呼。

幾個女生便有人坐在椅子上,有人坐在床緣,聊起天來了。言語中,阿賓知道原來她們是鈺慧的高中同學,鈺慧邀她們今天來吃入厝宴席,因為從高雄來,找不著地方,剛剛鈺慧便是去街上領她們進來。

鈺慧端來水果,招呼同學們吃著,可憐阿賓只好一旁裝死人,動都不敢動。女孩子一談上話,就如群雀一般的吵雜,吱吱喳喳的沒個休。鈺慧又捧出一大疊相簿,大家興高彩烈的看著,有許多她們昔日在高中時代的留影,自然懷念不已,也有鈺慧近來的相片,眾人指指點點,開懷喧笑。

忽然大嫂又來到房門外喊:「小慧,電話。」

又是電話,鈺慧開門接過話筒,剛聽上便高興的說:「啊,妳們也到了..嗯..嗯..好..我去接妳們.」

說完轉頭對其他人說:「她們來了,妳們先在這兒等一下,我去接她們。」

眾人都說好,鈺慧轉身攙著大嫂下樓去了。阿賓暗暗發愁,他什麼時候才能穿上衣服啊!

三個女孩子繼續翻著鈺慧的相簿,主人不在,她們不好放肆,都只是輕聲的淺笑著,看著鈺慧和阿賓越來越多的合照,便相互低低的耳語,然後又笑成一堆。

翻著翻著,突然有人說:「咦?這是什麼?」

「咦?對啊!這是什麼?怎麼摺在這裡?」其他人也七嘴八舌的說。

阿賓用眼角偷瞄,看見坐在床緣話最多的那個女孩子,用手指從相簿中挑起一小塊摺疊過的衛生紙,阿賓差點昏了過去,這不就是他第一次到鈺慧家的晚上所留下來的那張地圖?他故意摺在鈺慧的相簿中打算開她一個玩笑,想不到鈺慧沒發現卻被她同學發現了。

那話最多的女孩子將衛生紙攤開,才翻一半她就低呼一聲,將衛生紙丟回相簿上,可是已經可以明顯的看見那污穢的痕跡,草草地塗在白色的衛生紙上。這女生當然是認出了那是什麼,另外的倆人則因為沒有反應,阿賓的位置也看不見她們的表情,不知道她們究竟曉不曉得。

果然就有人問:「那..那是..什麼..?」

那話最多的女孩子一時口快,說:「是..男生的那個..」

說完立刻後悔,別人都不懂,她怎麼可以懂。

「男生的哪個?」那人還繼續問。

她靜了一會兒,不得已只好低聲說:「就是那個嘛..那個..」

她回身指一指阿賓的下檔,其他倆人恍然大悟,訝異的又開起小組會議來,討論鈺慧的相簿怎麼會有這東西。

「妳們有男朋友了嗎?」突然,那話最多的女孩子問。

倆人考慮了一下,都紅著臉點頭承認。

「作過..那個嗎?」她又小聲問。

這回沒有人問是哪個,大家都知道是哪個。

每個人,包括她自己都搖頭否認。

「妳們知道那個..怎麼作嗎?」

「我看過錄影帶。」一個說。

「我看過書。」另一個說:「妳呢?」

「我..我也看過..」她含糊的回答,也不知道看過什麼。

「妳們男朋友,有要妳們作嗎?」她又問。

倆個人都扭捏起來,不再搭腔。她再逼問:「被摸過了嗎?」

「啊呀,不要問了嘛..」有人受不了了。

「等等..等等..」她還不死心:「妳們..看過男生的那個嗎?」

「唔?」那倆人瞪著眼。

「那個..」她做了一個手勢:「小鳥啊..」

倆人立時否認,她說:「我也沒看過..」

說著說著,她轉頭睥睨著阿賓,另倆人訝異的說:「妳..想要作什麼?」

「我打賭,」她將聲音壓得很低:「他沒有穿衣服。」

「啊?」

「沒有哪個男生,」她說:「睡覺會把被子蓋得這樣整整齊齊,他鐵定是光著身體,吹了冷氣怕涼才會蓋成這樣。」

倆人都覺得有道理,連連點頭稱是。她又說:「我們只要掀開一點點,就可以看見。」

「他要是醒來怎麼辦?」有人擔心。

「我們剛才吵成那樣,他都還睡得像豬似的,才不會醒呢。」

三個女孩子一時都沉默的看著阿賓,阿賓還繼續發出鼾聲。

那話最多的女孩子本來就坐在床緣,她轉過身體跪起來,其他兩個女孩子走近床邊,頓了一下,也跟著小心謹慎的爬上床,三個人全跪伏到阿賓的右側,腦袋和視線都集中在阿賓的胯間,那話最多的女孩子排在最靠近阿賓上身的這一邊,阿賓略略把眼睛打開多一些,看見她穿著緊身長裙,細細的蠻腰,鼓鼓的小屁股正翹得高高的。

三個女孩子面面相覷,結果還是那話最多的女孩子動手起來,她將被單自阿賓的大腿旁慢慢掀起,並且悄聲說:「謎底揭曉..」

三人同時作出「嘩」的表情,又都對望了一眼,原來如此,阿賓果然是沒穿衣服,下面那黑壓壓的肉腸子,累累垂垂,吸引了三人的注意。

那話最多的女孩子將背單掀擱在一旁,三人一起詳細的觀察起來。

「我第一次看到真的這個..東西耶。」有人首先聲明。

其他人都沒說話,只是專心的看著阿賓,阿賓尷尬死了,他從來沒這麼倒霉過。

「我知道哦,」那話最多的女孩子又發表意見了:「男生的這個,有時候會翹起來。」

「對,幼喬說的對,」另一人說:「錄影帶上面的男人,那個都會翹翹的。」

那叫幼喬的伸出指頭,提心吊膽的撥動了阿賓一下,三人趕快看看阿賓的睡臉,不確定有沒有受到什麼影響,只見阿賓還打著呼。

「妳們也弄弄看..」幼喬慫恿她們。

三人就妳一挑我一逗的在阿賓的命根子上面撩動,阿賓可不是鐵打的漢子,無法忍耐,便觫觫的挺硬起來。

「呵,硬了,硬了。」

「我看看,我看看。」

三人面對著巨靈般的肉棍,口呆目瞪的,上下來回不斷打量。

「我知道,這叫作龜頭。」有人說。

「對,這作陰囊。」另一人說。

「這個,這個,這個是包皮。」幼喬說,三人當場上起健康教育課來了。

「喂,妳摸摸它。」幼喬唆使著另一人。

「我..我不敢。」她說。

「欸,有什麼好不敢的。」幼喬說。

「那妳摸。」那人反駁著。

「摸就摸..」

幼喬伸手過去,輕輕的扶住雞巴桿子,握了握,說:「妳看,不會怎樣。」

「我看看..」

阿賓感到有另一隻手在他的龜頭上滑著,不久又有另一手在陰囊搔托著。

「輕點,別吵醒他。」

就是輕才要命。阿賓現在不只硬,還發漲發燙,幼喬說:「妳們看,它浮起好多青筋哦..」

「幼喬,」一人說:「我看電視都會這樣這樣耶!」

她不曉得在做什麼手勢,幼喬便將手掌上下套動,問:「像這樣嗎?」

「對,對..咦?妳很熟練嘛..嗯..我..讓我試試看。」

幼喬讓給她,她興致昂然的學著套了幾下,再換給另一人,三人輪流將阿賓把玩著,阿賓的充血更加嚴重,雞巴又酸又急。

幼喬又鼓動另一人說:「妳要不要舔舔它?」

「啊,好髒的..」

「我看書上的圖片,都有女生含男生的..」

「對,對,那個A片上面也都是這樣..」說著她可能在模倣那動作,三人都一陣輕笑。

她們妳一言我一語,最後還是幼喬先來,她怯怯的吻在龜頭的一邊,並且舔了一下。那倆人見幼喬肯舔了,便不再推辭,也妳一嘴我一嘴的親起雞巴來,然後越來越大膽,終於有人將龜頭含了一口,阿賓差點就叫出聲音。

阿賓的肉桿子好像是被幼喬一直握著、套著、捋著,龜頭則由她們三人輪流吮舔,一時鶯聲燕語,三條舌頭繞這雞巴打轉,將他吃得緊張萬分。

「喂,妳們老實說,」幼喬突然又說:「妳們一定是替男朋友舔過,對不對?」

倆人正把阿賓含得熱烈,冷不防她這麼一問,登時忸怩不語,幼喬洞燭其奸,罵說:「妳們哪..假惺惺。」

「都是妳要亂問啦,要人家怎麼答。」有人埋怨:「難道妳不是?」

幼喬也訕訕地笑起來。

「嘿,玩他這麼久,妳們有什麼反應沒有?」幼喬的問題真多。

「妳呢?妳自己呢?」她們這回聰明了,反問她。

「有..有一點濕濕的。」幼喬也不隱瞞。

「我也是。」

「嗯,我也是..幼喬,妳會不會想要..作一下?」

「作那個?」

「嗯..」

「有點想欸,」幼喬手上還不停的套著阿賓,說:「妳們敢嗎?」

倆人都搖頭,幼喬說:「我也不敢。」

阿賓聽著她們的談話,眼睛每一瞇開,就看見幼喬的屁股在一旁搖晃,心中一動,偷偷的將手移到幼喬的雙膝間,她是連著長裙一起跪著的,阿賓將手伸進裙口,小心的摸在她的膝蓋旁,試探她的反應。

幼喬像是隱隱一震,卻沒說什麼,阿賓在她膝蓋彎摸著,然後向上摸到大腿。

「嗯..」幼喬說話了,是向另外倆人:「他很大,對不對?」

「是啊,好大一根。」

阿賓的手已經摸到屁股了,再一回轉,便侵佔到肥沃月彎,幼喬又震了一震。

「我們..再吃一吃..就收起來好不好?鈺慧..大概快回來了。」幼喬說,牙齦都有點發酸。

倆人都說好,再低頭去啜著阿賓,阿賓將手指一直在幼喬的凹縫上抹著,那裡果然早就溢滿水份,濕黏黏的,阿賓從內褲邊挖進去,摸到嫩肉上,輕輕的扣了一下。幼喬「嗯」的一聲,用頭將倆人擠開,把阿賓的龜頭吞進去,吮動起來。

「喂,妳發騷啊,幹嘛一個人獨吞?」一人笑她。

「妳難到不騷嗎?」另一人說。

幼喬不理她們,和阿賓各懷鬼胎,偷偷的為彼此服務,阿賓指頭越挑越快,她也越吸越用力。

「幼喬,妳會弄醒他。」有人提醒。

「換我再吃一下好嗎?」另一人則想分一杯羹。

議論間,鈺慧的聲音出現在樓梯那邊,她喊她們,說又有兩個同學到了。她們嚇了一跳,草草的將薄被蓋回,爬下床來,阿賓的指頭當然就滑出幼喬的褲底。

鈺慧打開門,三人都已立在門口,鈺慧說人都到齊了,可是人多房間太小,不如一齊到客廳坐,她們諾諾的答應了,便都走出去,還沒關上門,幼喬卻說:「啊,我想上一下廁所,妳們先去。」

鈺慧不疑有他,領著另倆人下樓,不久就聽到樓下哄起女孩子見面的歡呼聲。

幼喬回身關上門,靜靜的再爬上床到阿賓身邊,她望著他的臉,輕捏了他鼻子一下說:「還裝!」

阿賓突然跳起來將她撲倒在床,猴急的將她的長裙拉扯到腰間,並動手要脫她內褲,幼喬低聲抗議著,仍然被阿賓強力脫去,阿賓提著硬痛的雞巴,他非要有一個暢快的發洩不可。

他將龜頭抵在幼喬陰門外,幼喬閉上眼睛,阿賓向前一刺,幼喬的雙眉不蹙反舒,很滿足的樣子,阿賓直插到底,熱烘烘甜蜜蜜的,好不舒服,他馬上急急的大力抽送起來。

「嗯..」幼喬只是這樣哼了一下。

阿賓伏身下去,幼喬緊抱著他,兩人交頸相擁,一語不發,就是埋頭苦幹。幼喬腿很長,盤住阿賓的腰不放,雖然她沒有叫床聲,反應卻特別熱烈,不住的向上迎湊,每次都和阿賓碰個紮實。

阿賓一整個早上有氣沒處發,都傾瀉在幼喬身上,大起大落,招招致命,反正倆人也沒多少時間好用,便瘋狂的相肏著,肉棍子不停的在小穴兒中插進抽出。幼喬分泌普通,也不怎麼喊叫,偶而「嗯」幾聲,其餘便是死死的將阿賓環抱著,阿賓在耳邊不斷問她舒不舒服,幼喬只管點頭不答話,下身愈迎愈高。

不一會兒,倆人都呼吸急促,肌肉僵直,幼喬率先抵達終點,吐著濃濁的「啊」聲,接著阿賓也抽慉起來,幼喬連忙吩咐說:「拔出來..」

阿賓尊重她的意見,狂插幾下,跳起身來,將雞巴挺到幼喬的嘴邊,幼喬一口含住,這時燒燙的精液已經狂噴而出,盡灑入幼喬的嘴裡。

幼喬將阿賓舔食乾淨,阿賓懶懶的躺回床上,幼喬爬到他身邊,埋怨說:「這時候至少你也該抱我一下啊。」

阿賓抱歉的將她摟住,她把臉蛋兒貼在阿賓胸前,幽幽的說:「沒想到會這麼舒服..我第一次這麼舒服..」

阿賓端起她的下顎,仔細的看著她的容貌,瓜子臉兒,明亮的眼睛,厚厚的性感嘴唇,阿賓說:「妳叫幼喬,對吧?」

「你呢?」

「阿賓。」

「阿賓..」幼喬沉吟著:「你真好..」

「妳舒服嗎?我看妳都沒有說什麼。」阿賓說。

「說什麼?」幼喬慧黠的反問:「鈺慧很會叫的嗎?」

阿賓可不上她的當,只是笑著吻吻她,又馬上皺著眉頭退卻起來,因為她滿嘴都是自己的味道,幼喬使壞的故意要來吻他,他便到處躲著。

幼喬爬起身來,說:「我真的要上廁所了,內褲還我。」

阿賓拾起她的三角褲,攤開來一看,高腰的白色細薄性感小內褲,幼喬一把搶過,跑進浴室去了。

當她再出來時,阿賓也進去穿好衣服,幼喬過來攬住他,他聞一聞幼喬,知道她已經漱過嘴,倆人便緊抱著深深的一吻。

「我也在台北唸書,」幼喬說:「要來找我。」

阿賓自然答應,幼喬推開他,說要下樓了,他們走到房門口,幼喬提醒他將那張地圖丟掉,免得又多惹話,阿賓慚愧不已,幼喬又問:「我叫什麼名字?」

「幼喬..」阿賓說。

「別傻了,我們還不認識,不是嗎?」幼喬說。

對了。

幼喬開門出去,阿賓將剛才的痕跡整理好,躺回床上,等鈺慧來叫醒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