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63)~古道熱腸

連續幾個禮拜以來,每遇周日,鈺慧就催著阿賓回家去看媽媽,媽媽總是說阿賓就算回家也都整日想往外跑,不像鈺慧乖乖的待在家里陪她,阿賓沒啥話好辯解,只好對著鈺慧作鬼臉。

這個周末一下課,阿賓便又載著鈺慧回家,吃過晚飯以後,鈺慧幫忙媽媽收拾廚房,然後提著半桶水,上樓來想整理阿賓的房間。

阿賓坐在書桌前,那任天堂主機已經還給孟慧,他現在改玩電腦游戲。

「大少爺,讓一讓。」鈺慧邊抹著書桌,沒好氣的說。

阿賓運指如飛,正忙著打磚塊,鈺慧抹過大半個桌面,滑手一擦,不小心碰了那電腦一下,電腦螢幕「得」的一聲,居然熄掉了。

阿賓和鈺慧傻傻地看著那電腦,可是連Power都沒亮,半天鈺慧才說:「喂,怎麼會這樣?」

「我也不知道……」阿賓重按那Power壓鈕,沒有反應。

「我只是輕輕碰一下。」鈺慧擔心地說。

「唔,我知道。」

阿賓按了半天,又把螢幕挪開,翻動主機搖一搖,最後找了一把螺絲起子將外殼拆開,在裏頭到處輕敲,仍然沒有用。

「算了!」阿賓說:「找個同學明天來看看。」

「你明天不是不在家?」鈺慧問。阿賓班上明天要聚會討論寒假去畢業旅行的事,阿賓是籌備人員之一。

「我找不必開會的人來。」

說著他就去打電話,一會兒回來說找好人了,明天會來,不過那時候阿賓應該已經出去了,鈺慧心想反正阿賓的同學她差不多都認識,沒有關系。

這一夜鈺慧去和媽媽睡,倆人又嘰嘰喳喳地聊到半夜,第二天早上很晚才起來。

媽媽近來習慣在起床後洗澡,等和鈺慧分別梳洗好都快十點半了。她們下樓後發現阿賓已經出門,他在餐桌上留了紙條,告訴她們他去開會,下午回來。又說樓下的廁所壞掉不通,已經聯絡水電行,可是要明天才能有人來檢修。

媽媽烤來奶油吐司,和鈺慧喝著鮮牛乳當作早餐,才吃到一半門鈴就響了,鈺慧跑去開門,外面站著兩個男孩子。

「啊!」鈺慧訝異的說:「是你們!」

門外頭是阿吉和眼鏡仔,阿賓找的人原來是他們。阿吉和眼鏡仔見是鈺慧來開門,也有點意外。

「哇!鈺慧,」阿吉說:「你都住在阿賓家啊?」

「別亂說,進來吧!」

鈺慧帶他們進來,介紹給阿賓的媽媽,說是阿賓的同學,來幫忙看看阿賓故障的電腦,阿吉忙叫「黃媽媽」,眼鏡仔大概是宜蘭人,叫的是「阿姨」。

阿賓的媽媽問他們吃早餐,倆人都說吃過了,鈺慧不好讓他們在旁邊等,就放著半塊沒吃完的吐司,先帶他們上去瞧那部電腦。

三人來到阿賓房間,那電腦外殼昨晚阿賓拆掉後就沒裝回去,鈺慧告訴他們當掉時的狀況,阿吉若有所思,眼鏡仔搔著腦袋,半天才說:「好,我們來試試。」

「哦,」鈺慧說:「那麻煩你們,我下去吃早餐了喔。」

「等一等,等一等。」阿吉拉著她。

「怎麼了?」鈺慧問。

「先給一點酬勞啊!」阿吉說。

「什麼酬勞?」

阿吉指指自己的嘴,鈺慧紅了臉,罵說:「死色狼!」

不過她還是側臉過去,閉上眼睛,阿吉便在她唇上親了親,跟著眼鏡仔在她頰上也吻了一下,阿吉食髓知味,從鈺慧背後環手摟住她的腰,兩只魔掌摸上鈺慧丰滿的蓓蕾亂采著,眼鏡仔見狀,不甘落後地也來搶灘。

鈺慧被他們又捏又揉的,只覺得渾身發軟,想要掙扎卻比不過他們的力氣,只好盡用嘴巴說著: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別這樣……」

阿吉和眼鏡仔如何肯聽,眼鏡仔的怪手甚至還扯著鈺慧那本來就開得低低的U形領口,露出她半邊滑嫩肥美的乳房。

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你們……你們聽我說……」

阿吉和眼鏡仔將鈺慧夾在中間,一起把她推倒到阿賓的床上,豺狼般對她爭食。

「別……啊……你們……你們聽我說……聽我說……啊……你們聽我說嘛……」

他們停下動作,仍然合抱著她,阿吉說:「好,要說什麼你快說罷,說完我們還是要疼愛你。」

「呸!」鈺慧啐了他一口,坐正來拉好衣服,左右瞪著他們倆,才開口說:「是這樣子的啦……」

然後她就開始說了。

阿賓的媽媽在飯廳裏悠閑地閱讀報紙,同時慢慢嚼著吐司。

「咦……」阿吉張大了眼睛坐起來:「這……這個……?」

「這樣子……可以嗎……?」眼鏡仔更是遲疑。

「好不好嘛?」鈺慧搖著他們的腿。

「唔……這個……」他們前後沉吟。

「好啦!好啦!」鈺慧拜托的說:「OK?」

阿吉和眼鏡仔面面相覷,心情十分古怪。

「說定了哦!」鈺慧說,還笑著。

阿吉若有所思,眼鏡仔搔著腦袋。

鈺慧拉上房門走出來,正好阿賓的媽媽從下頭來到二樓的樓梯口。

「那電腦怎麼樣了?」媽媽問。

「唔,不曉得,他們還在查!」鈺慧說。

「那快去把早餐吃完吧!」媽媽說。

「沒關系,」鈺慧攬著媽媽:「我要陪媽媽。」

「你這孩子,」媽媽捏她的鼻頭:「就會撒嬌。」

她們有說有笑地走回媽媽的房間,媽媽坐到梳裝台前,拿起綿羊油擦手,鈺慧替她編理著頭髮,還挽成兩個漂亮的髮髻。

「哇!」媽媽看著鏡子說:「你怎麼把我扮成這麼可愛?」

「媽媽本來就很可愛啊!」鈺慧吃吃地笑著。

「你胡說。」

鈺慧貼臉到媽媽頰邊,倆人一起映在鏡面上。

「瞧,姐妹花。」鈺慧說。

媽媽在她的腰枝上捏了一下,鈺慧痒得扭身亂鑽,和媽媽交頸黏著,嘴唇又含住媽媽的耳珠,把媽媽磨得腮幫子都紅熱起來。

「嗯,壞孩子……」

鈺慧伸出溫柔的雙手,按在媽媽丰嫩的乳房上,輕輕地揉動,媽媽吐氣如蘭,媚眼如絲,仰著臉讓鈺慧吻她。鈺慧隔著衣服,找到媽媽突起的兩點,先是似有似無的捻著,等它們越漲越硬立的時候,便用力地捏擠,媽媽難耐的嘆息在咽喉中打轉,返手攀扶到鈺慧的鬢邊,在她臉龐上撫摸著。

「不要……小慧……嗯……」

鈺慧在媽媽的胸前玩了一陣,左手往下滑,游到媽媽的褲頭,媽媽穿著一件鬆鬆的休閑棉長褲,因此她很輕易的穿過鬆緊帶,沒有受到抵抗就占領了媽媽的橋頭堡。

「唔,媽媽好新潮啊!」鈺慧在媽媽耳邊說。

阿賓的媽媽長褲裏頭是一件細絲高叉的小三角褲,斜邊開得特別高,丰盛的恥毛紛紛跑出來。鈺慧在媽媽最熱的軟肉上來回划動,也才沒兩三下,就從薄薄的布料上滲出黏答答的蜜汁。

「嘻……」鈺慧問:「媽媽呀,這是什麼?」

「哦……壞小慧……你……嗯……」

阿賓的媽媽忍不住擺動屁股,大腿偷偷發顫,鈺慧并不急著作更強烈的進攻,仍然只在內褲外騷擾。

「嗯哼……你這……你這女孩子……啊……快別……這樣……我們家……哦……哦……還有客……客人……呃……在呀……哦……你……好壞啊……」

「媽媽喜不喜歡小慧?」鈺慧又咬她的耳殼。

「啊唷……喜……喜歡……啊……乖鈺慧……快別……啊……別動了……媽心裏好難過……嗯……唉呀……」

鈺慧恍若不聞,繼續挑逗敏感的小蕊。

「喔……媽媽難過……啊……媽媽不好了……小慧啊……啊……」

鈺慧突然把手離開,媽媽正在緊張間,一下子沒了依靠,慌忙的抓住鈺慧的手按回去。

「媽媽不是說別動嗎?」鈺慧使壞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唉呀……動嘛……動一動嘛……」

鈺慧「咯咯」地笑著,使勁地揉弄不停,媽媽倚臉在她的肩上,嚶嚶嚀嚀地嬌喘著,鈺慧正待要再更加’強動作,門外卻傳來眼鏡仔的叫喚。

「鈺慧,我們找到故障的地方了。」他喊。

鈺慧停下來,和媽媽眨眨眼睛互望著,鈺慧圈唇成了一個「哇」的遺憾表情,又詭譎地做了個鬼臉,媽媽又好氣又好笑,報復地往鈺慧胸前亂摸一把,恨聲說:「去吧!去吧!」

「乖媽媽,對不起。」鈺慧拔出手來,將手指上的浪水抹在媽媽的唇邊,媽媽作勢要咬她,她急忙縮手,笑著逃開。

眼鏡仔又在門外催,鈺慧回應說:「來了,來了。」

「害我又得洗一次澡了……」媽媽罵著,鈺慧嘻嘻地笑。

鈺慧走了以後,媽媽不情愿地脫去外衫和粉紅色鑲滾白邊的內衣褲,扔在床上,搖著雪雪的大屁股,在更衣鏡前自憐的轉前轉後瞧上半天,又嘆了一口氣,才走進浴室,反正房裏沒人,就只虛掩著浴室門,站到浴缸裏,轉開蓮蓬頭,將全身細細地重新洗淨一次,然後把浴缸蓄滿溫暖的清水,舒服的泡著。

泡了十來分鐘,身體是舒坦了,可是被鈺慧撩起的思緒卻還亂的很,正想起來抹乾身子,忽然聽見鈺慧打開臥室門的說話聲。

「我看看……」鈺慧說:「媽媽不在,你們可以用她浴室裏的廁所。」

然後就聽見阿吉和眼鏡仔爭著說話的聲音。

媽媽慌了起來,她知道樓下的廁所壞了,這粗心的鈺慧,也不應該沒搞清楚就把同學帶來她房裏上廁所啊!她的衣服都留在床上,現在去關門或出聲都令人覺得尷尬,她驚徨失措間,隨手把浴缸的拉簾輕輕的扯遮起來,暫時躲過算了,反正男生尿尿也用不了多久。

浴室外頭阿吉和眼鏡仔還在爭著:「我先,讓我先……」

媽媽偷笑起來,上廁所有什麼好爭的?

她哪裏知道,這時阿吉和眼鏡仔都脫下了褲子棄在地上,各挺著硬梆梆的雞巴,鈺慧蹲在他們前面,輪流替他們把肉棍子吞吐吸吮,好讓它們能更充血亢奮。

鈺慧把阿吉的龜頭舔得又光亮又紅脹,然後換到眼鏡仔這邊,這眼鏡仔倒沒用,居然兩條腿酸軟軟的劇烈發抖起來,忍不住前後挺動,害鈺慧嗚嗚咽咽,又怕他提早完蛋,就吐出來小聲說:「好了,準備要開始了喔。」

她擦擦嘴,留他們在浴室前,自己走到房門口,故意朗聲說:「上廁所有什麼好爭的?不理你們了,我要上街去買便當,你們都留下來吃午餐。還有,尿完記得要沖水哦。」

說罷她就關門離去。

阿吉和眼鏡仔戲還沒演完,繼續爭著誰要先上,阿吉說他要尿出來了,眼鏡仔說他脹得都發硬了,不信的話可以掏出來驗証,阿吉就驚呼地說:「哇!你怎麼硬成這樣?」

「你敢說我,」眼鏡仔說:「你還不是一樣?」

他們你一言我一語,聽得阿賓的媽媽面紅耳赤。而且他們已經走進浴室,還在爭執不下,堅持自己要先尿。

阿賓的媽媽心裏頭好笑:「一起上不就好了……」

不過顯然阿吉和眼鏡仔沒有這麼聰明,阿吉居然說:「好,既然我們都拿出來了,你也不肯讓我,乾脆這樣,我們來斗劍,斗贏的先上……」

阿賓的媽媽聽到他們說要斗劍,再也忍俊不禁,「噗」地笑出聲音。

「誰在那裏?」

拉簾「唰」一聲被拉開,阿賓的媽媽「啊」地掩胸叫起來,阿吉沖到她的面前,一腳踏上浴缸的盆緣,問說:「黃媽媽,你在這裏作什麼?」

阿賓的媽媽看見他那根熱通通勃起的雞巴,幾乎要指到自己的鼻尖,不免亂了手足方寸,一時沒想到他這話問得很可笑,還真的糊里糊涂的在想:「我在這裏作什麼?」

阿吉可沒空等她想,他彎腰伸手入水攬著阿賓的媽媽,一傢伙濕淋淋的將她從浴缸裏攫抱起來,阿賓的媽媽又「啊呀」地驚喚一聲,隨即便用力掙動。這時眼鏡仔也過來幫忙,兩人合力將阿賓的媽媽橫著夾抱在臂彎裏,她掙動不了,滿身的水淅瀝瀝地流落到地板上。

這兩個家伙七手八腳,把阿賓的媽媽托起便向浴室外走,盡管阿賓的媽媽已是個丰腴的婦人,卻被他們像老鷹捉小雞似的,輕易地便架回臥房裏往床上擱著。

阿賓的媽媽被突如其來的混亂擾得一頭霧水,除了反射性的掙扎之外,簡直不曉得發生了什麼事。阿吉和眼鏡仔這時更雙雙摟緊著阿賓的媽媽,一起偎著臉在阿賓媽媽的兩頰上,眼鏡仔還說:「阿姨,您可別亂動,免得我們弄痛了您。」

這是什麼話?阿賓的媽媽正要出聲問,眼鏡仔已然湊嘴吻上了她的芳唇,含著她的唇瓣起香來。她「咿唔」著抗議,年輕男人濃厚的氣息卻強逼而來,讓她有快要窒息的感覺。

這邊還在糾纏不清,那邊又來了麻煩。阿賓的媽媽忙慌中忽然胸前一陣美好,原來阿吉兩手揉著她的雙乳,還輪流地噬吮她的奶尖,將它們吸的竦然直立起來。

阿賓的媽媽沒了主張,意亂情迷,傻傻的恁他們擺布。

眼鏡仔從床頭取來一付媽媽平時睡覺用的眼罩,往她臉上輕輕遮住,兩邊斜過她耳朵上挂好,阿賓的媽媽就什麼都瞧不見了,她想要伸手去掀,雙臂都被他們拱住,就在抗拒間,胸前的美好感覺居然加多了一倍,那眼鏡仔和阿吉一人瓜分了一只大奶,分別在乳頭上有吸有玩的,阿賓的媽媽禁不起蹂躪,「嗯嗯」地哼唱不已。

「不要……快住手……」阿賓的媽媽用軟弱的聲音說。

「黃媽媽……」阿吉卻道:「你的身材真好……真美啊……」

他一邊說,一邊還用手在阿賓的媽媽小腹上亂摸,指頭撩動她茂密的恥毛,阿賓的媽媽屈縮著雙腿來保護自己,沒想到阿吉聲東擊西,迅速繞過屈起的大腿後面,直接突襲她肥沃的禁地。

阿賓的媽媽剛剛就是被鈺慧一番戲逗玩得狼狽不堪,所以才去洗澡,那私處本來就黏黏滑滑的,在加上阿吉和眼鏡仔的弄,身體更加燥濕不安,阿吉卻老實不客氣的滑進她又肥又嫩的夾縫,前後來回的扣動。

「啊唷……」她禁不起撥弄而叫著。

「黃媽媽,你好濕哦……好多水哦……」阿吉又說。

「啊……你們……你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唔……唔……」

她的嘴又被眼鏡仔封住,并且趁隙伸舌過去她裏面,和她的香舌勾搭,而阿吉的魔指正好點捻在她的陰蒂上,美得她渾身發抖,沉積的情欲被挑逗開來,沖昏了腦袋,忍不住箍抱著眼鏡仔,和他對吻起來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嘖……嘖……」

阿吉看著阿賓的媽媽忘情的模樣,伸手在眼鏡仔屁股上拍了一下,眼鏡仔嘴巴黏著阿賓的媽媽,半回頭看他,他對眼鏡仔比了一個手勢,眼鏡仔會意,點點頭坐起來,將阿賓的媽媽也一并扶起,阿賓的媽媽嬌軟無力,隨他擺弄。

眼鏡仔讓阿賓的媽媽靠到他胸前,阿吉也移動位置,將阿賓的媽媽雙腿舉起,交給眼鏡仔執著,阿賓的媽媽的私密處就羞恥地凸現開來,阿吉小狗吃水似的,伸舌就舔,把阿賓的媽媽舔得哇哇亂叫。

「唉唷……嗯哼……」阿賓的媽媽被蒙著眼,無助地抖動下半身。

好個阿吉,他舔得又勤又奮,忽快忽慢,把阿賓的媽媽不斷流出來的浪水都吮進嘴裏,阿賓的媽媽跟著他的節奏期待地款擺美臀,眼鏡仔看得心旌搖蕩,就放開阿賓媽媽的兩踝,挪手到她胸前去欺侮她那兩顆發硬的小棗。

照理說,阿賓的媽媽這時雙腿已經恢復了自由,可是她依然弓蜷張得大開,一點都不怕丑的把陰戶向阿吉的嘴上挺,她的頭枕靠在眼鏡仔胸前,吃力的向後仰,丰唇乍迸,小舌亂吐,眼鏡仔識趣的又再吻上她,倆人互相把舌頭吸得滋滋響。

就這樣,阿吉和眼鏡仔這一對老拍檔,分工合作對付同學的媽媽,把個美婦人整治得騷浪性兒大發,三人在床上亂成一團。

阿賓的媽媽已經春情滿溢,管他正嬲戲著自己的人是誰,反正什麼也看不見,羞恥就羞恥吧,她十幾年的淫欲全然爆發了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」她的嘴沒地方發出聲音,只能急促地喘著。

阿吉發現她的雙腿抖得像風中秋葉,那嫣紅的陰蒂膨脹如血丘,散雜的陰毛被淫汁浪液黏伏在陰唇四周,他更集中火力,點點不離蒂頭,眼鏡仔搭配得巧,揚頭放開她的唇,阿賓的媽媽就扣人心弦地叫起來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天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喔……會死……哎喲……會死啦……弄死我了……喔……喔…」

跟著她像要斷氣般的哽咽著,嘴兒裏再也組不成勉強的句子,只有「啊……啊……」聲不歇,到最後,她連聲音都沒了,氣息中斷,全身痙攣,陰戶口「噗」地噴出大片的水花,射得阿吉滿臉都是,接著才重重地癱下身體,大口大口的呼吸。

阿吉和眼鏡仔第一回合獲勝,并不讓她休息,他們再度合作,把阿賓的媽媽翻成屁股高翹的狗姿勢,阿賓的媽媽哪裏會有力氣抗議,只想好好的歇一下,濕淋淋後翻的穴嘴兒上,卻頂來一根火辣辣的肉棍子。

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要了……」她微弱的說。

「阿姨,」眼鏡仔捧起她的臉摸著:「會很舒服哦!要不要舒服?」

「不……不要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哦……哦……」

阿吉聽都不聽她的聲明,搖動雞巴慢慢的向裏面一寸寸塞進去。

「啊呀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哦……」她最後的那聲「哦」拖得好長,顯然說不要是騙人的。

阿賓的媽媽長久以來借助的是沒有體溫的道具,那死物就算再粗再長終究難和活生生的漢子相比,阿吉的雞巴雖然只是不長不短,插進肥穴裏頭所帶來生命的律動卻難以言喻。

阿吉直直地穿透到盡頭,馬上開始抽送,阿賓的媽媽雖然穴兒不似鈺慧那樣緊湊窄小,但是肉又肥又軟,夾著龜頭和雞巴子卻是風味絕佳,阿吉坐不穩馬鞍,便放蹄地馳騁著,僵直的陽具飛快的在肉縫裏拉進拉出,伴隨那「漕漕啪啪」的水聲肉響,把阿賓媽媽的浪湯一股股向外汲出。

「唷……唷……喔哼……」阿賓的媽媽只能扭著屁股輕叫。

眼鏡仔還捧著阿賓媽媽的臉,他又說:「阿姨,來……」

阿賓的媽媽不知道他要來什麼,卻聞到淡淡的腥臊味,接著就是一條燒燙的肉鞭在她臉上划來划去,然後壓在她的嘴唇上。

「來,乖,阿姨,吃下去。」眼鏡仔柔聲說。

阿賓的媽媽後面被阿吉得正凶,激烈的快感竄遍全身,哪裏還有思考的餘地,想都沒想就張開嘴來,眼鏡仔迫不及待的就插了進去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」阿賓的媽媽昏厥般地讓眼鏡仔拿她的嘴巴當小穴插。

阿吉和眼鏡仔一前一後,忙著去幹阿賓的媽媽。阿賓的媽媽趴跪在床上白羊一樣的嬌軀,湯漾著成熟嫵媚的美韻,呈現出視覺無上的享受。眼鏡仔定力膚淺,忍性不夠,突然狼哮起來,腰間狂酸,又濃又厚又多的陽精就「卜卜」地射進阿賓媽媽的嘴裏了。

阿賓的媽媽走避不及,只好「咕咕」的吞下,眼鏡仔射完以後,脫力地跌坐回床上,便只剩下阿吉和阿賓的媽媽對手肉搏。阿吉拔出雞巴,將阿賓的媽媽翻成仰躺,再重新趴到她身上,龜頭抵在她被插得開開的穴兒口,正要再度侵入,阿賓的媽媽雙腿在他屁股上一勾,自己把他迎進花徑,沒等他動,就晃著屁股和他顛鸞倒鳳起來。

「哦……哦……插得好好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黃媽媽,你舒不舒服?」阿吉問。

「舒服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喔……喔……你們兩個……啊……壞蛋……把黃媽媽……啊……弄得好……舒服……哦……哦……壞東西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阿吉和阿賓的媽媽相互抱得又緊又急,像要把對方壓死似的對挺著下身。

「黃媽媽,黃媽媽,我……我要射了……」阿吉喘著說。

「不行……啊……不行……啊……讓我先……讓我先……啊呀……喔……」

他們竟然彼此爭先起來,阿吉可真有紳士風度,拼了命忍住讓阿賓的媽媽先,阿賓的媽媽全身失控的發抖,小穴又是「噗」的一聲,熱騰騰的春水隨著長長的高潮沖流而出。

阿吉被阿賓的媽媽高潮時的緊繃磨得按捺不住,陰莖突脹,馬眼張開,滿腔的熱精潰堤決出。

「哦……黃媽媽……」他也低吼起來。

要死不死,偏偏在沒命的關頭,鈺慧的叫聲在樓下遠遠的嚷起。

「喂,你們在哪裏?午餐買回來了。」

阿吉心頭猛震,精關急縮,那酸到心坎的感覺差點讓他哭出來。阿賓的媽媽更是吃驚,滿臉惶恐地將眼罩扯去,正好和阿吉面對面的互望著。

「我們在和阿姨聊天!」眼鏡仔機警地向外面喊。

「快點下來,免得飯涼了!」鈺慧又喊,看樣子她是不打算上來。

房裏的三人都松了一口氣,阿吉笑瞇瞇地吻了阿賓的媽媽一下,她白了阿吉一眼,拍打他的屁股說:「看,都是你們啦,壞小孩……啊唷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啊……」

阿吉又幹起來,他剛才只射出一小滴,雞巴比鐵棒還硬,他沒頭沒腦的狂插了七八十下,接續未完的感覺,精門重新開起,被無情壓抑的精水這次再也不顧任何阻攔,暴烈的疾噴而出,射得阿賓的媽媽子宮口緊張的連連收縮。

「換我,換我,再讓我來一下,我還沒幹到阿姨……」眼鏡仔推著他說。「你……你……不要……鈺慧在樓下呢……」阿賓的媽媽急忙要勸止。

阿吉爬下她的身來,眼鏡仔慌忙遞補上去,「咕嘰」便順利插進她的穴裏。

「啊……你們好壞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阿賓的媽媽本來已經過身子,可是阿吉一趟回光返照,那雞巴特別長特別粗特別讓她有感覺,把她得又抖抖地快樂起來。等眼鏡仔那倉皇的雞巴接在阿吉後面插進來,忐忑的擔憂加上急促的抽送,馬上把她又推上另一個高峰。

「喔……喔……阿姨被你……被你們搞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「阿姨,你,你好美喔……哎呀,阿姨,你,你,你裏面會吸人……」

原來阿賓的媽媽子宮頸肉竟然像吃人花般的開合不已,眼鏡仔這沒用的傢夥如何消受得起,才插得二百來下,就抱住阿賓媽媽的臉叫著:「阿姨……看著我……看著我……」

阿賓的媽媽也被他著急的幹法弄得慌悸無比,連忙看著他的雙眼,只聽他顫呼呼地猛喘,身體裏的男根劇脹,眼鏡仔白眼一吊,第二次射出精來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」阿賓的媽媽被他一刺激,陪著也又洩了一腿的水。

眼鏡仔跌下身來,仰躺著直吸氣,阿吉坐在一旁,看著阿賓的媽媽還嘻嘻地笑著。

「壞蛋,」阿賓的媽媽雙手無力的各打他們一下,罵說:「怎麼來欺負我……」

「黃媽媽,你舒服沒?」阿吉問。

「要你管,壞蛋,」阿賓的媽媽又罵了一句:「你們兩個……你們兩個到我房間來幹嘛沒穿褲子?」

「因為……」阿吉說:「因為天氣很好,出太陽!」

「啊?什麼?」阿賓的媽媽沒聽懂。

「嘻嘻,黃媽媽,」阿吉說:「下雨天出門要帶雨具嘛,出太陽,那就得……」

「陽具!」阿賓的媽媽說,馬上就知道上當了。

阿吉和眼鏡仔都呵呵地笑她,她紅了臉,伸腳用趾頭作去夾她們的軟掉了的雞巴,阿吉和眼鏡仔急忙走避,閃身起床找褲子來穿。

「快點穿,快點穿。」他們還頑皮地互相催趕。

「害我又得洗一次澡了……」阿賓的媽媽埋怨說。

樓下,鈺慧把便當放好,簡單的整理著餐桌,聽見樓上傳來隱隱的笑語聲,不免又叫喚了一次:「快來吃午餐。」

她轉頭看向窗外,自己喃喃說著:「唔,今天出太陽。」

是的,好燦爛的陽光,在開始轉涼的天氣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