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. 筠夢

辦一次尾牙惹得我整天生氣,不管如何,總算弄完了。客戶服務部門的幾個年輕人意猶未盡,拉我和Peter去唱歌,他們說還找了些女孩子,我到了之後才知道,是筠夢、小蕙和羚羚。

筠夢是這三個女孩中的組長,平時作事嚴謹,少見笑容,讓人覺得難以親近。羚羚我不熟,甚至那時我都還不知道她叫什麼名字。至於小蕙,怎麼說呢,小蕙其實是Peter的女朋友,真正的女朋友,至少在公司裡面是的,幾乎沒有別人知道這件事情,我和Peter的交情我當然曉得,更何況,小蕙是叫我作乾爹的,不過這知道的人就更少了。

那幾個年輕人是衝著小蕙和羚羚來的,礙於關係,筠夢他們不敢不邀,而我們則是小蕙賴皮說「黃經理去我們才去」,所以才被拉來頂數,算是無辜的羔羊。

所有的男孩子都在筵席上喝過一些酒,我是整天被氣得一杯都還沒喝,三個女孩子則宣稱她們是不喝酒的。我們剛進包廂裡面,馬上有人迫不及待的點歌唱起來,我和那些男孩子們叫了兩手台灣啤酒勸起杯來,酒入肚腸,一天的悶氣不覺消了許多。

我和他們爽快的又喝又談,他們問我離職後要去哪裡,我說要作回我的老本行,他們好奇的問老本行是什麼,我笑了笑沒有回答。

這時有一個人小聲對我說:「經理,瞧瞧你們家Peter。」

我一看,真是哭笑不得。Peter大剌剌地跨坐在筠夢腿上,作勢要吻她,這傢伙居然太歲頭上動土,撒野也沒瞧瞧對象。

筠夢掩臉閃躲,Peter找空隙到處鑽動,筠夢求饒不已。

這時羚羚站得遠遠的在唱她的歌,小蕙沒好氣的躲在沙發角落瞪著Peter,我還會不知道Peter喝醉了的德行嗎?我站起來走到筠夢旁邊,拍拍Peter的肩說:「好兄弟,換手來!」

Peter笑著爬起來,筠夢知道我是來救她的,連忙躲進我懷裡,Peter丟下她,轉頭找小蕙麻煩去了,這時換了一首快節奏的歌曲,小蕙聰明的推著Peter到前面去踏起舞步,免去一場尷尬。站在外面的羚羚趕緊也躲到我這邊,客服部那幾個男生則是嫉妒地看著跳舞的倆人。

「經理,你看。」筠夢提著她的長裙。

那長裙上燒破了一個焦洞,顯然是被菸頭燙的,我認出來這是件「五個銅貨」的當季品。

「繡補的話要好幾百塊的……」筠夢嘟嚷著說。

「好!」我說:「我會讓他賠妳的。」

音樂中斷下來,Peter放掉羚羚,又蹦向筠夢這邊,筠夢小聲尖叫想要逃走,還是被他欄腰抱住,她用力掙扎,倆人都跌到我身上。這時,有兩個男生過來邀Peter喊拳,藉機阻止他再胡鬧。

Peter被他們拖走到另一邊,我搖搖頭,舉起酒罐子對三個女孩子說:「Sorry,他醉了。」

其實我主要是對著小蕙說,小蕙聰明的很,用嘴唇微微地作出「Isee」的語樣,我轉移話題,別過頭來對著羚羚說:「啊!妳好,我還不知道妳叫什麼名字?」

「羚羚。」她率直地說。

「哎唷,」小蕙說:「連她你居然都不認識?你沒聽你們二部的那位黃先生提過嗎?」

小蕙特別在「黃先生」三字上加重語氣,我溜了半晌的眼,才恍然大悟,她說的一定是Bush。這該死的Bush,前一兩個禮拜我幫他介紹一個女孩子,那女孩迷死他了,他卻扭扭捏捏連請一頓飯都為難,原來早就另有心上人,還將我蒙在鼓裡,瞧我改天不弄他個好看。

「我不是不認識她,」我辯解說:「我只是說不知道她的名字。」

我又說:「我常跟Peter講,我們公司穿起短裙最漂亮的就是她了,不信妳問Peter。」

不過她們已經問不到Peter了,Peter已經倒在沙發上,依照往日的經驗,他不到明天早晨是連動都不會動的。

「哼,經理也不老實,」筠夢說:「到處看女孩子。」

我真的難為情起來,就胡謅說:「我怎麼到處亂看,我是有程序的看,我是奉命仔細看。」

「什麼奉命仔細看?」她們莫名其妙。

「別跟別人說,其實,每一個同仁我都要調查的,」我要撒謊就乾脆撒個大點兒的:「譬如說,妳們三位,我就調查有一份名單。」

「名單?我們?」她們可上當了:「我們什麼名單?」

「妳們每一個人……」我作出神秘的表情:「嗯哼,每一個人最少都有三名以上的仰慕者……」

「那有……經理騙人……」她們用一種唯恐不被說服的語氣說。

「好吧!我舉個例子,像小蕙吧……」我屈著指頭壓低聲音:「就有客服部的在喜歡妳,對不對?」

小蕙斜眼瞄我,好像說這算什麼名單。

「當然還有其他人啊,欸,這是秘密呢,不能亂講!」我說。

「你一定是吹牛,」筠夢說:「那我呢?」

我就知道,這些女孩一面說不信,一面又會著急。

「妳嗎……我想想……」我說。

「啊!還要想?」筠夢不滿意。

「當然要想啊!我又不是把名單隨時帶在身上,要回憶一下嘛……有了……」我又屈著指頭:「客服部!」

「怎麼又是客服部?」連小蕙也不滿意了。

「好啦好啦,還有……」我再屈著指頭:「還有營業處!」

「營業處有四個部欸!」羚羚說:「不行!你得說出是誰來!」

「好好好,我說,我說……」她們都靜下來,我伸手遮住臉,沉痛地說:「我承認,那就是我……」

我和她們同時都哄堂大笑起來,客服部的幾個傻傢伙不知所以的看著我們。

「還有我,還有我。」羚羚說。

「妳……營業處黃先生!」我堅定的說。

「那……那不算!」羚羚說。

「怎能不算?」我又亂扯:「黃先生跟我說他苦戀呢!」

羚羚一付不以為然的樣子。

「羚羚姓什麼?」我問。

「姓黃。」筠夢和小蕙一起說。

「對嘛,沒錯呀!」我嘴上這麼說,老實講是有點意外,所以我忍不住又說:「我們三個都同姓欸,原來是三妹。」

羚羚笑起來:「眼前是大哥。」

這妞兒蠻有趣的。筠夢又來湊熱鬧,嚷著也要叫我作大哥,我就讓她叫了。

混亂間,羚羚的手機響起,她一看螢幕,板起臉來,轉身到包廂外去接聽,筠夢和小蕙小聲說:「哦……黃先生。」

羚羚這一去去了個把鐘頭,直到我們買單了她才勉強結束。我和客服部幾個人合力把Peter拖上車,和大家告別離去。

第二天,我比較晚進公司,在走廊遇見筠夢。

「哥哥。」她親熱的叫我,我才想起昨天讓她作我妹妹了。

「哥哥,」她笑著說:「Peter剛剛說要賠我的衣服,我說不要,我要讓他愧疚一輩子。」

我看她充滿著小女人的喜悅,我隱隱覺得不妥。果不其然,我才回到座位上,小蕙就來了內線電話:「乾爹,怎麼辦?筠夢跟我們說她覺得Peter在喜歡她。」

完了完了,我也沒辦法,只能邊走邊瞧了。我安慰小蕙幾句,掛上話機,叫了Peter來跟他說這件事,Peter也唯有苦笑。

午餐過後,筠夢打來電話,說要請「哥哥」吃晚飯,要我「順便」找Peter。下班前,她果然帶著小蕙和羚羚來了,我們一起離開辦公室,我看見Bush不解地在注視著我們。

後來我們去吃薑母鴨,就是和Candy去過的那家。才坐下,她們就異口同聲跟我要名單,所幸我老謀深算,一進公司就擬好了一張記滿部門卻沒有名字的名單,當下拿出來,真有其事的和她們討論著,Peter則是心神不寧,沒空參加我們的研討會。

這晚的話題,我故意繞著羚羚和Bush轉,不去提及Peter或筠夢。回家的路上,我和羚羚還特地各掛了一通電話給Bush,這件事下回我再記敘。

過後的幾日,筠夢整天來邀我喝咖啡,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,不過我和她也因此變得很熟。她嘴上老是掛記著Peter、Peter,三句話之中一定提到一次Peter,小蕙跟我說,這應該是筠夢的初戀。

我我越來越擔心,也問過Peter該怎麼辦,Peter想了很久,決定告訴她他已經有女朋友了,快刀斬亂麻,免得夜長夢多。比較麻煩的地方是,他要我去告訴她。

週五晚上,鈺慧回台南去了。我下班後單獨約筠夢出來,筠夢上了我的車之後,不見Peter而有點兒訥悶,我告訴她有些事跟她講,便朝海邊開去。路上她不安的一直問我什麼事,我吞吞吐吐了好久,才委婉地跟說Peter已經有女朋友的事,當然我沒說是小蕙,我只說Peter在家鄉有一個論及婚嫁的對象。

我說完之後,偷偷瞄過去,豆大的淚珠已經在筠夢眼裡打轉。車子到達了堤岸邊,筠夢一聲不響地開門下去,海風很大,我連忙抓起長外套跟在她後面,我們走到圍欄上坐下,我拍拍筠夢的肩膀安慰她,她就伏進我懷裡哭泣起來了。

筠夢哭了一會兒,突然輕聲問說:「哥哥,Peter要你來告訴我這些的嗎?」

我撒謊告訴她Peter並不曉得我約她出來,但是我猜Peter是愛他女朋友的。她想了又想,後來說:「哥哥,別讓Peter知道我知道這件事好嗎?」

我答應了她。

她安靜地倚在我臂彎裡,我怕她太冷,便將外套罩在她背上,我聞到她淡淡的幽香。筠夢是個很平凡的女孩,平凡到沒有特色,我從來沒聽過有關她的故事,我知道這一次她受到了傷害。

四周都沒有人,我們在那裡坐了好久,彼此沉默著。

「哥哥。」她又叫我。

「什麼?」

「你教我一件事好不好?」

我看著她。

「你教我……Kiss。」她說。

「咦?」我睜大眼睛。

「教我。」她仰起臉龐。

我說筠夢很平凡,那並不是說她長得醜,我們靠得這麼近,我很仔細地瞧清楚她秀氣的眉目,聳直的鼻樑和豐厚的紅唇。我覺得筠夢的確不是頂美,但是主要的是沒打扮好,我的視線在她臉上到處瀏覽,最後和她也注視著我的眼神接觸在一起,她還在等我。

「我都廿五歲了,還沒有跟人Kiss過。」她轉頭看向遠方。

我怎忍心拒絕她?

我用手掌遮去她的眼睛,偏臉低頭吻向她的嘴唇,她緊張地觳觫著。我用力將她擁進懷裡,發現她的身體非常溫柔,她順從地貼近我,我小心翼翼,輕啜她的兩片唇肉。

我猜筠夢全身都發燙了,因為她的鼻息很熱,而且她的睫毛在不安顫動。我好玩地用兩指撐開她的一隻眼睛,她看見我,知道我使壞,不依的用粉拳捶我,順勢也攀住我的頸子,我和她就變成直接的相擁。

真教人意外,貼住我胸膛的是一對大而柔軟的乳房,我之前從來沒曾注意到筠夢的身材這樣好。

我抱著她,舔食她的唇彩,筠夢完全沒有經驗,時而僵直時而癱瘓,任我的雙唇到處輕薄,我舔噬她的耳殼時,她差點兒沒死去,我吻回她的唇上,試著將舌尖伸進她的口中,她張嘴也不是,不張也不是,我趁她沒主張,很快的就扣開她的牙關,進到裡面挑逗著她的香舌。

筠夢的熱情山洪一樣地暴發出來,她勾緊我的脖子,用力地吮食我的舌頭,還用門牙去輕嚼它。我放線吊餌,將她的舌兒漸漸誘進我的嘴裡,換我恣意地吸汲它,她發出夢囈般的呻吟聲,聽得我都醉了。

我的手掌撫在她背上腰間,到處摸索,當我和筠夢都沉溺得氣若游絲時,我忘情地往前摸到她豐滿無比的山峰。我突然驚醒,連忙縮手,筠夢反射地護住胸部,低頭又躲進我懷裡。

「對不起……」我道歉:「不過妳身材真好。」

筠夢抬頭看看我,又打了我胸膛一下才說:「哥哥,我們到你車裡。」

「妹妹……」

「我好像還沒學完,該學的你都教我吧!」她說。

我拉起她的手,倆人走回車旁,筠夢選擇躲進後座,我也跟上去,車門關起,和外頭的冷風隔絕,一下子覺得安全了許多。筠夢背著我坐,臉垂得低低的,我坐近向前圍攬住她的腰,她靠到我身上,我吻著她的頭髮。

「我們從哪裡繼續?」我問。

「看你剛才教到哪裡啊?」她的聲音像蚊子那麼小。

我停在她腰上的手交叉往上滑,穿進她的外套裡,隔著襯衫,把她圓潤有型的肉饅頭雙雙握住,輕輕捏動,我感覺到她的心兒在快速亂跳。我低頭去吻她的頸側,再吻向喉頭,她仰起臉偷偷嘆氣,然後我吻著她的紅頰,她滿足的笑著。

「舒服嗎?」我問。

「舒服。」她很誠實。

「那妳的手為什麼還來阻擋我?」

她的雙手縮箍在胸前,妨礙我做事。

「我……我不知到要放哪兒?」她翹著嘴。

「來!」我將她的左手舉高,讓她向後挽著我的頭,又把她右手牽低,拿來摸著我的大腿,這一來我就很好做事了。

我一直隔著襯衫揉她的乳房,我猜她穿的是一種棉質杯布的內衣,摸起來手感很美好,我甚至可以明顯地分辨出她昂起的兩顆小突點。相信從來沒有男人在這裡下過功夫,我故意在小突點的周圍繞圈圈,她悄悄的挺高胸脯,表示她的邀請,我就用兩兩的指間去夾它們,筠夢的呼吸聲馬上錯亂起來。

「妳也摸摸我。」我引導她。

筠夢在我大腿上的手往後摸,移到我有點發硬的褲襠間,我告訴她上下輕輕搓動,她照著做,不久我就達到最興奮的狀態,她隔著褲子摸出我的形狀,很有趣地沿著輪廓抓來抓去。

「還要多學一點嗎?」我問她。

筠夢已經意亂情迷,說不定根本不知道我在問什麼,她只是中邪般的點著頭,我輕輕拉開自己的褲鍊,把那硬到發酸的東西找到拿出來,交到她的手裡,她迷迷糊糊的握住,剛巧用掌心頂裹著我的小頭兒,一時之間不明白那是什麼,隨手摸捏了幾下才嚇了一跳,睜開眼睛回仰看著我。

「哥哥……」她嚅嚅叫了一聲,不過手卻沒放掉。

我又吻了她的唇,她不再言語,手指又騷動起來,在小頭兒上揉搓,這卻把我弄痛了。

「唉唷!」我往後縮。

「怎麼了?」她緊張了一下。

「會痛。」

「對不起!」她離開我的懷抱,轉身過來,低頭看見我痛的地方,她不好意思的伸手接住,輕輕的跟它握手。

我立刻又神氣起來,連抖兩抖,撐得又粗又壯。

「好……好奇怪啊……」筠夢掩著嘴笑。

我要讓她看個清楚,車子裡的空間不夠我站起來,我就高跪在座位上,砲管直指筠夢的臉,她兩手上下握住我,只露出香菇頭。

「妳幹嘛?」我笑起來:「吊單槓啊?」

「那我要怎麼做?」她問。

於是我教她怎麼做,我告訴她男人快樂的原理,告訴她怎麼握怎麼套,她認真的學著,她那生疏的動作讓我比平常都衝動。我後來又教她怎麼用嘴,真為難她了,她苦了老半天的眉頭,終於張開小嘴淺淺的將我吮住。

我該怎麼形容被她那厚軟性感的雙唇所吸吻的感覺?她從前面的眼口,慢慢含包過來,直到將全部的菱邊都納進去,美妙極了。她畏縮的模樣令我不斷地悸動,催促她一次又一次地吞吐,她有時喘不過氣,便離開我休息一下,用指頭在我的紅肉上挑劃著,讓我酸軟無比,我再也跪不住,坐倒回座位上,我順手將她攬抱過來,她整個人都縮坐到我懷裡,自己湊臉來吻我,我們兩舌交纏了許久,才彼此放鬆開來。

我又拉高她的裙擺,讓她像那日Peter那樣跨坐在我腿上,她伏著我的肩,我一手撩動她的頭髮,一手按在她的大腿上,隔著絲襪,有目的的往一個方向慢慢摸,她就是這樣軟軟的伏著也不掙動,不久我就到了。

我摸到一處熱氣騰騰,肥滿又特別有彈性的小丘,加上褲襪的緊繃,那擠壓的圓凸實在讓我流連忘返,我發現我比筠夢還要緊張,我的手抖得很厲害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的顫抖,筠夢的水份透過層層濾布滲泌出來,我突然無法控制自己,五指用力一扯,將那褲襪底襠撕開,筠夢雖然「哎呀」一聲,還是伏在我的肩頭。

我直接摸在內褲底布上,那感覺真實多了,筠夢這時一定是什麼都不要緊了,因為她是那樣的潮水高漲,我懷疑那內褲有哪裡是乾的。我指頭又一鑽,找到漏水的源頭。

筠夢開始劇烈反應起來,她鎖緊我的脖子,不停在我耳邊嬌喘,腰枝隨著我指頭的輕薄而扭轉,我只不過在她的唇瓣上比劃兩下,她就完全承受不住了。

時機已經成熟,我不再逗弄她,我放她下來,脫去她的褲襪和小三角褲,我讓她坐正在後座中央,舉高她的雙腳,我壓跪在她正面,堅硬前端的一小部份埋進她花瓣之間,輕輕地碾動。

「哥哥……」她抖著聲音叫我。

「還學不學。」我箭在弦上。

筠夢自然知道將會發生什麼事,她沒回答,閉上眼睛要我吻她。皇天在上,這時就算她說不學了我也非佔有她不可。

我俯身吻她,下身微微出力朝前方挺進,筠夢太潮溼了,天雨路滑,我不小心就失陷了整顆的頭部。

「痛……」她說。

因為痛,所以筠夢在緊緊地收縮著,尤其是入口的部份,不過她又是那麼的狎潤,我被她箍得更加衝動,忍不住多送了一下,我就又多進了一兩公分,筠夢的眉頭深蹙著,我分分寸寸往前推,享受那被繃縛的快感。當我通過了一半已上的時候,筠夢突然無力地放鬆開來,我就一口氣跌陷到盡頭,筠夢驚呼一聲,我們已經完成了親蜜的儀式。

「好痛……」她說。

我溫柔地吻她,輕揉她的乳房,等她疏忽了警覺,才偷偷向外拔出。可是筠夢是那麼敏感,我離開她的過程裡,她喉中一直壓抑著不明顯的嘆聲,我退到最後,重新再穿進她體內,她無法抵擋,「嗯……哼……」地呼出來。

我用雙唇堵住她的嘴,讓她無法訴苦,一方面也因此給她慰藉,她貪婪地強吸我的舌板,哭泣般的鼻音不斷,我穩定地繼續我的抽送,經過一小段短暫的永恆,她終於放開我的嘴,仰起臉蛋兒長長地叫了一聲「啊……」,我知道,痛苦已經過去。

她瞇著眼睛,春意盎然,我挺直背骨,開始加快節奏,她的水份再一次地洶湧而來,把我的座椅都浸濕了。

「怎麼樣?」我問。

「咦?……」她迷濛著星眸。

「舒服嗎?」

「唔……你好壞……哎……怎麼……怎麼會這樣舒服……嗯……」她說。

我聽著她的感受,突然想起了鈺慧,我記得當年鈺慧和我第一次要好時,也是這樣說的。

筠夢狹窄的通道擠得我好不痛快,我漸漸失去了控制,奔馬般的飛馳開來,筠夢只能扶著我的腰,溫婉地一一承受。

「哦……哥……」她每當我失速的時候,就會這樣叫我。

我本來可以表現得更理想的,但是筠夢身體的美好完全出乎我猜想之外,我過於輕敵,太早捨命肉搏,沒多久就已無法自拔。筠夢恍惚不覺,僅僅這樣子就能讓她醺愜流連,我茍延殘喘,仍然不能挽回頹勢,腰間酸美難言,並且向全身竄開,丹田一熱,埋沒在筠夢體內的部位彷彿疾脹了一倍,感覺更失去控制,終於全面潰決,燙人的漿液源源射出。

我停止動作,抱緊筠夢,不停地叫著她的名字,筠夢也抱緊我,吻我,讓我享受了完整的發洩。之後,我坐下來抱著她,替她小心的揩拭,她窩在我懷抱中不肯起來,我繼續和她複習親吻的課程。

我們都不願意就這樣分離,於是她和我回家,我找出一套鈺慧的內睡衣讓她替換,我們在我的大床上睡了一個甜蜜的覺。

週末,我帶她去做了個俏麗的新髮型,把她端莊的長髮和瀏海剪掉,改成薄而蓬亂的年輕模樣。然後我們去喝茶、看電影、逛街,就像一對交往中的情侶。

我幫她選了幾套新衣服,試穿的時候,她從更衣室裡叫我,我拉開一小條門縫,向裡面張望,她轉過身來,那是一件緊緊的小上衣外套。

「你看。」

我自然看到,那衣襟扣得有點低,露出她很小一截可愛的乳溝。

「很好看啊!」我笑著說。

我鼓勵她把整套換上,包括一條窄窄的黑皮裙。她很不好意思的走出更衣室,我和賣衣服的小姐都賭咒說她這樣很漂亮,她才肯穿著不換回來。我又和她挑了一雙墊得高高的半統靴,走到街上,筠夢起先很不自然,不習慣路上男人投過來興趣的眼光,每當我小聲說「嗨,那個男生在看妳」,她都會偷偷打我一下。

晚上我們回到我家中,筠夢十分快樂,我想她會喜歡她新的外型。

筠夢替我們準備晚餐,然後我們在客廳看電視、聊天,接著,自然而然的,我們又作起昨晚相同的功課,我將她吻得軟綿綿的,當她任我擺佈之後,我把今天買給她的服飾和從鈺慧衣櫥裡借來的內衣褲統統卸去,雖然她笑著閃躲,最後還是一絲不掛的窩坐在我腿邊。

她的身材真是好,皮膚健康中透著紅赧,胸部渾圓堅實,形態優美,兩顆不大不小的紅豆驕傲地向上斜斜凸起,暈圍淺淡,差點分辨不出來。她的腰凹弧光滑,沒有半絲贅肉,小肚臍巧妙迷人,臍下平實,很低很低的部份才長有稀疏的毛髮,而且分布的範疇很小,她躲著不讓我看清楚,一轉身,我又瞧見她突翹有勁的香臀,我伸手要摸,她閃來閃去,一對白花花的乳房搖得我心旌大盪。

她抗議說不公平,也來解我褲帶,我可不笨,連掙扎都沒掙扎,無條件地任她脫去,她又想脫我內褲時有一點心虛,怯怯地偷望我,我假裝不知,她還是將它捋下來,我就光著屁股坐在沙發上。

筠夢跪起來,她可沒空來管我的上衣了,她正忙著仔細觀察我的局部,好奇的挑動著,我逐漸生氣勃勃起來,她可樂了,用指頭來彈我,我更加的聳直,她便將我握在手裡,愛憐的撫弄著。

我要她像昨天那樣舔我,她這次沒有任何猶豫,張嘴就吃我,並且津津有味的舐來吸去,把我整個吃得都是她的口水,亮亮晶晶的。

我拿起電視遙控器,故意轉到鎖碼頻道,將音量開得夠大,客廳裡立刻充滿恩愛的嘆喚。我扶起她,要她轉向彎腰扶著茶几站著,讓她看著電視,我則站到她屁股後面,接觸她,並且開始侵略她。

筠夢仍舊是那種要人命的緊迫,而且她還沒有充份濕潤,我把前端挨在她門裡門外亂闖著,沒多久就有第一波洪峰湧到,我順勢長驅直入。

「哦……」她拖起長長的滿意聲。

我二話不說,便悍然的發動戰爭,筠夢低弓著腰枝迎擊,我火力強大,她引敵深入,我們苦鬥了一二百回合,電視上的女演員正好歇斯底里地叫著,筠夢按捺不住,也隨著「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叫起來。

筠夢彎腰的姿態誘人無比,我每次的衝鋒都會被她豐隆的臀肉彈回,我低頭看著火熱的戰況,更加雄心勃勃,奮不顧身地拼命陷陣。

筠夢一直喊著她很舒服,後來卻突然沒了聲音,不久又全身僵僵硬硬,我知道她要崩潰了,我沒再憋撐,任由情慾澎湃,筠夢接著尖叫一聲,我趕快攬提著她的腰,她還是在大聲嬌啼,我再一輪搶攻,快感直衝心肺,我也射了,射了好多好多……

我拉她躺回沙發,她居然呵呵笑個不停。

「這是什麼?」她傻傻地問。

「高潮啊,小白痴。」我吻著她的鼻尖。

我們擁在一起,我讓她休息夠了才抱她進房去。

週日早晨,我們在外面吃過早餐,我送她回家。在車上,我偷偷端詳著筠夢,筠夢的神采明顯和以前不一樣,她變得有自信,也變得充滿女人味。

假日路上車輛稀少,空氣乾淨,我覺得精神很舒爽,我想有一大部份也是受到筠夢的感染吧!

筠夢望著車窗外,淺淺地笑著,她在想什麼呢?我從頭到腳再次打量她一次,好個都會女子,說不定Peter從此會對她刮目相看,不過,她還會在意Peter嗎?

我想不會了。

不管如何,我知道筠夢正在蛻變,毛毛蟲的階段已經過去,美麗的蝴蝶馬上就會脫繭而出。

我也笑起來。

早安,我親愛的妹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