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62)~生米熟飯

十月份假期很多,可是也沒多到足夠讓鈺慧回台南,所以每當連續假日,阿賓就帶她回家看媽媽,陪媽媽逛街購物看電影,媽媽瞧著一對小兒女的親熱樣子,心里也著實很高興。

天氣也不知不覺地轉涼,晝夜溫差變得比較明顯,這個周末又遇連假,中午過後,阿賓就載著鈺慧回家。鈺慧前兩天疏忽了身體,感冒著涼還有點兒發燒,阿賓讓她在房間里蒙著大被,媽媽還煮了些姜母汁給她喝,不久鈺慧便逼出一身熱汗,覺得又舒服又虛弱,昏昏地睡著了。

阿賓一直待在房里陪鈺慧,還幫她把汗濕了的棉被換過乾淨的涼被,才坐到房間的角落玩起電動游戲。兩三個禮拜前他向孟卉借了任天堂來,又去買了几塊卡匣,趁這個機會玩得不亦樂乎。

周末給人的感覺既平靜又安逸,阿賓不曉得打了多久,聽到背後房門打開的聲音,原先以為是媽媽上來探視鈺慧,可是兩條白嫩的手臂已經從後面繞上他的脖子,在他胸前交叉著。

「這是什麼啊?哥哥。」那輕脆的聲音說。

阿賓抽空轉頭在那吹彈得破的臉蛋上親了一下,趕緊又轉頭回來他的游戲:「你怎麼有空來?」

「想來就有空啊!」說話的是孟卉:「這到底是什麼?」

「這是『月風魔傳』。」阿賓告訴她。

孟卉看了一會兒,下結論說:「不好玩!鈺慧姐呢?」

阿賓努了一下嘴唇說:「諾,在床上。」

孟卉轉頭看見隆起的被子,小聲問:「在睡覺?」

「在生病。」阿賓說。

孟卉放開他,轉身爬上床去,阿賓也跟著轉頭,差一點噴出鼻血出來。

孟卉穿著一條短棉裙,她爬上床以後還翹著屁股,一條緊繃的絲內褲包不住青春富有彈性的雙臀,面團般的結球底下還夾著鼓鼓隆隆肥肥滿滿的肉阜,阿賓看得眼冒金星,連忙轉回頭來,畫面上已經被魔王結結實實揍了一頓,生命力損失慘重。

孟卉伏在鈺慧旁邊,在她額頭上摸摸揉揉,見她睡得熟了,才又爬下床來。

阿賓和魔王大戰正酣,一把光劍不停地掃出波波的刃芒,還使出螺旋穿心的絕招,連連給魔王致命的打擊。

孟卉靜靜地看著阿賓在咬牙切齒,終於將巨大的骷髏怪獸擊垮,接著畫面開始崩潰,知道他已經全部過關了。

她又抱著貼上阿賓的臉,阿賓一巴掌輕拍在她的屁股上,說:「穿這樣來誘惑哥哥啊?」

「哥,我帶了一個朋友來……」孟卉紅著臉說。

「帶就帶啊……唔……什麼?」阿賓看著她的臉突然恍然大悟:「哦……男朋友是嗎!不敢帶回家……嘿嘿……先帶來給舅媽投石問路,對不對?」

孟卉被說中了心事,伸出小舌笑著,阿賓敲敲她的額頭,她攬著阿賓要吻,阿賓忙指了指床上的鈺慧,她還是扑上去強吻了阿賓一陣,把他的唇舌咬得痒痒的,才喘著放開來。

「走吧,去瞧瞧你的男朋友。」阿賓又拍拍她的屁股。sosing.com

客廳里,小男孩規矩的坐在沙發上,媽媽正和氣地同他說話,阿賓和孟卉先在樓梯頭窺探了一下,阿賓彷佛看到當初他到鈺慧家去聽訓的場面。

「舅媽。」孟卉走下去。

「你這孩子,」媽媽笑罵著她:「怎麼把人家丟在這兒自己胡亂跑呢?」

「沒關系,沒關系的。」那男孩說。

「你是不是對舅媽投訴我?」孟卉斜瞪著他。

「沒有啊!」他連忙搖手。

「哼,算你聰明,」孟卉轉頭說:「這是表哥,這是小毅。」

阿賓和小毅點頭招呼,孟卉撒嬌地倚到阿賓的媽媽旁邊,阿賓則坐到小毅對面,然後從矮几下托出茶組,打開電爐煮水泡起茶來。

四人邊喝著熱茶邊閑聊,小毅雖然有些靦腆,倒還大方,話題繞著他們學校和功課轉,阿賓聽著感覺挺無味的,媽媽和孟卉卻談得津津有味,他只好努力泡茶,不停地邀小毅喝下。

龍門陣擺了大半會兒,突然電話聲響起,阿賓過去接聽,回來告訴媽媽有同學找他打球,換著球鞋就要出門。媽媽對著他的背影念了兩句,吩咐他要回家來吃晚飯,他隨便答應了一聲就走了,媽媽不免又嘮叨著。

媽媽站起來,坐到阿賓原來的位子,把茶壺中的舊葉子清出,和孟卉繼續講話,然後在茶壺中放進新葉子。

小毅原本乖乖的陪著聊天,媽媽坐過來他對面時,他卻開始覺得心神不寧起來。

客廳這套沙發很軟很舒服,人一坐上去就會沉沉地陷下,阿賓的媽媽穿著白色的及膝裙,雖然優雅的并攏著膝蓋,但是為了泡茶就沒靠到椅背上,只好搭開腳跟形成一個三角形的空洞,廳里的燈光映透著白裙,阿賓的媽媽腴美白嫩的內大腿有著無比的誘惑,小毅在她剛坐下來得時候就看見了,阿賓的媽媽尊養處優,充滿成熟的美韻,那雙大腿像少女般的雪白綿細,又有少女所比不上的丰潤,動人的外春光讓小毅忍不住老往她那里窺伺。

阿賓的媽媽那里會想到這小男孩的眼睛在探索她的裙底,仍然笑盈盈地側著臉講話。她彎下腰來取放几下的茶葉罐,收回各人的空杯,又給了小毅另一次的沖激。

媽媽上身穿著大圓領的寬松長袖T恤,俯身時領口大大地垂開,小毅想不看都不行,她那肥滋滋的乳房被一條低杯的黑色胸罩托住,不但襯出她乳肉的雪白,膨膨鼓鼓的圓球還擠成深深的溝,兩坡抖抖地搖湯著。

小毅少不更事,心頭拼了命似的亂撞,臉上卻要保持鎮定,阿賓的媽媽放好茶葉,挪動屁股向前坐,膝頭沒再靠緊,留下恰好的空隙,小毅就看到了更引人入勝的穿梆鏡頭。

他從兩條粉腿的中間望進去,瞧見腿根深處圍著一塊小三角陰影,飽飽隆隆的,原來阿賓的媽媽內褲也是黑色,棉布混著亮紗,顯得肥沃而光滑。這飽飽隆隆的小三角陰影旁邊,朦朧中像是松出稀稀疏疏五六根散亂的鬈線,它們的黑又明顯地和布料有所不同,夾在內褲和大腿之間,是包藏不了的几根褻毛,小毅那曾見過這種要命的場面,早已口乾舌燥,心跳如搗,腦袋不停的爆炸,渾渾噩噩起來。

阿賓的媽媽沖好茶,送了一杯到小毅面前,小毅魂不守舍,端起來就一口就咕嚕下去,滾燙的熱水辣得他滿眼的淚水,他不敢讓阿賓的媽媽和孟卉發現,只好偷偷擦著眼角,幸好她們只是顧著講話,不知道小毅心里有鬼。

小毅知道這種巧合的機會不太多,便沒空參加她們的話題,他也向前挪了挪位置,架肘在腿上伸手假裝自己倒茶,其實是把距離拉進一點,可以多看明白些。

他舉杯吹著茶,一杯接一杯慢吞吞的啜著,眼睛賊溜溜地盯著媽媽的神秘地方看,底下某個部位早就翹得發酸。阿賓的媽媽見他喜歡喝,不敢怠慢,也一沖接一沖地泡著,不知道他正藉機偷瞇自己的襟內和裙底。

阿賓的媽媽只顧和孟卉說笑,偶而會問小毅一兩句,小毅敷衍著回答,卻又發現阿賓的媽媽涂著紅紅唇彩的嘴型笑起來真好看,那唇瓣分合的模樣引動他無比的想像力,加上白白的牙齒,和因為某些發音挑動著的舌頭,惹得小毅那根年輕肉棒子更是悸悸抖抖。

就這樣二三十分鐘過去,小毅喝下了搞不清楚多少的茶,膀胱自然就脹滿起來,又酸又急的,加上勃起的壓迫,整個人到處都很難過,可是他又舍不得離開,只好用力地夾著雙腿,勉強撐下去。

阿賓的媽媽聊到愉快處,便後仰著身子靠到椅背上,不小心兩腳參差,一瞬間重點全部曝光,那內褲底布摺縐的縫邊,鮮明而藏不住的陰毛,腿臀相接淺淺的圓痕,一樣樣一樣樣,看得小毅覺得他的下半身都快要麻痺了。

孟卉偶然轉頭,覺得小毅好像怪怪的,就問:「喂,你幹嘛?」

小毅一驚,先是瞠目結舌,然後心虛的說他想上廁所。阿賓的媽媽和孟卉都「咯咯」笑出聲,媽媽指給他廁所的位置,他雖然不愿離開,不過也真的急了,於是姿勢古怪地站起來,匆忙走出客廳,以免被發現到褲襠處凶惡的突起,邊走還聽見阿賓的媽媽在說「這孩子真老實」。

他急急地躲進廁所,站到馬桶前,掏出又熱又硬的雞巴,可憐那敏感的龜頭已經充脹得火紅晶亮,他搜抽的過程中,苦悶許久的小二哥因為指掌的接觸傳來一陣陣快慰,反而尿不出來了。

小毅索性一捋一捋地輕輕套玩著,下腹的急迫和陰莖的暢緩交互帶來刺激,他越搓越舒服也越快,忘了他到廁所來是幹什麼的,他不停的握動、握動,就快要達成目的了……

「喂……」孟卉在外頭敲門:「你又在幹嘛?尿那麼久!快出來,我們去打游樂器。」

小毅并不想停,可是孟卉一直催,他只好咬著酸牙,活生生把快感壓下,硬擠著將尿水尿出來,才拉好褲頭,走出廁所。

他開門出來,反而不見了孟卉,望向客廳也空寂無人,小毅納悶著,他轉出几步,原來旁邊是廚房,阿賓的媽媽背對著外頭,正在收拾著料理台。他走上前去,禮貌的問道:「舅媽,孟卉呢?」

阿賓的媽媽退一步正想轉身,沒想到小毅就停在她後面,兩個人輕撞了一下,小毅慌不迭地將她扶著,連聲抱歉,阿賓的媽媽笑著說不要緊,卻突然覺得耳根熱了起來。

原來她這一碰剛好把臀部湊貼在小毅胯間,怎的有一根硬禿禿的東西?這東西隱隱還透著溫度,爛熟的美婦人哪會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!

而小毅正要慢慢退火的獨眼蟒,沒來由的和婦人富滿彈性的後臀結實碰在一起,蹭磨之間,那蛇又活了過來。

倆人就這樣黏著愣了一小陣子,心跳都紛紛加速著。

「孟卉……孟卉她先上樓了,你去找她吧。」媽媽恢復和藹的笑容:「作好飯我再叫你們一起吃。」

「好的!」小毅也勉強若無其事地說。

他人地生疏,自己怯怯的爬上二樓,就聽見超級瑪利的音樂聲,孟卉開著房門在等他。他走進去,掩上門,孟卉小聲地告訴他:「輕聲點,有人在睡覺。」

小毅好奇的看了看床上,孟卉嘟著嘴說:「看什麼?挖你眼珠哦,那是我未來的嫂嫂。」

小毅聳聳肩吐出舌頭,阿賓的書桌前是有兩張椅子的,他卻偏偏過來和孟卉擠在一張上,起先還正正經經的打著雙打,不久之後,床上的鈺慧沉睡如故,眼看四下無人,就你靠我我靠你的親吻擁抱起來。

以前,他們都是利用下課後的時間約會,也未曾有過這樣充裕的時間和場所,不由得逐漸迷亂忘我,加上小毅心火熊熊,刻意侵犯,孟卉抵擋不住,於是倆人相互甜蜜愛撫,心醉而深陷進去。

孟卉和小毅都像要把對方吃掉似的,四片嘴唇含啜吸吮,小毅的雙手在卉身上四處游走,從蠻腰往下到臀腿,往上到肩背,孟卉覺得他燃了一把火,到哪里就燒她到哪里。

可是這把火現在有點奇怪,慢慢地燒到她胸前來了。

孟卉趕忙抓住小毅的手,想要阻止他。不過那只是象徵性的意思表達,小毅堅定地往她緊繃隆起的一對蓓蕾行進,孟卉作態了几下,就不再掙動,完全落入小毅的摸索之中。

螢幕上可憐的瑪利兄弟都已經死透了,轉成示范畫面在循環著。

小毅隔著衣衫揣度她充滿青春活力的雙乳,孟卉飽漲而富有彈性,他有時輕有時重,又揉又捏,弄得孟卉吐氣如蘭,嬌喘連連……

阿賓的媽媽在廚房里忙半天,做好了香噴噴的晚餐,擺得滿滿一餐桌,自己很得意的都了,口味當然合宜。

外頭天色已暗,阿賓還沒回來,她於是想去問孟卉和小毅要不要先吃。阿賓的媽媽解下圍裙,順手丟在樓梯扶手上,邊撩理著頭發邊爬上樓,來到阿賓房前,見那房門虛掩著也沒關好,房里透出來游戲的背景音樂聲,她一時童心大起,便想嚇嚇里頭的倆人,就彎下腰來蹲到門前,打算潛進去到她們背後作弄她們一下。

她輕輕把房們稍一推開,從窄縫瞇了進去,沒想到卻看見一幕火辣的嬉春圖。

阿賓書桌的坐椅是倚牆背對著房門的,只見孟卉反身跪在椅面,小屁股竅得高高的,雙肘擱在倚背上枕著頭,一臉迷糊失神的表情。阿賓的媽媽驀的還摸不著頭緒,這小娃兒在幹什麼?仔細一看,原來孟卉後面還有人,小毅正蹲跪在她的身後的地板上,那樣子應該是埋頭到她短裙里,在她的屁股或者什麼地方做著一些什麼事情。

孟卉的雙眼似閉不閉,小嘴兒要啟不啟,兩腮漂紅,全身騷熱的模樣兒,還不住地抖動,偶而她會有禁不住淺叫,但是又怕吵醒了床上的鈺慧,只得倒抽著氣壓抑住,憋得萬分辛苦。

這意外的景象讓阿賓的媽媽一時傻了眼,忘了應該要離開,躲在門邊目不轉睛的看下去。

小毅的頭藏在孟卉的裙子中,上下左右的鑽動,阿賓的媽媽仔細一瞧,才發現孟卉的一條薄絲小內褲早就被扯脫下來,橫繃在膝蓋上頭一點點,這小毅,原來是在嗜食著孟卉的鮮嫩肉包,怪不得她會浪成那樣子。

阿賓的媽媽再更仔細地瞧,心頭沒來由亂成一團。

小毅跪坐的下半身,右手窩在胯間亂搖,掌握中露出一截紅通通的圓香菇,莫非,莫非……再多瞧得真切,果然,這小毅,居然是把陽具從褲拉縫里拖出來,一面舔著孟卉,一面套著雞巴自慰。只是……只是……這小男孩的雞巴也未免早熟了罷!規模就如同大人一樣,粗長有菱,那將來長大了怎麼得了?

阿賓的媽媽雙手雙腳都在竊竊地顫抖,呼吸也變得慌亂,她看著孟卉清純的臉上那蕩極了的表情,不免又是羨慕又是嫉妒,忽然覺得從下身傳來陣陣美感,原來自己的手掌忍不住摸進了裙子里面,食指和中指隔著內褲在揉動著陰戶,那陰戶里泌涌出綿綿的浪水,早就把內褲都泡濕了。

她躲在門後的俏臉兒發燙,心頭有一把無名火在燃燒,指頭又不受控制的穿進內褲里,在花唇上撥捻,圓呼呼的屁股因此而輕搖著,花唇顫抖地張開來,舒服令她欲罷不能,終於把指頭挖向膣肉里,一下一下地摳進摳出。

她正在享受著自我撫慰的快樂,突然房間里的小毅站了起來,阿賓的媽媽連忙屏住了氣息,靜觀其變。

孟卉仍然慵懶地反跪在椅子上,小毅站直身子在她背後,一根翹挺挺的雞巴驕傲地點頭橫昂著,他翻起孟卉的短裙,雙手捧著她雪白的小臀,向前迎去,把龜頭觸在孟卉黏答答的穴兒口上,孟卉馬上起了反應,張開小嘴發出無聲的呻吟。

孟卉雖然心神恍惚,仍然悠悠驚醒,知道小毅正在對她作著什麼事,她回過臉,正想要阻止他,可是小毅已經被欲望沖昏了腦袋,又往前送,推進了一整顆的龜頭,孟卉更美了,轉到半途的粉臉無力地垂回臂上,雙唇又噘又抿,吐出幽幽的嘆息。

小毅完全失控了,他再前挺屁股,孟卉流了許多水,花徑滑潤無比,半根雞巴一下子就插沒在她的小肉縫里,她突然睜大了眼睛,訝異的輕呼一聲「會痛……」,小毅管不了那許多,狠狠地更往前沖,伴著「滋」的聲響,他長長的雞巴便一絲不地被孟卉所吞噬,倆人緊緊地結合在一起。

這兩個小鬼頭,原來是第一次幹這大人的勾當。

阿賓的媽媽看著小毅開始一前一後的聳動屁股,孟卉雙手捂住嘴,也搖著小蠻腰迎湊著,剛才短暫的痛苦神情一閃而逝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迷惘的傻笑,有時候瞇起媚眼,有時候空泛秋水,表情迷幻,不管怎麼樣,反正都看不清也不理睬周圍是不是會發生什麼事情了。

小毅年輕氣盛,銳勢難當,飛快的一抽一送,插得孟卉壓不下聲浪,她第一次偷禁果,就獲得前所未有的愉悅,「嗯嗯唔唔」地隨著小毅的節奏亂哼,倆人都忘了床上鈺慧的存在。

阿賓的媽媽看得雙膝無力,只好彎跪到地上,學孟卉那樣翹高屁股,手指連綿地撩弄脹起的陰蒂,全身暖烘烘地晃著。

躺在一旁蒙著頭臉的鈺慧,睡夢中出過几次大汗之後,正從虛弱中恢復著,迷蒙之間聽到隱約男女呢喃的交歡聲,一時間還以為自己還在作夢,可是那聲音分明就在床邊,唉唉喲喲的,真實得教人面紅耳赤,她不想聽都不行,渾渾愕愕了几分鐘,她終於真正清醒過來,也肯定了那惱人的囈語的確就在一旁,她慢慢地掀開涼被一角,就剛好從側後方看見半片又白又嫩又光鮮的屁股,和一個站在屁股後面挺動的男生。

鈺慧既詫異又好奇,那屁股的主人六神無主地搖擺著,驀然回首,居然是小孟卉。那男生的身材看來相當陌生,不曉得是什麼人,她怎麼會和男生在阿賓房里作愛呢?看她那心滿意足的騷模樣兒,想是搞得十分過癮。

鈺慧摸不著頭緒,藏在涼被里的眼眸透過半個巴掌大的被窩洞,從可見的范圍一掃,更離奇的事情出現了。

在房門口,窄窄的門縫後面,掩著半張窺覬的粉臉,凝眼專神地注視房里的滿室春色,羨的彩光流露,哪里是別人,正是阿賓的媽媽。

「媽媽怎麼在偷看……」鈺慧看著有點醉意的媽媽,心想:「她……她在幹嘛……她怎麼……在發抖……?」

「哦……哦……」這邊孟卉又叫出來了。

孟卉雖然未經人事,但是感度絕佳,被插著插著,不消三五分鐘就梨花亂顫,銷魂蝕骨,穴兒花燦爛的開放,騷水四,腰背既酸又麻,突然身子股一軟,失去了維持姿勢的能力,緩緩地頹倒下來。

小毅這時幹得慌,見孟卉支持不住,連忙抱著她,他舍不得倆人連結的部位脫離,只好滑稽地配合那孟卉的身體扭曲,可惜孟卉太濕了,一不小心就「咕唧」地滑脫掉,雙雙跌落到地板上。

孟卉身體里面少了小毅的東西可不依了,她轉身抱緊小毅,倆人八只手腳胡亂交纏,小毅比孟卉更急,他將孟卉壓在身下,一條硬棍子沒頭沒腦地在孟卉腿間亂竄,居然還給他找到水源頭,逕送而入,直達花心,孟卉快樂地又「呀……呀……」哼起,和他一邊對挺,一邊彼此深情親吻著。

小毅則是受了太久的刺激,一鼓作氣,馬不停蹄的放狂奔,令得孟卉欲死欲仙如泣如訴,只是這一來沖鋒過頭,節制不住,他奮力地想作几番垂死掙扎,但畢竟無法挽回,終於揚臉長喘,拱腰突抵著孟卉,全身發栗,翻吊眼白,死挺挺抽著。

孟卉也陷入痙攣性的短叫,倆人一起上完了生命的第一課。

鈺慧看得心兒怦怦亂跳,不由得兩腿間濕了一片。門外阿賓的媽媽更加狼狽,她手指頭沒停過,狠狠地繞著陰唇陰蒂摩擦,那春水沿著兩腿都快要流到膝蓋了,快感過處,正要隨著房里的倆人丟身,卻聽見樓下傳來開門的聲響。

她急忙回神,手腳并用地退離門口,站起來整整衣裙,扶理好頭發,才從容地從樓梯走下去,還沒到一半,就聽見阿賓在飯廳說著:「好香,好香。」

媽媽心里笑起來:「你房里才香呢!」

她連忙說:「阿賓,你可別偷吃。」

她又回頭對著樓上喊:「孟卉、小毅,阿賓回來了,都下來吃飯罷!」

那房里傳來孟卉一聲「噢」,几分鐘後,她和小毅相偕下樓來,阿賓已經幫她們盛好飯,大家略一招呼,就坐下來一起用晚餐。孟卉以為她們的勾當神不知鬼不覺,所以表情很自然的跟阿賓和媽媽又吃又聊又撒嬌。

阿賓的媽媽留意到一對小情人間的眉來眼去,不免淺淺地笑起來,阿賓可不是木頭,也故意說話調鬧她們,小毅傻傻地憨笑,孟卉則是一臉甜蜜,抿嘴不語。

「啊,嫂嫂,」孟卉瞧見鈺慧走進飯廳:「你醒了。」

「嗯……」她來到阿賓媽媽的身邊。

「好一點了嗎?」媽媽拉著她的手問。

「好多了。」鈺慧說,然後又故意問:「這位是……?」

眾人都看著孟卉,她眨著眼睛說:「他是小毅。」

「哦……」鈺慧拖長了尾音:「久仰大名。」

「嫂嫂!」孟卉有點羞極了,她和小毅的事只曾講給鈺慧知道。

「好,快來吃飯。」阿賓的媽媽吩咐鈺慧。

鈺慧坐到阿賓旁邊,一夥人吃喝談笑,其樂融融。

餐後,大家到客廳看電視,媽媽收拾著餐具,孟卉和鈺慧要幫忙都被她趕出去,要她們回客廳坐好,孟卉只好挽著鈺慧出去。一會之後,媽媽收妥洗罷,轉到客廳陪他們說了兩句話,吩咐他們年輕人自己聊,便就上樓回房去了。

鈺慧望著媽媽的背影,猶豫了一下,阿賓和孟卉他們在談些什麼她也沒聽進去,勉強陪著他們又坐了一會,說要上樓去一下,阿賓以為她還累著,體貼地要她再多歇歇,她笑著點頭,拾階爬上二樓。

她來到媽媽房前,叫了聲「媽」,就推門進去,看見阿賓的媽媽倚在床頭,正拉來一條毯子往下身蓋住,媽媽見是她,才嘟著嘴說:「鈺慧啊,嚇媽一跳。」

「媽媽為什麼嚇一跳?」鈺慧爬上床,笑問著說:「毯子下是什麼啊?」

「哪有什麼!」媽媽說。

鈺慧不信,伸手將毯子翻開,阿賓的媽媽并沒有反對,只是紅著臉笑。鈺慧掀起來一看,阿賓的媽媽縮側著下半身,裙子內褲都沒了,屁股大腿光溜溜的,毛絨絨的茂密的亂草橫生,草中埋著奇怪的東西。

「唔,媽媽在做壞事,」鈺慧說:「我看看。」

鈺慧彎腰去看,媽媽伸手遮著臉,原來是媽媽那根心愛的假陽具,深深插在她潮溽黏膩的陰戶里。鈺慧頑皮地捏住那假陽具的尾端,輕而緩的抽送兩下,阿賓的媽媽挨不了就哼起來了。

「唉唷……乖孩子……別……別弄……媽媽……」

鈺慧見媽媽含水丰富,知道她興致正濃,不過假意推辭罷了,也沒答話,小手連拉連推,快快地替媽媽又多抽送了十几二十下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阿賓的媽媽消受不住,嚶嚶地叫著。慧不停手地幫她插動假陽具,同時將阿賓媽媽的雙腿扶張開來,看著她紅嫩的小陰唇隨那假陽具翻進翻出,全身痛快的顫抖,浪聲浪語沒個停歇,鈺慧忖道:「媽媽實在太寂寞了。」

她心中啄磨,暗暗有了打算。

「喔……喔……乖女兒……好媳婦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媽……媽要……啊……要完了……啊……快……快來……啊……唷……天哪……來了……啊……來了啦……哦……哦……來……哦……」

鈺慧的手上一陣燙,原來是阿賓的媽媽所噴出來的騷水,她被鈺慧推攀上高峰,暢美的發著,鈺慧這才停下手來,將媽媽的臉抱在懷里。「哦……」媽媽滿足的說:「小慧對媽真好……」

「媽媽舒服嗎?」

「好舒服。」媽媽說。

鈺慧讓阿賓的媽媽歇喘休息了一會兒,幫她換過內褲,穿回裙子,手攜手,相視笑著打開房門。

「我們下去了。」媽媽說。

「嗯。」鈺慧點頭。

她們走出去,而樓下正傳來阿賓和孟卉他們的陣陣戲鬧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