鄰居的愛(三)

鈺慧不在的這兩個月,我快樂極了。

榆榆和媛琳讓我左右逢源,那偷偷摸摸的快感,天天都刺激得我情慾亢奮。特別是媛琳,她騷勁十足,但是偏偏謝先生又是大醋桶,光要防他我們就要特別當心,每一次我要和媛琳作愛,都得出奇制勝。

有一回半夜,我們還躲到大樓的天台上去,將門反鎖後在空盪盪的樓頂激烈纏綿,媛琳的浪聲遠遠的飄蕩在天空中……實在讓我回味無窮。

因為當夜我們在陽台是摸著黑辦事,我擔心是不是留下不妥的痕跡,所以天一亮,我就上到天台再查看一次比較保險。

一上到天台,就看到有人在那裡,原來是姚太太。

其實我和姚太太本來就比較熟悉,除了牌桌上她是比較固定的牌有之外,我們又住同一層樓。我跟她打了個招呼,若無其事的走到夜裡我和媛琳顛鸞倒鳳的地方,還好,一切看起來都很正常。

「黃先生,你早啊!」姚太太回應我的招呼:「這麼難得早上來運動啊!」

我尷尬的笑了笑。姚太太正在搖一只呼啦圈,我看她搖得挺不錯的,卻同時也把她的身材纖毫畢露的搖出來。

姚太太平時穿著普通,我從沒特別注意,今晨她只是簡單的運動薄衣短褲,我才發現她的身材也不錯。

起先我站在她後面,就看到她豐腴的臀部隨著腰枝不停的搖動,那真的太惹人暇思了。而且鬆鬆薄薄的短褲將內褲的痕跡顯露無遺,實在比沒有穿更誘人,我就這樣一直看著,有時候反正天台沒其他人,就故意蹲在她後面以便看得更仔細一點。

她的腰不像榆榆那麼纖細,卻也不會比媛琳有太多肉,屬於稍為豐滿的類型。

後來我又走到她前側,假意眺望街景,卻偷偷回眼看看她的胸脯,哦哦,她的乳房也正隨著搖動呼啦圈的動作而晃動不停,而她的貼身薄衫使得那兩顆肉球更形突出,我在也不肯離開,就這樣一直偷看她的乳房擺動。

她搖了好久,終於停下來了,她向我走來,我趕緊假裝四處顧盼。

「早上到天台來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很不錯,是嗎?」她說。

我連忙贊同,她就同我倚在欄牆上聊起來了。談著談著,她說她老公後天就要從大陸回來放假,臉上掩不住絲絲喜色。我問她有沒有孩子,因為我從沒看過,她搖搖頭,說想等老公工作調回台灣再打算。

話在談,我的眼睛當然也在看,現在我們靠得這麼近,我甚至可以看的到她肉球在衣服上撐起的兩點。姚太太倒沒發現到我眼睛的侵犯。

後來我們打算下樓,但是底下一層樓才有電梯,我們一前一後的下樓梯,就在快走完階梯的時候,謝太太不知怎麼突然失去重心,「啊呀」一聲,就要翻倒。我連忙想將她拉住,她還是跌了下去,我們倆倒成一團,但是我終於抱住她,而且就抱在軟軟的兩團胸肉上。

我趕緊起身,正要拉她起來,她露出痛苦的表情,原來她扭傷了左腳腳踝。我只好攙扶著她,按了電梯鈕,搭回到我們的樓層,再扶她進到她家中,她只能跳著走,一路上我軟玉溫香抱滿懷,她正痛得緊,也不知道我在揩油。

進到她客廳,我讓她坐到沙發上,我不敢肯定扭傷的話應該是要冰敷還是熱敷,我想她這麼痛,應該是冰敷比較能鎮靜吧?!我就在她的冰箱裡找出一些冰塊,再從浴室裡找到毛巾包起來,然後回到沙發上,將她的左腳擱到我的腿上,然後輕輕的將冰塊去敷在她腳上。

我不曉得我做得對不對,可是看她好像減緩了很多痛苦,表情輕鬆多了。

「真謝謝你,黃先生!」她說。

「叫我阿賓,」我說:「妳呢?不知道妳叫什麼名字?」

「我叫欣怡。」

「欣怡,」我說:「等一會兒我們還是去看醫生比較妥當,不過診所恐怕沒這麼早開,我去買一些早餐,吃完我再陪妳去。」

「可是你還要上班。」

「沒關係!我這種班妳也知道,很彈性的。」

說完我便下樓去買了簡單的早點回來,和她在客廳一起吃,我發現,現在反而是欣怡一直在偷看我。

我陪她聊著天,再送她到診所看醫生和推拿,等到一切OK陪她回來已經十一點多了。我又到外面買了兩個餐盒回來當午餐,我們一邊看電視,一邊吃著。

「阿賓,」欣怡突然說:「你真好。」

我有點受寵若驚,說:「哪裡,大家那麼熟。對了,妳也折騰了半天了,要不要回房去休息一下?」

她搖搖頭,並且要我陪她看電視,反正我今天不想上班了,就陪她吧!看著看著,她卻好像睡著了,整個人慢慢倚到我懷裡。我理直氣壯的乾脆摟住她,像哄小孩入睡一樣的輕拍著她的肩膀,她將頭靠在我肩上,雙手攀住我的腰,我知道她並不是真的在睡。

我輕撫著她的臉頰,有點熱熱燙燙的,我又將手指在她嘴唇上劃著,她的嘴唇形狀普通,但是下唇豐厚有彈性,她將它們輕輕翹起,接受我的愛撫,然後又用牙齒輕咬著我的指尖。

這一切,欣怡都還是閉著雙眼,我抽回手指,湊上我的嘴,欣怡一點也不訝異的,馬上和我熱吻起來。我們本來就互相抱著,這回更分不開了,我們四隻手在彼此身上摩動,好不容易才分開嘴唇,停下來喘氣。

既然倆人有心有意,我就不再客氣了,我開始去摸她的乳房,她從今晨到現在就是穿著那身運動裝,細細的布料讓我在乳房上摸起來更柔軟,從手上的感覺我知道,她的內衣罩杯就只有薄薄一層。

欣怡也熟練的找到我發硬的雞巴,隔著褲子撫摸著。我告訴她我想要脫掉她的上衣,她害羞的點點頭,我就幫她脫下來,她用一手攬在胸前想要遮住美麗的景觀,卻反而將乳房托擠的更突出。我暫時不理她,也將我的上衣脫掉,然後伸手到她背後解開她的胸罩背扣。

胸罩脫掉之後,她只是輕微的抵抗就讓我用手滿握她的乳房,我則繼續和她親吻,她的舌頭很柔軟很靈活,我們一次又一次的吸吮彼此的舌頭。我的手指則在她乳頭上捏著、拉著、揉著,她也開始解開我的拉鍊,伸手到我褲裡去握著雞巴。

我乾脆將長褲內褲都脫掉,於是我光溜溜了。當然我也要脫掉她的短褲,我小心翼翼的,怕碰著她的痛處,然後再脫下她那條小小的粉紅色內褲,我看到她褲底那濕潤的痕跡。

我告訴欣怡我想舔她,她閉起雙眼不回答我,我知道她是歡迎的。於是我蹲下來,將她的大腿扛在我肩上,她的嫩穴全開放在我眼前。

欣怡不像榆榆和媛琳有著漂亮的粉紅色陰唇,她是淡淡的肉色,而且陰毛又濃又密,剛剛她還穿著三角褲的時候就有一些跑在內褲外面。

我摸到她的陰戶很濕,但又和媛琳那種水份充沛的感覺不同,她是又稠又滑,摸起來黏黏膩膩的。我找到她的陰蒂,用指尖輕按著,她馬上緊張的起了雞皮肐瘩。

「哦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我開始用舌頭去吃她,我還是先點在她的陰蒂上,讓她難耐的擺動臀部。然後沿著陰唇而下,在那兩片肉上吮著,偶而舌尖深入她的陰道,讓她發出高昂的浪聲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賓……輕點……不……重一點……啊……好……好美啊……」

她的淫水又開始分泌出來,我將它們全部舔走,不停的攻擊她要命的那一點。

「唉喲……好舒服……啊……哥哥……啊……要來了……要來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的哥……啊……我……糟糕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她高潮了一次,我爬起身來,讓她在沙發上躺正,我小心的睡到她身上。她滿足的抱緊我,說:「你真好。」

我笑著說:「我可還沒開始呢!」

我讓她把受傷的腳擱到茶几上,另一腳勾住我的腰,我很方便就佔領了她。

她的穴兒很柔軟,將我的雞巴磨擦的很舒服,我告訴她我的感覺,她說:「你也好棒……插的……我好深……好深哪……啊……嗯……」

她不停的哼著,幾個太太中,應該屬她最會叫了。

「哎呀……哎呀……」她咬著我的肩膀:「好舒服……好哥哥……啊……我要你……要你天天肏我……啊……我好美啊……」

我報復的咬著欣怡的耳朵,往她的耳根吹氣,她全身因此抖得厲害,而且高聲的叫起來。我得理不饒人,又手從她背後貼著沙發伸到她的臀上,緊按著她的屁股,讓雞巴幹得更著力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我又要死了……親哥……我的親親……啊……又來了……」她聲音突然放高:「啊!……啊!……」

底下陰戶一陣痙欒,我知到她又高潮了。我還不放過她,按住屁股的手向她肛門摸去,那肛門口早被浪水浸得濕透,我在門口輕輕的玩弄著,就讓她又「哦……哦……」的浪叫。

我突然中指一伸,擠進一截在肛門裡面,她叫的更快樂了。

「哦……啊……這……這是什麼……感覺……哦……好……好……怎麼這麼……舒服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我前後夾攻,她更把個屁股拋動的像波浪一樣。

「啊……你……哥呀……你……幹死我好了……我……不想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再深……深一點……啊……」

欣怡被我肏昏了頭,已經開始胡言亂語起來,我運棍如飛,她又洩了。

「天哪……我……又丟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好美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怎麼……哦……哦……還在丟……啊……洩死我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原來是一次連續性的高潮,她的陰道不停的顫抖收縮,讓我也忍不住了。我感覺腰眼陣陣發麻,龜頭開始更脹大,終於馬眼一開,陽精噴灑而出。

我們就都一起癱在沙發上不肯起來,欣怡不停的告訴我她有多舒服,我想除了她已經好幾個月未曾作愛之外,她和老公的性生活大概也不很美好。

後來,我將她抱起來,走進主臥房的浴室幫她洗澡。醫生有吩咐今天上藥包紮的地方不能溼水,我仔細的替她抹搽每一吋肌膚,她和我都享受極了,一時間小小的浴室裡面充滿旂妮春光。

那天晚上我要帶她到西餐廳去吃飯,她細心的打扮了一番,換了連身長裙,我再看見她的時後,她像變了一個人似的,我才知道,原來她妝扮以後竟然這麼美。

我們開車去到餐廳,我們一邊吃一邊談笑,我發現能夠和這樣的美人吃飯,同時滿足嘴巴和眼睛,是難得的經驗。而我也才相信,傳說中的主婦、貴婦、蕩婦集於一身的女人,是確實存在的。

餐後我帶欣怡到Pub去喝酒,她說她從沒到過這種地方,我和她坐在角落邊的小單桌,我為她點了一杯Bellini,她新奇的看著Pub裡的往來人等,告訴我她大概老了。我說沒這樣的事,我認為她是今晚這裡最美的女人。

我只是帶她來嚐嚐新鮮,並不打算久留。離開前我去上廁所,回來的時候我遠遠就看到一個大約只有20歲的瘦高年輕人正在和欣怡搭訕,因為太遠了,我聽不到她們在說什麼,我看見欣怡一直搖頭,後來那人就走了。可是馬上又一個也年輕,但有點胖的男子又靠過去了,我故意不上前,恰好剛剛那瘦高年輕人和朋有走過我身邊,我聽見他們在談著欣怡,在說她上了床一定很美妙。

後來那胖子也走開了,卻又來了一個大鬍子老外,我趕快上前打發他走,牽著欣怡離開Pub。回家路上,我告訴欣怡我聽到的話,我說:「將來你老公不在,我又沒空的話,妳到這兒來倒是不錯!」

她笑著搥我,但是眼裡閃著奇怪的光芒。

那晚她在我房裡過夜,我們互相溫柔的愛撫對方,但她不肯再讓我上,說她白天已經很夠了。她幫我舔著雞巴,她說她很少做,我相信是真的,因為舔了半天也舔不出成績來,我只好放過她。

第二天一早可就沒那麼簡單放過她了,我將她從臥室幹到客廳,再幹到後陽台,她還是那麼會叫,本來我打算拉她再去天台弄一回,她卻死也不肯,反正我也夠了,才和她吻別讓她回家,我就準備上班去了。

下次要再能和欣怡相聚,像這樣甜蜜的作愛,必然要等到她老公再回大陸,那恐怕得是一星期以後的事了。